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水豚、毛臀刺鼠、 麝雉 、松鼠猴以及……



过去的一周坐着机车去了四个部落,分别是Bermeo、Argentina 、El Bury和Fátima。除了El Bury 以外,其它三个部落都有自己简陋的圣堂,一年当中也只有三到四次的感恩祭。有的部落有animators*,有的只能靠长辈凭着记忆传递信仰知识,资源可说是少得可怜。


这里约莫有四十几个孩子需要领受圣体圣事,我只能给他们简单地讲授“圣体圣事的意义”、帮助他们复习“十诫”、“七件圣事”及一些基本的祷文,后续的培育只能靠传教区的Fabio 神父、传道员和animators 来强化和补足。


过去的几天除了轮流到不同的部落主礼八日庆弥撒以外,我也在animator或村长的陪同下,拜访年长者和病患,为他们祈祷、傅油和送圣体。


在晚上的弥撒中,蚊子、蟋蟀、飞蛾和许多不知名的飞虫总会来凑一脚,时而在祭批上、发梢间、手臂上、读经本或饼酒上来回穿梭或停留。


在服务的过程中,发现animators之间的合作模式和沟通能力真的有待提升,年轻的一代基于尊敬年长者,很多事都不敢当面表达,甚至希望我当传话者。 相信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不同地区的教会团体内。


这几天也开了眼界,亲眼看到了许多的野生动物和飞禽,包括:水豚(Capiguara)、毛臀刺鼠(Jochi Colorado)、麝雉 (Pava Serere )、松鼠猴(Mono Chichilo)和蓝喉金刚鹦鹉(Loro Paraba)等。










在拜访家庭时,教友们总会为我送上削好的柳橙(可以直接chupar,吸吮果汁),有的送我柠檬和香蕉,有的为我准备椰子水和玉米酿制的饮料。 其中有一天我喝了一杯木薯粉冲泡的饮料(El Chivé),结果拉了一天的肚子(估计是水不干净),休息了一整个下午才恢复体力。




此外,在寄宿的诊所间与一只青蛙和平共处了五天;停电和制水是稀松平常的家常事。 另外,有两次洗澡时被漏电的水龙头开关电到。 抵达第一个村落的首个晚上,摸黑去教堂时双足浸泡在教堂旁的沼泽地里,结果只好回去宿舍换上雨鞋主礼弥撒.....


今天在其中的两个部落主礼了 “救主慈悲主日”弥撒,在讲道中除了鼓励信友们“一心一意”的合作(读经一)和“遵守天主的诫命”(读经二)外,我也提到了福音中的三个关键词Recibir、Perdonar 和 Creer (打开心门“领受”圣神和复活主恩赐的平安,彼此“宽恕”和怀着信德“相信”主已复活)。 希望这些劝勉对animators和教友在建设团体和信仰上有所助益。


这些都是毕生难忘的经验,不得不佩服终年在传教区服务的传教士和传道员。 没有天主的助佑和坚固的信德与恒常的祈祷,在贫穷和偏远地区服务教会内弱小的弟兄姊妹是不可能的任务。


祈求诸位的代祷,愿这些极度渴慕喂养的羊群有更多的牧者和资源满全他们身心灵的渴望!


2021/04/11,救主慈悲主日,玻利维亚亚马逊传教区。


*注:比较接近的中文翻译为催化员






5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