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十五岁的追风少年

玻利维亚亚马逊流域传教区牧灵服务分享续篇
一、风雨无阻的年轻骑士

这几天大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潮湿的程度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昨天早上临时被告知下午要前往另一个部落Santa Rita服务,想到路上的泥泞和雨水,以及蚊虫滋生的部落时,当下确实是有些抗拒。


原本说好下午一点会有animator来载我,因为中午的一场豪雨,机车抵达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左右。


当我看到前来载我的竟然是一位满身淋湿的15岁青年时,心中除了愧疚,更是满满的感动。


这位风雨无阻的年轻骑士名叫Dandi,是该村落animator的长子。 他下课后冒着雨、骑着机车载着一位50岁的外国传教士前往自己的部落,为的是部落里的其他青年和教友可以聆听简要的教理讲授和参与感恩圣祭。


早熟又彬彬有礼的Dandi一路上既要注意泥泞和路况,同时又很有耐心地与我分享部落的情况和这里的生态环境。 他11岁就学会骑机车,将来渴望上大学,也希望可以当animator。





说真的,这里的环境逼着年轻的孩子们提早面对生活的困顿与挑战,一方面感佩他们的随遇而安,另一方面也心疼他们的资源匮乏。


祈求天主赐与恩宠,让信仰的种子得以播撒在这片宽广的土地上,并持续地祝福与眷顾这些纯朴的天主子民。 阿们!


二、 “伤痕累累”的弥撒圣祭

这几周除了饱受蚊子、跳蚤和其它飞蚊的“青睐”,昨晚在Santa Rita部落主礼弥撒时被Peto chuturubí (胡蜂的一种? )狠狠地蛰了一口,手掌立马红肿刺痛,像极了“红烧猪掌”。




忍痛完成弥撒后,我只能语带无奈地告诉当地的教友 “这是Santa Rita 留给我的美好回忆和印记”。 随后animator和他的太太也告诉我,他们在弥撒前也被螫伤,一位青年也让我看他红肿的眼部。 唉,这真的是个伤痕累累的弥撒圣祭啊⋯⋯


在San Ignacio de Mojos 服务的耶稣会弟兄和团队得知我被螫伤的消息后,也不忘揶揄我一番,恭喜我的牧灵“成果”又增添了一项,更要我耐心等待“疥螨、扁虱、水蛭、狼蛛”(Sarna, nigua,garrapatas, sanguijuelas,tarantula)等的“侍候”。


不了,这些我真的不需要。 我只希望“红烧猪掌”快点消肿,好能无痛无痒地上路,往下一个部落服务。


三、跨部落的儿童节与青年共融活动

昨晚在Santa Rita 的一位老师家里住了一宿,外头狗吠鸡啼猪叫的“交响曲”很是精彩,让我越夜越难眠。


今天早上4点左右就起来,天空又飘起毛毛雨来。 早餐后,风雨无阻的Dandi 骑士载我回到San Ignacio de Mojos 耶稣会的internado (多年前设立的寄宿学校)一同参加跨部落的儿童与青年日。


路上真的很惊险,Dandi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把飞溅而来的泥泞和雨水擦掉,我主动问他要不要穿上我借来的雨衣。 他沈稳地答说没事,告诉我说我们“很快”就会抵达目的地(只见他不断地加速前进,我的心跳也跟着加速起来! )。


虽然天空不作美,外围的几个原住民部落还是排除万难地前来参与,一共来了150人左右(含成人和animators) 。


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之前服务过的一些青年热情主动地跟我打招呼,而我则“努力地”回想他们是属于哪个部落的青年(记忆大不如前啦! )


严格来说,这个跨部落的青年聚会虽然没什么看头,只有团康、小组祈祷、趣味游戏、足球比赛和看卡通,但是为资源不足及交通不便的传教区已经是个不可多得的共融,更是个加深彼此认识与合作的大好机会。


看着孩子们尽情地玩乐、animators彼此分享经验、妈妈们为孩子们准备午餐,我相信天主的爱已在他们当中流动着!


2021/04/24,圣丽塔與圣伊格纳西奥·德莫霍斯,玻利维亚






4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