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圣家节


圣家节/甲年(玛 2:13-15, 19-23)

福音

他们离去后,看,上主的天使托梦显于若瑟说:「起来,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逃往埃及去,住在那里,直到我再通知你,因为黑落德即将寻找这婴孩,要把他杀掉。」若瑟便起来,星夜带了婴孩和他的母亲,退避到埃及去了。留在那里,直到黑落德死去。这就应验了上主藉先知所说的话:「我从埃及召回了我的儿子。」


黑落德死后,看,上主的天使在埃及托梦显于若瑟,说:「起来,带着孩子和他的母亲,往以色列地去,因为那些谋杀孩子性命的人死了。」他便起来,带了孩子和他的母亲,进了以色列地域;但是一听说阿尔赫劳继他父亲黑落德作了犹太王,就害怕到那里去;梦中得到了指示后,便退避到加里肋亚境内,去住在一座名叫纳匝肋的城中,如此应验了先知们所说的话:「他将称为纳匝肋人。」



 

福音探意

在今天的读经里,天使又两次托梦给若瑟:一次叫他带着耶稣和玛利亚到埃及避难,另一次叫他带妻儿回以色列。读经提到圣家三 。读经提到圣家三口共同进退,很能配合圣家节的主题。往深一层看,我们会发现故事总环绕着耶稣发展,他才是中心人物。


试试比较玛 2 章和出 1-4 章,大家会注意到婴孩耶稣的遭遇与梅瑟的很相似。黑落德王为除灭耶稣而残杀男婴(16 节),正如埃及王残杀男婴(出 1:16, 22);婴儿耶稣死里逃生(14 节),正如梅瑟幸免于难(出2:1-10);耶稣随父母到埃及避难(14 节),正如梅瑟逃亡到米德扬(出 2:15);黑落德王死后,天使叫若瑟带耶稣回以色列,说:「因为那些想杀害这孩子的人都死了」(19-20 节),正如埃及王死后,上主叫梅瑟返回埃及,说:「因为那些想杀害你的人都死了」(出 2:23; 4:19)。大家会注意到玛 2 章的蓝本是出 1-4 章;玛窦在旧约经文的根基上铺叙耶稣的童年史,表达了历史的 ,表达了历史的延续性和神圣性。祇要我们能从中吸取教训,收获神益,就不必太过在意玛 2 章是否反映历史事实。按梅尊神父的研究和推断,耶稣诞生在纳匝肋的可能性高于诞生在白冷。


在玛窦福音,耶稣是新梅瑟。他救天主的子 。他救天主的子民脱离罪恶,正如梅瑟引领以民脱离奴役;他颁布爱的诫命,满全了梅瑟的法律。这两人的命运从小就紧密相连,也和埃及有关。


在圣经时代,埃及是犹太人传统的避难所(列上 11:40;耶 26:21)。15 节的「我从埃及召回了我的儿子」引自欧 11:1,本来指以色列人蒙天主救出埃及,成了天主的儿子。玛窦赋予这句经文更深一层的新义,强调耶稣是真正的天主子。引文说天主子民出离埃及,本福音故事的天主子却进入埃及,一进一出之间,交会点就是「埃及」和「儿子」。


以民出离埃及是救恩史的转折点,玛 2:15 引用欧 11:1 而带出一个高峰。玛 2:6 引用米 5:1-3,提到默西亚将来自白冷,即达味的故乡。达味和撒落满在位时的王朝是以民历史的黄金时代,众人缅怀的辉煌岁月,那是另一个高峰。玛 2:18 引用耶 31:15 提到辣玛,那是哀哭以民充军之处。南国犹大在公元前 587 年步上北国以色列的亡国之路;圣殿被毁,家园破碎,充军异乡,希望幻灭,那是救恩史的谷底和净化期。两峰一谷本来标志以民的历史关键,通过玛窦的生花妙笔,竟在婴儿耶稣身上概括性的一一展现出来。藉着耶稣的遭遇,玛窦重新呈现以色列民族的整体经验。毕竟耶稣是个犹太人,他的命运也与犹太人的息息相关。


本福音耶稣的童年史不祇回顾救恩史的过去,也前瞻救恩史的将来;尤其是它的顶峰时刻,即耶稣的苦难、死亡和复活(玛 26-28 章)。到时候,耶路撒冷的权贵又会图谋杀害耶稣,而天主也将再次 ,而天主也将再次从死亡的掌握中救出他的爱子。


玛 1-2 章显示了玛窦的历史观,即不管邪恶的势力多么嚣张,世界的命运仍然由天主主宰。世间的黑暗无论如何都笼罩不住光明,因为「由叶瑟的树干将生出一个嫩枝,由它的根上将发出一个幼芽。」(依 11:1)「幼芽」原文读音近乎「纳匝」;这救主默西亚就是称为纳匝肋人的耶稣(23 节)。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