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起四方擂台抗疫



疫起,久久不去。学校关,换成网课。教堂关,换成线上弥撒。就连主日学,也变成线上教学。


这台现在用来写稿的电脑,变成了我工作的工具、我祈祷的工具、我为教会服务的工具。车子的用途,也只剩下买菜的动能。所有的车油钱,被我拿来买数据上网。


MCO期间,我被禁锢在四方屋子里,困在四方窗前,走不出四方大门;我若不是坐在四方桌子前,就是躺在四方床上;要么看着四方手机大笑,要么用着四方电脑工作。


单单工作,就挺辛苦的,学生很多,不过都在线上。有时他们不开摄像头,我仿佛一个人对着电脑自言自语。我为此曾打趣地跟自己的孩子开玩笑说妈妈换了工作,从自言自语换成挥藤条骂电脑:“说!你(学生)打算几时交上功课?”


参加弥撒也变成很诡异的事:七早八早,头发涂油又把脸抹亮,还穿到像要出外办公那样整整齐齐,可是,那是假象!我没有出门,我又回到电脑前面,站一下,坐一下,跪一下。有时特地抱着圣经,有时一直擦眼泪……跟我一起参加弥撒的孩子,皱着眉问:“你有需要这样吗?”


我把生活当成打闯关游戏,最喜欢《古墓丽影》(Tomb Raider)里的女主角,手拿武器,勇闯一个个难关。我总觉得生活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这些困难都是耶稣给我的——是最合适我大小十字架,是我有能力面对的!


于是,疫情肆虐的这段日子,我在我的“四方牢”里学会之前没学会的生活技能与灵修。


  • 我学下厨。学习出外买菜,学看虾鱼的眼睛美不美,猪肉有分五花肉、瘦肉、三层肉、腿肉,各种蔬菜水果在冰箱的保鲜期,上YouTube学番茄炒蛋、炒杂菜、煮豆腐汤……本来只会煮快熟面的我,最后连包粽子、烘焙面包也会了。在谢绝打包而被逼学习煮食的过程中,孩子也教了我一个网络新词汇:“妈妈,你这碟菜,就是名副其实的 ‘黑暗料理’(卖相尚可也还吞得下)。”



  • 我学习使用电脑教学软件。实体课突然变成虚拟教室!课文怎样讲解,学生怎样提交功课,我怎样批改……这些是我师训时代没学过的,但为了帮助国家未来栋梁,我只好向新教学资讯招手:我来学习了。去适应新时代、新科技,连带地把自己从严师变成学生更喜欢亲近的现代化老师。 “老师,明天有Meet吗?” 学生发现老师变得比过去有趣多了——因为讲话比较客气,又处罚不到学生。哈哈。


  • 我运动。屋子很小,单层。从厨房走来客厅,20步,从厕所到房间,10步。一天在屋里来来去去,再怎样忙家务,都不会超过1000步,不健康!于是我在手机搜寻运动项目,开始每天固定做些肌肉核心训练。起初,单单10秒的平板支撑就把我操到剩下半条命。现在?哈哈,这动作我一天能维持3个一分钟。嘿嘿,肌肉开始结实,我希望我开始像我的偶像——《古墓丽影》里的女主角。



  • 我参与线上读书会与灵修课。疫情肆虐下,我最大的收获是参与了《德日进神父读书会》和《希伯来书小磐石课程》。疫情来袭之前的好日子,我觉得参加教会活动是有困难的事,因为两个孩子还小,要教、要带、要陪伴。现在所有课程换成线上进行,我就很容易安排时间来参与。生活像牢,可是通过灵修,我发现线上参与的人仿佛形成一个个窗外的新风景,我从这些窗口看到了彩虹,看到了阳光,看到希望,看到美善。我享受在这些窗户里学习,听另一个空间的人分享我不曾体验的人生。



疫情什么时候才会变成过去?是不是现在这样戴了口罩才能出门将变成未来永远的新常态?以后在教堂里,还会有人在弥撒的“祝你平安”声中相拥吗?将来学生还会习惯坐直直在课室里听课吗?


圣经中,新约时代的基督徒,一直很迫切地等待救主耶稣的再度来临。圣经的最后一本书在最末端写道:“为这些事而作证的那位说:‘的确,我快要来。‘ 阿们。主耶稣,你来吧!’ 愿主耶稣的恩宠与众圣徒同在!阿们。” (默22:20-21)结果,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如此过了……两千年来,等待的人都相继去世,耶稣却还没再来。可是,祂的恩宠却曾与众圣徒同在过!


我想,万一我在这场疫情中被病毒打败,我准备好去见耶稣了没?与其关心未来的新常态,我更觉得疫情让我看到了活着的可贵。我相信耶稣的救恩一直在祂的应允中,我相信祂对我们每个教友的祝福不曾改变,恩宠常在。哪怕有一天离开了尘世,我也会归向祂。


于是我带着勇气和毅力继续生活,更美好地让自己存在着:给孩子最好的榜样,给学生开花的机会,给自己更棒的体魄,给网友生命的祝福。



630 views12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