天使之家


新友到访寒舍,惊讶我家徒四壁,他说充满禅意,以为我随时准备卷款跑路。

其实我家不是真的空无一物,客厅摆了一个书橱、一个巨型收纳柜里镶了一座电视机、一张沙发配茶几,视觉上看起来像一张大桌面上只摆一副碗盘筷子,是一幅具有留白技巧的山水画。


这里曾经是狗窝。我晕倒被送进急症室那半个月,好友们偷偷到我家里清理,发现地上是沾了排泄物的衣物,床上是皮肤病魔自我体肤上削下的皮屑,那些年连穿的袜子和球鞋都沾血,我的家仿如我体无完肤的身躯,跟主人一样长满毒瘤。病入膏肓生不如死,更无心情整顿家居,闭上眼睛看不到希望,睁开眼睛死神就在一旁摩拳擦掌,准备收尸似的。


那几位帮我整理过居所的好友,如今重提往事仍心有余悸,他们目睹了一个人生无所念准备离去时的灾难现场,亲眼见识了一个放弃生命的人是如何捻熄一整个宇宙的光。


我忘了说,如今我家落地窗上不再挂上葬礼上所见那些黑幡白幡落泪幡,我已替它换上一幅窗帘,窗帘上有一些清雅花草在上面捕风捉影,隐隐约约并不明显,却像天使的印记,尽是美意。从没想过自己有机会从地狱里回来,我庆幸自己终于感受到回家的喜悦。


15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