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四主日

常年期第二十四主日(路15:1-32)

福音

那时候,众税吏及罪人们都来接近耶稣,为听他讲道。法利塞人及经师们窃窃私议说:“这个人交接罪人,又同他们吃饭。”耶稣遂对他们设了这个比喻说:“你们中间那个人有一百只羊,遗失了其中的一只,而不把这九十九只丢在荒野,去寻觅那遗失的一只,直到找着呢?


待找着了,就喜欢的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来到家中,请他的友好及邻人来,给他们说:你们与我同乐罢!因为我那只遗失了的羊,又找到了。我告诉你们:同样,对于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所有的欢乐,甚于对那九十九个无须悔改的义人。 ”


“或者那个妇女,有十个‘达玛’,若遗失了一个‘达玛’,而不点上灯,打扫房屋,细心寻找,直到找着呢?待找着了,她就请女友及邻人来说:你们与我同乐罢!因为我失去的那个‘达玛’又找到了。我告诉你们:对于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主的使者前,也是这样欢乐。 ”


耶稣又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那小的向父亲说:父亲,请把我应得的一分家产给我罢!父亲遂把产业给他们分开了。过了不多几天,小儿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拾起来,就往远方去了。他在那里荒淫度日,耗费他的资财。


当他把所有的都挥霍尽了以后,那地方正遇着大荒年,他便开始穷困起来。他去投靠一个当地的居民;那人打发他到自己的庄田上去放猪。他恨不能拿猪吃的豆荚来果腹,可是没有人给他。


他反躬自问:我父亲有多少佣工,都口粮丰盛,我在这里反要饿死!我要起身到我父亲那里去,并且要给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


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你的一个佣工罢!他便起身到他父亲那里去了。他离的还远的时候,他父亲就看见了他,动了怜悯的心,跑上前去,扑到他的脖子上,热情地亲吻他。儿子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了!


父亲却吩咐自己的仆人说:你们快拿出上等的袍子来给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给他脚上穿上鞋,再把那只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应吃喝欢宴,因为我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了;他们就欢宴起来。那时,他的长子正在田地里,当他回来快到家的时候,听见有奏乐及歌舞的欢声,遂叫一个仆人过来,问他这是什么事。


仆人向他说:你弟弟回来了,你父亲因为见他无恙归来,便为他宰了那只肥牛犊。长子就生气不肯进去,他父亲遂出来劝解他。他回答父亲说:你看,这些年来我服事你,从未违背过你的命令,而你从未给过我一只小山羊,让我同我的朋友们欢宴;但你这个儿子同娼妓们耗尽了你的财产,他一回来,你倒为他宰了那只肥牛犊。父亲给他说: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只因为你这个弟弟死而复生,失而复得,应当欢宴喜乐!”


 

福音探意

法利塞人和经师非议耶稣,因为他结交罪人,又同他们吃饭。罪人是不洁的,接近他们会受到玷污,何况和他们一起吃饭!


同桌聚餐本来是共融的表现,不只进食饱腹那么简单。耶稣把税吏和罪人当自己人看待,模糊了内外的界线,故此招来自命清高者的不满。


照说,耶稣先该等罪人悔改和做了补赎才接纳他们。偏偏他擅自网开一面,无条件地给接近他的罪人打开天国的门(如 5:27-32; 19:1-10),这样做法成何体统!法利塞人和经师代表那些着重天主圣洁的人,而耶稣着重的却是天主的慈爱。


今日读经包括整个 路15章,用上三个比喻来说明迷失/寻找/悔改/欢乐的关系。耶稣说牧人会丢下九十九只羊在荒野,去寻找遗失的羊,直到找着。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动人的,因为即使是一只羊,价值也是不菲的。


找到了羊,牧人就“高兴地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背回家中(5-6节)。路加这样描绘,很细腻地带出牧人与羊的亲密关系。


寻获亡羊是第一重喜乐,而招来邻居友好同乐是更大的喜庆。失羊得羊不是一个人的事,亏盈祸福都和群体相关。故此耶稣说,一个罪人悔改,直叫普天同庆(7节)。


“悔改”是路加福音重要的主题,也是作者刻意着墨的(路13:3,5; 16:30;对比 路5:32与玛9:13;谷2:17/路15:7与玛18:14/路17:3-4与玛18:15,21-22/路24:47与玛28:19)。为路加而言,悔改和赦罪通常是分不开的;可是在亡羊的比喻和失钱的比喻里,遗失的羊和钱并没有做些什么,它们只是被找到了。比喻要强调的是,天主无条件地主动去宽恕罪人,并与罪人同欢共乐。


只有这种不可思议的爱,才能引发罪人真诚的悔改,并积极回应天主的邀请。换句话说,悔改的重点不是个人努力改邪归正,而是深入体会到被慈爱上主找回来的那分恩宠。悔改的外在表现是庆贺新生的喜悦,更甚于哀悼罪恶的深重。耶稣的对手认为罪人没有权力欢乐,他们只该愁眉苦脸地作补赎。


耶稣就轻松多了,他说的第二个比喻的主角是个妇女;只差没调侃“你们中间哪个妇女”。这独家比喻配合亡羊的比喻,表现出路加笔下男女组合的平分秋色(1:5-7; 2:25-38; 4:25-27, 8:1-3,19-21,43-56)。


遗失“达玛”的妇人要点灯寻找,那是因为初世纪巴勒斯坦的民居多半是阴暗的,墙上的小窗口开得又高;何况地上满是尘土,得细心打扫房屋,探隙觅缝,才有望找到失银。


待找着了,妇人就请女友及邻人来与她同乐,因为“达玛”失而复得。耶稣重申,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主的使者前也是这样欢乐(10节)。


二子的比喻,把天父的慈爱刻画得更透彻。老父没有追究幼子是否真心改过,只要他转回家,一切既往不咎。父亲还热情地亲吻他、恢复他的地位(戴上戒指、穿上袍和鞋)、甚至为他宰杀肥牛犊供同乡宴飨,好洗雪大家因幼子的作为而蒙受的耻辱,并重建团体共享的荣誉。为天主而言,罪人的失而复得本身就值得欢庆。


那些坚持要与罪人划清界线的人,反而变成比喻中的长子,完全不体谅父亲的一片苦心。他自视为奴隶(29节原文作“我像奴隶一样服侍你”),服从命令却满腔不满,这类失落的好人也是天父要找回来的。至于长子愿不愿意进去屋内与众人同乐,路加没有说明,因为答案是在我们每个人心中。


身为天父的孩子,我领略到多少天父的慈爱?又感受到多少被天父寻获的那份深邃喜乐?

























3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