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

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路16:1-13)

福音

耶稣又对门徒们说:「曾有一个富翁,他有一个管家;有人在主人前告发这人挥霍了主人的财物。主人便把他叫来,向他说:我怎么听说你有这样的事?把你管理家务的账目交出来,因为你不能再作管家了。


那管家自言自语道:主人要撤去我管家的职务,我可做什么呢?掘地罢,我没有气力;讨饭罢,我又害羞。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好叫人们,在我被撤去管家职务之后,收留我在他们家中。于是,他把主人的债户一一叫来,给第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那人说:一百桶油。


管家向他说:拿你的账单,坐下快写作五十。随后,又给另一个说:你欠多少?那人说:一百石麦子。管家向他说:拿你的账单,写作八十。主人遂称赞这个不义的管家,办事精明:这些今世之子应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为精明。


我告诉你们:要用不义的钱财交结朋友,为在你们匮乏的时候,好叫他们收留你们到永远的帐幕里。在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也忠信;在小事上不义的,在大事上也不义。那么,如果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信,谁还把真实的钱财委托给你们呢?


如果你们在别人的财物上不忠信,谁还把属于你们的交给你们呢?没有一个家仆能事奉两个主人的:他或是要恨这一个而爱那一个,或是要依附这一个而轻忽那一个:你们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钱财。 」



 

福音探意

今日读经的比喻相当令人费解。它是路加福音独有的,也是引起很多争议的;比如为什么主人会称赞不义的管家?学者行家出尽法宝,总不能达成共识,去确定这比喻到底要传达什么信息。这正是比喻的诡谲和魅力所在:越神秘,越有趣。


自从这比喻(1-8a节)写进本福音,一开始便出现至少四种不同的解读。首先,8b节说“这些今世之子应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为精明”。这叫人想起死海北部谷木兰团体常说的“光明之子/黑暗之子”以区别自己人和外人。这句话似乎提示基督徒,在日常生活的表现应比非基督徒更精明,然而这种鲜明的二元对比,和比喻中忠奸难辨的主人和管家恰恰相反。


其次,9节叫人用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以保证将来能够安居。问题是“不义的钱财”套在这比喻里,很容易激起“用不义的手段赚取钱财”的联想,而这一点与路加的主张是背道而驰的。9节的本义是指钱财极易引人陷入不义,故此要慎重善用。


第三个解读较长(10-12节),包括几个对比:小事/大事、不义的钱财/真实的钱财、别人的财物/你们的财物。10节的格言严格来说与比喻没有直接关系;11,12节所提略似 路12:33,可是却与8a节“主人称赞不义管家”自相矛盾。


最后,路加在13节强调侍奉钱财的危险。“不能侍奉天主又侍奉钱财”这思想固然非常正确,用来解读这比喻却略嫌牵强。


这比喻到底要讲些什么?


其实比喻中的管家有点像创世纪里的雅各伯,既狡猾聪慧,又八面玲珑。在现实生活中,要逢凶化吉,跨越难关,脑筋就得转一转;切忌戆直呆板、食古不化。以比喻中的管家来说,忌妒他的人告他挥霍主人的财物,主人也信以为真;他撤职后,要投靠谁呢?身无长物,何以自保?且耍一招“将错就错”,顺水推舟吧。


于是他赶快把主人的债户叫来,擅自叫他们改写账单;一百桶油减五十、一百石麦子减二十。

这等于慷主人之慨,让债户个个感激恩主的宽宏大量,齐声赞美主人的恩德。主人赚了美名,总不能撕破脸强要债户照实还债,有损自己的令誉。那是重视面子的社会,既然别人已称扬主人的仁风,给他脸上贴金;他何苦为了计较债务而损誉,去拆自己的台,被人辱骂?还是将计就计,乐得作个光彩的恩主吧。财源虽减,荣誉却增,这还是划算的;故此主人称赞那不义的管家办事精明,或许还让他留任。


根据上述解读,比喻要传达的是什么福音信息呢?这是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当中牵涉到办事手段和操守原则的冲突。假设读者发挥想象力,不要从伦理价值观去读这比喻,或许“主人称赞不义的管家”就不会变得那么荒谬。


换句话说,排除万难、力争上游的变通精神是值得学习的。且看,那个鬼计多端、钻头觅缝的雅各伯甚至和天使终夜角力,难解难分,最后还赢得“以色列”(与天主抗衡者)的美名(创32:23-31)。


从一般荣誉标准来衡量,雅各伯为了夺取长子的祝福,竟然欺骗瞎眼的老父依撒格(创27:1-40),这显然是无耻不义的行为。但是为什么天主没有诅咒他,反而将错就错,让这精明滑头承继亚巴郎的种种祝福?这是一个不容易解释的奥秘,也激励基督徒去深入反思我们的信仰,而不要视一切为理所当然。


天主的奇妙作为,是远远超越所有的解释和分析的。


























5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