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想到你呀~~



疫情看似没有好转的迹象,大家处于提心吊胆的氛围,大至宗教团体为疫情献上祈祷,小至小康之家为家人多点几支香呼求平安。


我相信大家除了工作及每日食粮的准备,stay at home 自然而然地成为生活新常态。当一个人习惯的生活作息、活动或消遣应酬都被迫暂时停止,生活步伐仿佛就像一盏正常运作中的交通灯,从绿灯变成黄灯随后就是红灯,停止运作了。没了,真的没了吗?特别在夜深人静时分,就想抽根烟喝杯酒,很感性地对着没有星星的夜空自问:何时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作息?


在这没有星星的夜晚,只有隐隐约约的月亮陪伴之下,让我想起一个来自异乡的外劳思念家乡情人的凄美爱情故事。


这位男外劳原本已下定决心,一旦今年的准证到期,就要回返家乡尼泊尔;就算上司及主管苦口婆心挽留,都无法打动他继续留下来。到底什么原因令这外劳如此铁了心肠想回家?原来他抵挡不到Long D (所谓远距离的爱情)的煎熬,他答应过女方要回乡与她结婚,即使家乡的就业机会不多,他也准备抱着 “穷有穷生活”的决心,推开五光十色大都会的金钱诱惑,一心只想冲回 kampung 结婚!


他有千万个回乡的盼望,最后居然败给尼泊尔及马来西亚疫情大爆发的现实,被迫放弃回乡的选择!他和远在尼泊尔苦守寒窑的女友大吵一架,女友甚至与他冷战整整一个星期,才愿意和他和好。男孩很难过,默默承受一切,再怎么解释也无法洗清女友对他的误解——女友以为男孩在这儿有了新欢,因此拒绝回乡与她成亲!


但愿他们俩分隔两地,依旧能心心相印,克服远距离爱情的挑战,迎接新婚那一天的到来。忍不住又想来支烟喝口酒,对着月亮叹气诉说:思念他乡的心情,何止他一人?


外劳之所以离乡背井到异地工作,无不希望能赚多几分钱寄回家乡让家人过个稍微舒服的日子,因此坚忍承受对家乡的思念。特别是在疫情期间,眼看自己家乡的生活环境欠佳,担心父母及家人的平安,而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身处他国独自一人生活,也不懂工作上、人事上及在社会饱受什么样的对待,老人家在家乡的担忧可想而知;我曾看到一名外劳和家乡奶奶在通讯的画面,那种TVB苦情戏看得我立刻丢烟摔酒杯——实在令我心酸呀!


外劳单枪匹马来到异地生活,担起整个家族养家的责任,他们大部分看似成熟年长的样子,事实上有些竟是年纪轻轻的孩子,被迫在没有保障的环境下学习独立及承受生活接二连三的挑战。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见识到一些外劳面临失业,留下来饿肚子不是,回乡过苦日子也不是的窘境;一想到他们遭受命运的百般捉弄,我又为他们留下心累的眼泪了。


有口难言,心酸不可告人的故事,谁没有?愿大家在这疫情期间,能换位思考,将心比心,不分国籍,不分种族地互相扶持,一起撑过疫情。我相信雨过天晴离我们不远,希望就在明天!



18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