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无语问苍天

撰文/王安當

離開了萊昂(Leon),前往Trobajo 的路上,經過了一間博物館。那博物館是聖堂所改造的建築物。


在鬥牛聞名的國土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教堂已經被轉變為不同的用途。大多數的教堂都是被轉變為博物館,那是收費的教堂博物館。有些教堂也被政府作為朝聖者的宿舍,例如在薩阿貢(Sahagun)的某個大教堂就已經充當為朝聖者的宿舍。


在博物館外有一尊銅像,而且也附上了主題: 朝聖者。這尊銅像是坐在地上,但仰頭望著被改造為博物館的教堂。很多路過的人都會停下腳步,觀看著這尊仰頭望天的銅像。許多人大概只覺得這尊銅像面目表情很逼真; 但我卻覺得這位“朝聖者” 特別對著被改造為博物館的教堂若有所思。


別說歐洲許多的教堂大白天大門深鎖,在亞洲一些國家的教堂也是如此。歐洲面對的或許是教堂再也無人問津,信仰已經淡泊;亞洲所面對的可能是怕人進入教堂破壞。如今,不少的教堂只開放側門的聖體室,但也附上安全系統,須透過相關的批准,才得入內。


無論是歐洲或亞洲,也許還有其他的國家在面對信仰的沒落上都感到擔憂,又或者無動於衷。有人說,也許只有部分或少數人對信仰冷淡;但也有人提出挑戰:信仰自由時代裡,沒有冷淡不冷淡的,覺得有需要就去教堂吧,倘若覺得沒必要信仰,去教堂也是沒意義的事。


我還記得那一位美國先生被問到朝聖的目的時,他直接說完全不是信仰的動機,也不應該是信仰的動機,應該是個人的生命調整,尤其是面對自己的生命選擇。美國先生說,這個時代沒必要談信仰,因為有信仰的人未必找到人生的意義。


一群隨老師出遊的學生很喜樂地經過。他們不是因為信仰而來走朝聖之路,他們只不過是純粹的學校戶外活動而來體驗走路的經驗而已。


教堂變為博物館或被改造為旅館,這對歐洲而言已不是一件震撼的大事,教會只不過透過不同的方式讓教堂繼續有人氣而已。


記得在孩提時,孩子們總喜歡在家裡附近的小教堂聚會和活動。如今,馬六甲的小教堂也失去了以往那一種熱鬧的畫面。或許,教會可以再次鼓勵教友們繼續在小教堂有更多的聚會和互動的機會,使地方教會的熱火繼續溫暖所有人。


望天哀嘆,那是一種無奈的心情,對未來只有期望。但請不要就這樣繼續無語問蒼天,因為只要有心,只要有動力,只要繼續活化信仰,只要相信有愛,必然看見天主是愛。這份來自天主的愛也會繼續感染世界。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