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叱责了狂啸的风浪


新冠疫情爆发,我的生活颳起一波接一波的风浪,差点没把我打沉。


犹记2019年底,疫情仍未真正登陆大马时,我在工作岗位上已嗅出山雨欲来风满楼,讲师们忙着把课堂搬到虚拟空间,我们市场部文宣组则忙着发出一长串的标准作业程序,遏阻入境者步入校园。


然而,任凭我们怎么努力也是徒然,闻所未闻的事终究发生了。


2020年3月18日,政府一声令下封城。那个下午,我打包公文回家途经一家超市,看见人们疯狂抢购物资,那种大难临头的惊惧,狠狠锉入我虚弱的心脏,一时之间感觉快窒息了。


事后,宅家办公的日子,丝毫不见得比办公室作业来得轻松。主管T先生心里有他一套盘算,由于整个集团刚巧适时易手,转售给海外一个大金主,所以主管必须推高业绩,以赢取新主子的信任。


这下可好,T先生要提升绩效,我们作为他手上的棋子,卖命交付任务已不在话下,宅家办公的时间也一再拖长,应付频密召开的线上会议,绞尽脑汁构思具价值的营销宣传文稿,更是身心俱疲。


不巧,娘家传来坏消息,父亲不知怎的半夜里鼻血如注,家人漏夜召唤救护车紧急送院。我翌日赶往医院,老父情况已稳定,推断是未按时服药血压飙高所致,只需在普通病房留院观察数天,即可出院。


平息了一场虚惊,怎知年底又轮到我自己的健康亮红灯。


由于长时间宅家卖命工作,每日在电脑前坐足九、十个小时以应付高压管理,劳心又劳神,加上缺乏运动,导致痔疮发作,每每在毫无预警之下惊见马桶、甚至是办公时所坐的椅子上都染红一片,精神几乎崩溃。


直到我从手术室出来,麻药都还未过去,护士小姐归还的手机里还有工作交待:金主抵马巡视公司业务,那欢迎横幅标语请再校对一遍。妈呀,我差点没昏死过去!


元旦前夕金主带团队入驻校园,指示领导高层作各类详尽汇报,还有来年的财务预算案。金主不讲英文,主管们不谙中文,我虽为小职员却被叫去出席高层会议──做即场翻译,直觉匪夷所思。


接下来,金主要樽节开支,紧急传唤营销部全体职员述职,以职份轻重决定去留。突然被赶上架子做传译的我夹在中间,必须尽最大的能力翻译同事们的讲述,以免有所闪失害他们丢了饭碗。


同事们的饭碗确实是保住了,我以为功德圆满,松了一口气。岂料金主还是大刀一砍,砍去所有高级主管,包括我那极力证明我组存在价值的主管T先生,无辜遭殃的他,必须立即离职。

顿时,职场风浪颳到最高点,我们群龙无首,士气大挫,中层阶级主管见情势不对,也顾不了疫情期间工作难找的现实,纷纷求去,撇下我们最基层的班底相依为命。


当我灰头土脸地从一片狼藉之中奋力爬起来时,金主再出令状:所有非学术职员必须迁移到他州的总校址办公,不得商议,不得违命。这时,我打从心里知道,我无法适应由上而下的专制管理,此地已不宜久留。


我当时的处境,就像遭遇滔天巨浪打翻了原本稳搭的轮船,船身被打得支离破碎,大浪把我冲刷到大海,最后才紧抓一块浮木载浮载沉,“耶稣!我快要丧亡了,你不管吗?”我像那风浪中惊慌失措的门徒,失了分寸,惊唬着师傅。


最后我始知,祂一直都在,并且在最关键时刻叱责了风,向海说:“不要作声,平定了吧!”要不然,我怎会在疫情期间一职难求的时刻,仍可获得昔日的CEO推荐,在短时间内成功跳槽,只是换了另一个场景,一如往常地做熟悉的工作?


回顾这一切,我由衷感谢祂所赐的恩典,让我在抗疫的同时,亲眼目睹祂很man地施展了威能,厉声叱责那干扰我生活和职涯的风暴,止息了嚣张的狂风巨浪,再慢慢牵引倚靠在浮木上的我,徐徐地滑向安全之境,重新获得内心的平安。



220 views2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