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岁月里有一位伯伯

Updated: Jun 3, 2021



很多人说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家有四宝!打从我还没来到这世界开始,这四宝就生活在一起,这四宝就是爸爸、妈妈、伯伯、伯母,我们两家人住在一起。


伯伯照顾了我 20 多年。


伯伯名叫黄金骅,他是摇篮教友,也是派圣体员,在教会服务几十年。他也是 BEC 主席、圣母军军友。我记得我从中学时期,就开始帮忙伯伯准备各类会议报告、名单记录,或许我受伯伯活跃于教会活动的影响,中学时期便也加入青年组织,担了个小职位。


那时期,我跟着伯伯一起出席大大小小的会议活动,成了大家都知道的 “黄金骅的侄女” 。爸爸忙于工作,很少参加教会活动。每个月一次的 BEC 聚会,我会跟伯伯一起出席,基本上 BEC里的 aunty、uncle 都是看着我长大的。


我跟伯伯单独相处的时间挺长,从伙食到家务都由伯伯包办。他不让我进厨房 ,也不让我做家务,他嫌弃我越帮越忙,情愿我静静待在一旁眼观四方。他在厨房忙来忙去,我在旁陪他聊天一会儿。


我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每每上下学、 补习班、课后活动,伯伯都是我的 “柴可夫司机”,总是把车子停在校门口,从不停远处,哪怕是离家10 分钟的距离,他也坚持载送,没有一次迟到。


我长大了,伯伯却老了,渐渐地他眼力不好,晚上不方便开车,去参加 BEC 聚会便由我开车载送。以前,伯伯会负责顺道载送那些住得比较远又没有交通的 aunty、uncle 回家,我在车上享受“游车河”,后来由我载送 aunty、uncle 们回家,伯侄角色对调,换成伯伯在我的车上“游车河”。 一路上,伯伯老爱跟我分享开车应该注意的事情。他很担心我每次外出,车子坏在路上,他常说“你要知道这些啊,以后我不在了就没人教你,要知道怎样弄,要去哪里找维修!”


2020 年很特殊,人人无法上教堂参与弥撒,当开放能参与弥撒的那刻,伯伯已是70 岁以上的高龄人士,不建议参加弥撒,而且不久后,伯伯便入院治疗,在医院的 2 个多星期,伯伯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瘦弱,我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买他喜欢吃的食物和零食,帮他按摩让他感觉舒服。我祈祷求伯伯赶快出院。


所幸伯伯终于出院。每天早上,伯伯都会在花园目送我出门上班,嘱咐我早点回家;放工回家时,伯伯还是在花园等我回来。伯伯身体越来越弱,好几次突发状况都把全家吓着了。 我这才意识到——该来的终究会来,伯伯要去找耶稣了!


如今,伯伯离开我们已逾百日,这百多天家里空荡荡,好多时候都是我独自一个人在家,我习惯性地每早看伯伯的照片,跟他说早安,走过他的房间、书房,好好看上几秒。我想念伯伯煮的每一道菜,想念伯伯做家务、在厨房做饭的身影,想念伯伯呆过的每个角落,想念伯伯的笑容。


记得以前晚上 10 点还没回家,一定会接到伯伯的电话,偶尔他会要我打包宵夜,陪他一起吃。他总是等到我回家才去睡,每次回家,都要喊“伯伯” ,让他知道我在哪儿,有时喊得太大声,吓到伯伯,就会被他碎碎念;我喜欢这样跟伯伯闹!


此时,我在心里大声呼唤伯伯。我感谢天主眷顾,感恩伯伯用一笔一画的爱,为我谱写出我的幸福童年。伯伯,你住在你小家伙(你对我的昵称)的心里,不曾离开。



2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