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变卦后之西安步旅

Updated: Jan 20




友人推荐《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这本书给我,书中印迹了一句话在我心灵:“只要真心渴望,全宇宙都会来配合”。每晚都把这句话带入家庭祈祷中,望能赴西北大学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奈何从2019疫情爆发以来,飞往中国的机票价格很高,尚且无直飞航线。


所幸,祈祷声被听见了,中国逐步开放直飞咸阳班次,票价也降低。我和家人匆匆订下旅程目标:原本计划到西安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后,就乘火车自由行,往中国西部的西藏、敦煌、拉萨、青海湖、甘肃、莫高窟、月牙泉、茶卡盐湖、翡翠湖等历史古迹走走。同时线上寻找天主堂攻略:唯有西藏有一座盐井天主堂,而甘肃兰州就有好几座天主教堂,如耶稣圣心主教座堂、下川新城天主堂、小沟头天主堂。孩子说能在当地找到天主堂已很感恩,因为西藏宗教以藏传佛教、苯教、民间宗教为主,只有少数伊斯兰教和天主教。兰州市则五大宗教俱全,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


就在要预定西安往西北火车票时,当地负责人告知,我们所要去的景点,中国不开放给外国旅客。一阵晴天霹雳,我们火速改变行程,原本往西域的旅程,变成往进攻南方的云南。云南的衣食住行气候都与东南亚国家相近,我们松懈了许多,无需再担心往西域可能会产生身体上的高原反应。


一切都不在计划中的旅途, 却都在祈祷之中。


旅途经费须节制,孩子与我斟酌——若每日三餐仅有马币70元打发可足够?我说行,因中国餐的份量足够让我们三人温饱。我们在西安住宿的是当地居民的廉价公寓,与屋主同住在屋檐下,浴室和洗手间则与其他租客共用;从不习惯到习惯,体会了入乡随俗,相当接地气的经历。


西安夏季炎熱潮濕,平均溫度介于 25℃-30℃,而我们所在的那几天,根据西安气象报告,天气以晴、热为主,多地区高温已超40°C,我们仨在40°C之下被晒成印度西施,常在艳阳下求主为我遮阳。


我们的行程以孩子的毕业典礼为重,一抵达咸阳西安,终于明白什么叫着“马不停蹄”——每天清晨5点就起床洗漱,匆忙的到长安大学新校舍(车程离住宿90分钟)及旧校区太白大学办理毕业及离校手续,一日数次的来往返回,见了许多这些年给了孩子帮助和鼓励的考古科系教授和同学。当看到孩子站在台上领毕业证书时,身为母亲的我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下,这几年孩子的考古路途不容易,终于坚持到毕业。


毕业典礼分几天进行。偶尔孩子需留校见些教授讨论及办理毕业事宜时,就独剩下我和先生两老独行,频频在长安大学新校舍迷路,我们直呼 校园‘实在太大了!” 步行到大喊“救命!”,幸好偶遇学生带领我们才能走出似迷宫的校园。


其中一场毕业典礼,西安五星街圣方济各主教座堂西安南堂 (St. Francis Cathedral, Xi'An)的一些青年也来见证孩子的毕业典礼(孩子曾在南堂参与堂内服事活动)。四年前我们来时,这些青年还单身,如今都已大学毕业,有的已结婚生孩子了,我们被邀请到他们家做客聚餐,一切都在主的默许感恩中。


虽然我们在西安的数天行程都排得满满,每天的步伐是数不清千步还是万步,虽则是停不了的步履,但我们总是在转角处不知不觉地走进某间教堂祈祷。在西安的行程,我见了我们想见的人,吃了我们想吃的食物,去了我们想去的地方,好像在一一地向这座古都的每个角落告别。


在教堂里我们也这么祈祷: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来了,不晓得胡不会再来,请诸圣人为我们接下来向南飞的旅途祈祷。


(未完待续)


【暖歌风飛舞】专栏文字

25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