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垃圾池的小苦路


住进这老社区最辛苦的,就是从门前走到屋后的垃圾池。


这段像盲肠一样短的路,在小孩玩耍、大人卖椰浆饭的地方,就躺着几个脏口罩,还有被野狗咬破的口罩像碎尸散布在四周。我每倒垃圾一次,盲肠炎就发作一次:恶心、呕吐、体温升到38度。


有把声音对我说:别谈什么爱人如己的大道理,就去捡口罩吧!


很恶心啊,我真的要这样做吗?


这把声音又说:就当走“小苦路”。


做了一个简单的祈祷后,我深呼一口气说:好吧,走就走。


准备好垃圾袋、夹子及消毒液,戴上手套与口罩,我开始了小苦路之旅。


那对每天下班回来的父子,下车之前必随手一抛,两个脏口罩像左盗右盗一样落在车子两旁。


那个住在楼上的独身大叔,看到楼梯口有空酒瓶,就大骂印度人。对于用过的口罩,他比较喜欢往沟渠里丢。


一个摩托骑士风一样飙过,他的口罩不知何故脱落了,他也径自让它潇洒地随风而去!


每次走完小苦路,我做不到像若望福音的耶稣一样喜乐地说:完成了!


我还在与自己挣扎说:这个随手抛垃圾的世代,我要忍耐到何时?


那把声音又响起:不要多话,捡起来就对了。

8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