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傳最大的困難是事不關己的冷漠

撰文/王安當神父


走進繁忙的車水馬龍的社區裡,看見無論是男人或女人,大大小小的行人,總是有如熱鍋裡的螞蟻,大家都很匆忙地穿越在大街小巷裡。每一個人都擦身而過,誰都不知道身邊經過的人是誰。當然,邊走邊劃手機的行人也不在少數,戴著耳機與所處的環境隔絕的人滿街皆是。


再步入菜市場去看。那裡的畫面更是壯觀。那地方聚集了同樣有目的的人,他們在那裡就是為了購買日常生活裡的所需。不同的是,大家的需求都不一樣,賣的東西或蔬菜等也不盡然一樣。這就是各取所需的意思咯!


人來人往的社會裡,自然也有很多不同的訊息,天天都在各種的媒介上傳。無論是口訴的,文字的,直奔上的,廣播電台裡的,又或者電腦網路裡的訊息都是滿天飛的。每一天我們自己就要處理很多的訊息。無論是工作上的,家裡的事情,團體的事情,甚至是教會的事情;只能說今時今日基本上是處理訊息的年代。這種現象發展到了什麼樣的地步呢?只要你看大家連吃飯的時候都離不開手機,坐在馬桶上也機不離手,吃飯前必須讓手機優先享用。手機只要『嚓』一聲,所有捕捉到的畫面就會立馬『昭告天下』。


後來,有很多人開始發現到以上的狀況實有不妥,因此開始發出聲音,呼籲人與人之間需要回到『實體』的空間裡,而不是在虛擬的世界裡互動。無論如何,不管是科技或者實體都好,都有共同的目的,就是交換訊息或分享訊息。


教會的福傳也就是把基督的福音分享給他人。說實在的,這基督信仰的福音雖然不是菜市場的焦點產品,也不是滿天飛的訊息;對基督徒而言就是講述生命的何去何從。這樣的說法也足以稱霸市場了吧!福傳就是喚醒人對靈魂的意識,把生命的訊息與人分享和交換。所以說,就單單說這一點就好了,基督徒對福傳就該懷有熱忱才對,不是嗎?


有人這麼說,基督徒已經受到了俗世的『火洗』,因為基督徒正在火熱地讓自己對基督冷淡和冷漠起來。冷與熱本來就是反義詞,兩字之間的關係是對立和矛盾的,不過卻如此融洽地用在了基督徒的身上。這好像是極大的諷刺啊!


我笑著說:『應該說是不冷不熱吧!』


不冷不熱才是今日基督徒慢慢形成的態度。那麼,什麼時候會冷?又在什麼時候會熱呢?這幾乎取決於每一個人的心態。有事情找天主的時候,就會『火熱』;沒事的話,連祈禱都是一個敷衍。這只能說明基督徒與天主的關係和與教會的關係很『不一般』,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無論天主或教會最後淪落為痛疼藥的關係而已。這一點大大圈出了基督徒對自身聖召與身份的認知和認同的問題。


耶穌曾問了伯多祿三次說:『你愛我嗎?』


伯多祿也三次回答耶穌說:『主,你知道的,我愛你。』


耶穌非常感動伯多祿對祂表達了愛,因此耶穌把教會交付在伯多祿的手中。這一點提醒了我,若我是愛天主的話,那麼我應該是怎麼樣的去見證天主的愛呢?伯多祿毫無疑問的,他開始把焦點放在天國的事情上。


『不,不,不!伯多祿不用工作,我還有家庭要養,伯多祿閒著沒事,自然可以專注跟耶穌趴趴走。』這是一位教友對伯多祿提出不同的看法。


說的也是。今天的社會裡,無論是誰,都是很忙碌的。伯多祿也是忙碌的漁夫,除了跟著耶穌,也要去打魚,也需要養家。不過,他的重點是凡事都學習去平衡。我不認為福音裡的伯多祿和耶穌的門徒每一天都是無所事事的。他們只不過是明白生活與生命之間的關係是怎麼一回事,即使也需要繼續工作,但工作中卻帶著『被愛』的經驗,去愛和學習去愛,如同耶穌所關懷的人一樣。他們把愛的訊息傳給了人,與人分享了愛的訊息。同樣的,他們的周邊也有著如同街道上和菜市場上來來往往且忙碌不已的人,每一個人都在生活中各取所需;而伯多祿和其他的同伴(主的門徒)就在這樣的環境裡,帶著福音的精神去分享和見證天主的美好。


所以啊,福傳最大的困難往往不是自己會什麼或不會什麼,甚至自己是什麼,又不是什麼的。福傳最大的困難和挑戰是把天主的愛視為事不關己的事情,以一顆冷漠的心對待燃燒我們生命的天主。我們在生活中把福傳的意識淡化了,我們恐怕也不敢分享福音,害怕他人知道我是基督徒等等。這一點又要再提耶穌問伯多祿的話了,『你愛我嗎?』這問題也問了你我他,『你愛天主嗎?』


若我愛天主,我的心不就應該完全屬於祂了嗎?放心,我們都會告訴自己『我還要生活的』,那可能把完全的心思投在天主的身上呢?但天主卻微笑對我們說:『你的一切我都知道,而我也把從天父那裡親自聽見的和看見的都告訴了你,你能看看我是如何愛你的嗎?你能否也把我對你的愛也分享給他人呢?』

1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