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睹了神父的一场见证


2020年3月18日,全国封锁,旋风般的疫情狠狠地掴了我们一把掌。教堂关闭意味没有了天人的共融,也抹杀了人与人的共融。这是信仰天主教/基督教的致命伤。


6月10日解封后,神父一刻也不停歇,召集小帮手,立马成立消毒、登记、量体温的个别小组,为的就是要与教友们久别重逢。首先是星期六和星期天弥撒的部分,政府规定教堂只许容纳过往三分之一的人数,好多教友因此无法参与弥撒,神父唯有马不停蹄地改以每天举行一台弥撒,期望更多教友回归。


疫情时好时坏,神父心情亦起伏跌宕,深怕又是封城又是封县的。


最不幸的是,其后政府宣布宗教场所聚会只容许30人出席。教堂本可容纳600人,之前三分之一人流控制为200人,如今限制只能30人出席;人数流失量有多大,神父的心里就有多痛,他索性改以每天举行两台至三台弥撒,把教堂变成小班制的课堂!


最可悲的莫过于疫情的漫长,教友早已习惯窝在家里,人人只要亮出 covid- 19这面闪耀的王牌,便有正当理由不出门了!反倒是神父相当令人敬佩,尽管外面排山倒海的批评或苦口婆心地劝说暂停开放教堂的呼声此起彼落,但只要当局没喊“停”,神父依然坚持举行公开弥撒,从6月一直到今天,教堂没关闭过!


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朴鼻香。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10个月了,教友陆陆续续回归,大家相见欢,更不在话下。


神父的信德,对信仰的坚持,帮助好多教友走出了忧郁的禁区,尤其是那些独居的乐齢人士(孩子在外,未婚)。弥撒有了,大家又可弹琴又可诵经,齐心祈祷,生活开始回复正常。那渴望真理滋润的苦涩心灵,此时如鱼得水。再加上主日学、成人慕道班,网课、实体课,忙得不可开交的教会生活令人喜不自胜。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疫情见证了坚定的信德,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担保,是未见之事的确证,带来了隐形的温情。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深感欣慰。虽然阳光普照还遥遥无期,可是眼前有一位值得我学习的好神父,足矣!




17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