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疫情后的圣水


4年前,我拉着丈夫和一个月大的女儿一起到巴生堂区上慕道班。


上慕道班时,我在上课,丈夫则在旁照顾宝宝。认真说来,听课的只有我,丈夫花时间在带宝宝。对于入教一事,他说他只是陪我,以后再看看。


上了一年的慕道班,到了洗礼的那个星期,我再次问起他可愿当基督徒,他只回我一句,如果我要他洗礼,他也不反对。就这样我们二人一起洗礼,孩子我们让她长大后自己做决定。


自洗礼后,我知丈夫并非信主,而是为了让我觉得安心才入教。我常求天主圣神感动他,好让他感受主的关怀。这4年来,丈夫与主不冷不热的关系,居然在疫情下有了转变,让我惊喜连连!


第一个惊喜是:在第一轮行管令后,圣堂限制弥撒人数,我家因有小孩而不得上教堂。丈夫居然和我商量说,我们俩分开轮流到教堂参加弥撒,另一人则在家陪伴小孩。我听了有点吃惊。


第二个惊喜是在2020年圣诞节前夕,丈夫有工作在身,我带着女儿回娘家。丈夫告诉我说,他因为忙着完成手头上的工作,结果从工厂赶去教堂时,人数满了,他被拒门外,就连他想要在圣母山静坐祈祷也不行。他告诉我说,他只好朝着圣母山方向做个祈祷才能感到心安理得地离开。


最大的惊喜是,他居然主动提出给女儿领洗。事情是这样的:我因加入圣家小团体,与团体中的教友升级成闺蜜。随着好几次到闺蜜家中聚餐,女儿学习了餐前祈祷(真惭愧,我们还没有养成这个习惯),甚至回到家中也不忘提醒我必须先祈祷后才用餐。女儿画十字圣号时是左右对调的。有一天晚餐,丈夫望着女儿画错圣号,突然向我说:“孩子既然比我们虔诚,何不让她洗礼,好好学习?”


我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疫情赶快过去,好让我女儿领洗,到时,我们一家都是天主的儿女了。感谢赞美主!



165 views2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