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市中的黑暗


最近,离不开死亡。


这段期间不断听见住在同一区的邻居确诊,随后离世的消息。


“死亡”,自从我父亲六年前去世那一刻起就如此地接近我的生活。当年我才26岁,没想到会那么快体会到至亲离世的事情。几年后,我自己的健康开始出现状况,死亡又再次浮现我脑海。那一瞬间,我问自己,“我准备好去见耶稣了吗?”。


我的答案是,还没!


但未来对我而言,仍是未知数。疫情期间,软弱的我不禁又再思考,哪一天不幸轮到我确诊?死亡是不是再度靠近?


2021年六月十八日,我住的地区由于确诊人数飙高,成了新的感染群,这天开始实行为期两周的PKPD(加强式行动管制令)。我的单位更是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其中一个单位,所有住户不能离开住家范围,不能外出,外人不得进入,住家楼下任何出口都被围栏重重包围,警察在唯一一个出口看守,进行定时巡逻。


这一刻,我犹如囚鸟。


当被关的感觉来袭时,我不知为何想起了圣经里被关在监牢的圣保禄。在监狱里的他,没有放弃传教。他持续不断地写信给许多教会,鼓励他们增强自己的信仰,彼此相爱。圣保禄这行为,让我反省和反思——这段时间非常充足,住家即使空间小,但还是可以自由行动;这两周“被关”起来的我,能为主做些什么呢?或者,我在灵修上能做些什么样的改变呢?


我被圣保禄的这份意志,感动了。


我是不是能像圣保禄那样有信德地说出这番话呢? “我已被奠祭,我离世的时期已经近了。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了。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就是主,正义的审判者,到那一日必要赏给我的;不但赏给我,而且也赏给一切爱慕他显现的人。”(弟后4:6-8 )


这“被关”的两周,感觉有点像休闲式或非正式的避静。虽然,我失去了自由,可是,我找到一次难得可以让我静下心来、停下脚步,认真省察自己的机会!


此时,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本灵修书籍《闹市中的黑暗》,作者提出了两个观念的区别:“我是在为天主工作还是在做天主的工作?” 我把它作为这次被关期间,灵修反省的要点。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不妨也可以试试看,想想“我是在为天主工作还是在做天主的工作?” 这两者的区别,反省自己的灵修生活......


在黑暗尽头,在心灵深处,也许你会有新发现。





9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