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十三主日

Updated: Jun 26


常年期第十三主日(路9:51-62)

福音

耶稣被接升天的日期,就快要来到,他遂决意面朝耶路撒冷走去,便打发使者在他前面走;他们去了,进了撒玛黎雅人的一个村庄,好为他准备住宿。人们却不收留他,因为他是面朝耶路撒冷去的。


雅各伯及若望两个门徒见了,便说:「主,你愿意我们叫火自天降下,焚毁他们吗?」耶稣转过身来斥责了他们。他们遂又到别的村庄去了。他们正走的时候,在路上有一个人对耶稣说:「你不论往那里去,我要跟随你。」耶稣给他说:「狐狸有穴,天上的飞鸟有巢;但是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又对另一个人说:「你跟随我罢!」那人却说:「主,请许我先去埋葬我的父亲。」耶稣给他说:「任凭死人去埋葬自己的死人罢!至于你,你要去宣扬天主的国。」又有一个人说:「主!我要跟随你;但请许我先告别我的家人。」耶稣对他说:「手扶着犁而往后看的,不适于天主的国。」


 

福音探意

今日读经的第一节是个分水岭,它标志路加福音结构的转折。那以前,耶稣活动的范围是在加里肋亚(4:14-9:50);那以后,耶稣走向南方的耶路撒冷(9:51-19:44)。耶路撒冷是耶稣被接升天的地方,也是天父为受难的耶稣雪耻,并极度举扬他的地方(宗2:32-35)。


51节的“升天”(analempsis)是个名词,新约只出现这一次。路加在 宗1:2,11,22 用的“升天”是动词analambano。路加刻意用“升天”这词语,恰

好呼应厄里亚先知的升天(列下2:1-11)。正如厄里亚的精神是在他升天时传给爱徒厄里叟(列下2:9-15),同样的,门徒要等到耶稣升天后才能领受圣神(宗1:8-9; 2:1-4)。


走向耶路撒冷时,一路上,耶稣教导许多“门徒之道”──难怪教会的信仰也称为“道”(宗9:2; 19:9,23; 22:4)。门徒要学的第一个重要道理是什么呢?就是:圣道并非畅行无阻的。正如耶稣在他传教的起始遭受同乡的反对(路4:16-30),中途不见容于撒玛黎雅人,最后被圣京的宗教领袖杀害;门徒也该准备面对阻难,接受挑战。


当撒玛黎雅人不让路过的耶稣住宿时,雅各伯和若望立刻想起厄里亚曾经两度叫天火烧死来自撒玛黎雅的敌手(列下1:2-14),也跃跃欲试(54节)。偏偏耶稣不是厄里亚(9:19-20,33),也不是若翰洗者期待的严厉判官(3:17)。他斥责二徒后,就和门徒到别的村庄去了。

在框框观盛行的时代,耶稣非但没有像一般犹太人那样仇视撒玛黎雅人;反而以德报怨,设比喻唱好撒玛黎雅人(10:29-37),也称赞知恩的撒玛黎雅人(17:11-19)。

53节的抗拒耶稣并不是完结篇,往后撒玛黎雅会虚心受教,信从圣道(宗 8:4-25; 9:31; 15:3)。


57-62 节记录了耶稣与三个有意跟随者的简短对话。那三人言之有理,值得嘉许(57,59,61节),为什么耶稣却给他们泼冷水?那些听来苛刻的话语意在强调门徒之道是崎岖难行的,要跟随耶稣就得准备接受严峻的挑战。耶稣把话说绝了,好唤醒人们的美梦。有时候耶稣会受到款待(如 10:38-42);但遇到不收容他的人时(53节),他就无处枕头(58节)。身为居无定所的传道者,靠的是别人的接济。往后继续会有门徒受召离开家庭,以清苦的生活方式跟随耶稣,但多数门徒会留在本家。

安葬去世的父母,本来就是孝子应尽的天责(出20:12;申5:16;多4:3-4; 6:15; 14:11-12)。蒙耶稣召叫的那人提出先去安葬父亲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谁知耶稣却一口拒绝,说“任凭死人去埋葬自己的死人吧!至于你,你要去宣扬天主的国”(60节)。与宣扬福音相比,一切都变成次要,成不了理由去拖延福传的使命。耶稣不是叫门徒断情绝义,而是提醒人常常把天国摆在第一位。


第三个要跟随耶稣的人请求许可先回家告别家人,这是理所当然的。厄里亚召叫正在耕田的厄里叟时,就允许他回家吻别父母(列上19:19-21)。可是耶稣却斩钉截铁地说,“手扶着犁而往后看的,不适合于天主的国”(62节)。耶稣固然不会像厄里亚叫天火焚人,可是在这里,他对门徒的要求竟比厄里亚更严格。

他要门徒一心一意为天国服务,义无反顾,毫不迟疑。


57-62节讲的,纯粹是做耶稣门徒应有的精神和态度。我们不可照字面死解,而应从耶稣凌厉的语锋中,细细领略并深入体会传扬天国喜讯的绝对重要性。

因为历史中的耶稣深信天国很快就要来临,所以福传工作显得非常迫切,门徒应心无旁骛,全力以赴。



4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