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师自通挥画笔/信手信手拈来荣耀祂

Updated: Jun 3, 2021

看画除了看画家笔触,也看画家隐藏在每一幅画作背后的反省。有些画在观者心里价值连城,那是因为观者被那幅画深深触动,看到画的那一瞬,生命有了答案。


画家Elaine 林连叶*姐妹与同是画家的夫婿John Kor住在花草树木围绕着的别墅。某个沥沥细雨的夜里,John Kor把客人带上了露台与Elaine谈她的画,我们好似走入画中,在不凡灵气的静谧环境中充分感受作品中的深意。

渔人的渔夫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一幅幅的薄纱,仿若温柔的诗篇。我们用眼神试图掀开一层层的薄纱,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进入眼帘。我们鲜少看过有人用纱布构成画,远看纱画颜色鲜明、立体,近才发现一条一条不规律、不同色调的薄纱竟然能够拉成一群山峦、河流,忽明忽暗的写实画风,暗藏天主教徒才懂的符号。


可能是一段耳熟能详的圣经故事,也可能是一段深入内心的自我反省,纱布取代文字成了载体,圣言在纱画上找到另一次栩栩如生的重生。

Elaine之所以采用纱布织画,她说因为纱布近似 “网”,可隐喻成渔网;耶稣渔人,我们应效法耶稣,成为渔人的渔夫,做捕人的渔夫,撒网,划向深处去。

《网画》的灵感看似随意七拼八凑,其实是圣言进入个人深化后的结果,于是Elaine才有各种源源不断的画展主题,从“沙漠之歌” 到 “生命的河”,有“自然狂想曲” 更有 “音乐之声”系列,仿佛画也能有声有色,带人投入大自然怀抱,浸淫在旷野、山水、丛林的爱之中;观者用心赏画,就能听见稚子般的欢笑声——画家心甘情愿降服于天主所获得的喜乐!



春风吹又生

Elaine 姐妹擅长画 “茅草”。

本来不起眼的茅草,圣经中称之为“芦苇”,它是画家的 “老师”。Elaine说,芦苇受人践踏,可是不消多久又能挺起腰杆子站起来,这在中华文化里就叫做“春风吹又生”,身为天主的孩子,我们应当不屈服于世界,“茅草有如此能耐是因为扎根很深,而信仰就是我们的根,在面对困难时,信德让我们知道天主会和我们同在”。

Elaine 的这一番体会,来自她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验——她曾患上卵巢癌。她在病愈后大彻大悟,发现癌症是小 “c“ (cancer),基督才是生命的大 “C” (Christ)!圣言将人从病的束缚中解放,灵魂获得释然,人从此轻松了。


仔细端详,茅草堆里能见小花。《隐藏的小花》,是Elaine “音乐之声” 系列的收藏品之一。Elaine这一系列的画作仿佛是在暗示——天主的信号无处不在,只要我们不走马看花,必能惊叹见证每一朵花的各自各娇艳。



Elaine 姐妹擅长画茅草,然而茅草堆里暗藏惊喜。

Elaine在《浴缸旁的女子》中画窗,作品完成之后那十字窗框反而成了苦架。

浴缸旁的女子

Elaine 本来要画一个浴缸旁的女子画像,涉笔过程中惊觉自己无意间画了一个十字窗框,十字骨架分明,竟喧宾夺主了。出浴的女子背对观者的眼睛,从窗内望向窗外——她渴望窗外的世界?渴望的是希望或是其他?


原来那是Elaine重病期间的心灵反射,画中女子背影宛若Elaine当时的凄苦凋零的心境,她作画的当下不禁对耶稣呼喊——耶稣,让我靠近袮的苦架!


Elaine 是无师自通的画家,她没有经过正式的训练,一切都来自天主的恩赐,她的巧手除了作画还能堆砌成装置艺术。

Elaine 有一个作品名叫《哭泣的牧羊人》,以一块朽木和一颗干果,再加上一支短木条,就造出了《哭泣的牧羊人》。干果是善牧的头颅,牧羊人低头耸肩悲伤地哭泣,想念着祂走失的羊群。



图说:《哭泣的牧羊人》里每一个物件都有寓意。

眼睛是灵魂之窗,触目所及的事物透过眼睛进入心灵。看着Elaine姐妹的画,会觉得每一幅画都有画家想要表达的故事与情绪,看画于是对心灵产生无比疗愈的效果。若艺术真的能疗愈心灵,大概就是如此吧!


注:

*Elaine的画展多在KLPAC展出,卖画的盈余都捐给癌症病人。

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