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蝙蝠侠


随着新冠疫情越来越严重,我家传来的救伤车鸣笛声也越来越频密。从每日一、两单,渐渐增长到一天四、五单。


第一个注意到鸣笛声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的老板。有次和老板开线上远端会议,他说:“我已经从你那端听过几次救伤车的鸣笛声了……”。我含糊地“嗯”了一声,续谈公事,但此后即对救伤车鸣笛声特别敏感。


只要救伤车鸣笛声一响起,就是播报噩耗:今日又有邻家沦陷。我的心情每天都跟着救伤车的鸣笛声起起落落,有时工作得忘我,但一声笛响就足以把我震醒,想起节节高攀的确诊人数,心越沉越深。


我们和这场战役的关系好像有完没完的烂桃花。我在MCO、CMCO、RMCO、MCO的世界里轮回再轮回,再也分不清楚今世是何世。想要解脱,却找不到出路。病毒像是死缠烂打的旧情人,我都经历了几生几世,抬眼一看却又是它 。


有天晚上灵市阴雨绵绵,我又听到了一阵救伤车“哇儿哇儿”的鸣笛声。那时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蝙蝠侠的家乡——高谭市,那个总是充满警车、救伤车鸣笛声的地方。沼泽环绕的高谭市灰暗潮湿,官商勾结、警察滥权、贫富悬殊。长期被压在底层的市民都有点精神问题,一旦遭受刺激,就成了反社会的病态恶棍。


小丑就是这样诞生的。




马来西亚虽然身居赤道、阳光普照,但政客无能、警察贪腐的程度和高谭市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要记得高谭市是虚构的,灵市却是真实的。我们的人民生气、失望又绝望,情绪之差可能不至于像游走高谭市的社会病态者,但他们的躁动、忧郁,和焦虑之感,却是我在社交隔离时都仍旧感觉到的事实。


高谭市居民后来学会在夜空打上蝙蝠灯,向蝙蝠侠求救。蝙蝠侠一接收到讯号,就会武装完备的出现在黑暗的街道,扫除恶棍。哥谭市是依赖蝙蝠侠度过一天又一天的。


我当然也希望一切可以那么简单——照个灯、唤个英雄,我们于是又过着从前的快乐日子。但现实生活不是这样的吧。


我们呼求天主、信赖天主,但基督并不会从天而降,像蝙蝠侠一样体格魁梧、格斗高超,把所有的脏东西都扫除。于是白旗高挂的时候,天主的子女受圣神感召,已在送饭路上,用一份份热餐回应同胞的求救讯号。


天主永远不希望我们在黑暗中徘徊、在深渊中轮回,更不希望我们相信撒旦的谎言,认为自己平庸得无足轻重。于是我用力挣脱那股缠绕我的自怜思绪,求圣神俯首我的日常,让那些坚守工作岗位、养家、扶持友人同事的平凡时刻,都能散发天主的光辉。


后来,每当外头又出现“哇儿哇儿”的鸣笛声时,我忘了呼求超级英雄的想法,反而是走到阳台看看路过的救伤车,以一句祷告、一段福音去回应那声音。


我说:不要害怕、不要焦虑;只要信,只要认真守护上主赐予的生活。

13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