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拜完天公过完年



既然我已提起了天公,那么就得说一说咱家拜天公的习俗。


拜天公的习俗本来是专属福建人的习俗,然而今时今日的大马华社,不知从何时开始,其他籍贯的华裔也跟着福建人一起拜天公了;我家也不例外。




我父亲是广府人,理应是没有拜天公的这个习俗;但是,由于我母亲是福建人,于是很多时候在习俗上都遵照母亲祖籍的做法。打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家每年都有拜天公。


回忆起童年至少年时期的我,在家乡度过的十几年中,每年正月初八总是特别忙碌。由於我是家中长子,所以总是我负责帮着母亲张罗一切有关拜天公的事宜。一大早,母亲就会骑着电单车载我到巴刹,采买祭拜仪式需要用到的供品。至于具体的供品是什么?事缘我已经多年没这么做,印象已经在脑海中渐渐模糊了,大致上,当中必须是有茶、水果、发糕、各式各样的素菜等等······为什么是这么样张罗的呢?我记得母亲说,天公大人是茹素的。


 那时的我,虽然感到很好奇,但是也没这么提问:“天公需要吃东西的吗?” 估计是自己没这个胆子去质疑这个传统的做法。


 拜天公的仪式当中,让我比较印象深刻的东西有甘蔗、龙香和好几盘的进口水果。甘蔗要挑最新鲜的,母亲总是先向熟络的摊贩预定,因此当天就可以直接到摊位领取。我坐在电单车后,负责挑这两根长长的甘蔗,所以它们让我毕生难忘。


龙香则是少说都得买个六尺的,每年都是这样。母亲说,龙香的长度只可以保持或增加,不可以减少。这龙香没准的,总会烧上几天几夜,熏得没日没夜的。至于进口水果,最少会有橙、苹果、鸭梨等等的水果,我之所以会那么记得,那是因为拜祭天公后的几天里,就我比较有口福啦,能够一饱吃水果的口欲啦。


拜完天公,基本上可以说,年就过得七七八八啦。虽然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才算正式结束农历新年的庆祝。但是,元宵节我们家一般上并不常隆重地庆祝,况且大部分的打工仔、上班族、学子们都已经开工上课了。


我反复思量,为什么祭拜天公这么地隆重呢?我想,那可能是因为信徒们认为天公就是最大的神明,主宰着世间的一切,包括人在内。人面对着种种的未知数,心灵不免会有些迷茫,希望找到能够依附的力量,而天公就是这无形的力量。


人们向无形的天公献上祭品,就像古时候的人民向有形的皇帝缴纳献供,求的是一份保障。祈愿人人都能够得到这一份保障,过完这个年,我们又开始为生活打拼啦!


【敲开各方宗教之门】专栏文字



19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