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瑪達肋納的眼淚

撰文/王安當

來到了薩里亞(Sarria),那是盧戈(Lugo ) 省的一個城鎮,人口大約是13,350。透過電子地圖的指引,我背著行囊尋找著地方教會的心臟--- 修道院。


修道院是一個教區或地方教會信仰生活的指標之一。修道聖召來自地方教會和家庭對信仰的熱忱而結出的果實。所以,家庭信仰活躍與熱心愛主,當然也成為了修道聖召的搖籃。這也就是我說的“ 教會的心臟”。

這一路來我經過了埃斯特利亞(Estella),那裡也有一座修道院,但卻被改為旅舍。當然還有一些是由教堂改成了旅舍的。對這些教堂和修道院而改成的旅舍,我心裡只能帶著黯淡的微光探索著地方教會的歷史。


坦白說,當我來到了薩里亞時,我對這地方的教會並沒有很大的期待。電子地圖帶著我前往瑪達肋納修道院。我決定在這修道院過夜。


瑪達肋納修道院是十三世紀落成,並坐落在一座小山坡上。所以,我需要背著我的背包爬上這小山上。來到了修道院門口,大門深鎖。我把行囊放在修道院門口,順著圍牆繞到修道院隔壁的一座教堂。可惜也很遺憾的是教堂禁止參訪。


就在我要離開時,有一位中年男子從教堂走出來,我立即詢問資訊和進入教堂的許可,即使表達了自己是神父,依然還是吃了閉門羹。中年男子一臉不屑,且語氣不和,我也只能謝過他而自行離去。

修道院四周雜草叢生,缺乏完善的照顧,而且修道院的建築物給人有一點陰森的感覺。我心想,難道修道院成了鬼屋了。


就在大門口等了不久,終於修道院大門開門了。走入修道院後,經過川堂來到了修道院庭院。那是四合院的模式修道院。中庭院子缺乏打理,青苔把牆壁弄得更老舊。

管理人只簡單寫了樓層和睡房號碼,就獨自離去了。我走上樓梯,老舊的木地板,每一步伐都給地板帶來壓力,並發出哀嚎的聲音。


修道院裡除了廚房較為完整外,其餘地方都是冷清清,缺乏人氣的地方。


這一座十三世紀風光的修道院,說明那時候教會的興盛。每當教堂午間響起鐘聲時,務農的教友們總會放下手上的工作,有些站立著,有些跪在地上,口裡誦念著三鐘經。我可以想像那一個家家戶戶祈禱的畫面。


那時候的教堂總是有神父聽告解,主持彌撒,甚至神父還會騎腳車做家訪和給病人行聖事與送聖體。家裡有小孩的,總會讓孩子到修道院附近溜達。修道院的神父也會在固定的時間與小孩和青年們遊戲和講道理等。


如今,這一切都是往事。當時候的修道院已不復存在。瑪達肋納修道院已是人去樓空,孩子遊戲的聲音消失了,神父的影子不再出現了,教友也不在上教堂,鐘聲也已經多年沒響起。當然,這個地方就也已經奔入了“殘年”。

瑪達肋納啊,妳哭濕的眼淚為基督洗腳,如今又哭濕了眼淚為迷失的世界而痛苦哭。但願妳在主跟前為世人祈禱,願妳的淚水使世人回心轉意,返回基督那裡去。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