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我成了部落的一份子?


复活节清晨复活主与母亲的相遇





虽然真的很累,凌晨三点左右我就起来准备参加四点的复活主与母亲的相遇。


这项传统据说在拉丁美洲已流传多年,在亚洲地区的菲律宾也有进行。 其实,圣依纳爵在《神操》第四周的第一个默想就提到了耶稣显现给圣母。


爵哥认为,《圣经》上虽然没有记载此事,但既然主曾显现给其他许多人,身为有 “理解能力”的我们,可以推断祂必然也显现给那痛失爱子的童贞之母。


抵达圣堂后,Santa Rosa的几位Macheteros (男教友代表)身着羽毛头饰,以象征复活喜乐的舞蹈开始这项礼仪。 抬着耶稣像和圣母像的两个轿子分别从圣堂两侧游行至广场的中心点进行 “母子的相遇”。


随后,教友请我降福和祈祷,我就约略地分享爵哥在《神操》里的默想,表示复活主首先把复活的喜乐带给祂挚爱的母亲,让她感到安慰。


诵念《天主经》、《圣母经》和《圣三光荣颂》之后,在音乐和舞蹈的陪同下圣母和复活主再次回到圣堂内,母子的相遇礼画上完美的句点。


2021/04/04,复活主与母亲的相遇,Santa Rosa del Apere,Bolivia。


基督复活主日:我在亚马逊与主和祂的子民一同 "逾越"

在Santa Rosa del Apere四天的礼仪服务在复活主日弥撒中画上了美丽的句点。


回顾这几天的生活,真的有太多难忘的回忆。


在热带丛林的部落四天没有洗澡、手脚被蚊虫叮咬得又痒又不舒服、潮湿的气候让过敏体质的我猛打喷嚏、不好意思戴口罩(村里没有一个人带口罩)、厕所没有卫生纸也没有纸巾、随身携带的 四件短袖T恤总是湿答答地黏着身体、裤子和鞋子满是泥泞、脚底下总是不经意地踩着家禽和牛马的粪便、在短时间内必须用西班牙语讲“重点式”的道理、随时更改牧灵计划、 礼仪结束后摸黑回到学校的课室...


这些都是复活主邀请我在亚马逊的部落与祂和祂的子民一起逾越的经验。


在复活主日的讲道中,我提了三个关键词:Celebrar, resucitar y anunciar ,鼓励信友们在生活中懂得时时 “欢庆”、反省什么是需要 “复活”的、并且勇于向他人“宣报”生命的逾越与福音的喜讯。


弥撒结束后,Santa Rosa Comunidad 的corregidor(部落的头目)请我把四天下来分享的12个关键词纪录在他的册子里,并邀请Macheteros (身着传统服饰和羽毛头饰的勇士和舞者)给我祝福和送行。 其中一位machetero除了为我戴上plumaje头饰,还邀请我跟其他几位共舞(这支舞是玻利维亚的文化遗产之一),一起颂谢和赞美复活主的恩典! 这真的是个不可多得、得以融入当地文化的宝贵经验!





头目和礼仪负责人以及部落里的妈妈们最后给我准备了复活节的盛宴,他们准备了美味的通心粉汤、烤猪排、炸鸡、炸香蕉和玉米饮料。 部落弟兄姐妹们如此热情的款待,我会永远铭记在心!


午餐结束后我跟这里的教友道别,没想到头目还红了眼眶,希望未来我还能再来服务或是来参加他们8/30日部落的庆典!


谢谢你们把我当作部落的一份子,我会在祈祷中再次与你们相遇! Adios mi querido pueblo , ¡hasta la próxima! (再会了,我挚爱的天主子民,咱们后会有期! )

¡Jesús ha resucitado, Aleluya Aleluya! (主耶稣已经复活了,阿肋路亚! )


2021/04/04, 玻利维亚贝尼圣罗莎德尔阿佩雷。





4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