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難道你也要走嗎?

撰文/王安當

『難道你也要走嗎?』這一句話顯得有點傷感,也帶著一種無奈的心情。這是耶穌對著自己的那十二位宗徒說的話。原來在耶穌也有這樣的經驗,一種被嫌棄和拋棄的經驗。

在這之前,耶穌告訴眾多的門徒說,祂就是生命的食糧,凡吃祂的肉,喝祂的血的人,必要生存。耶穌的這麼一句話,確實叫人很難懂。難道耶穌的意思就是叫人把祂殺掉,煮來吃嗎?這對當時的猶太人而言是一句很生硬的話,不要說法律不允許殺人,更何況有必要因為這句生硬的話,就把耶穌殺掉呢?耶穌並沒有犯該死的罪,所以其他的門徒聽了耶穌說了這麼一句話後,他們的反應是離開耶穌。


當一個又一個的門徒離開耶穌後,耶穌知道他們還不明白祂的意思,因為救恩的訊息確實不好懂,甚至也很難懂,更不用說去接受了。也就這樣,耶穌轉過頭來問自己的十二宗徒說:『難道你們也要走嗎?』我覺得耶穌當下的心情很可能是糟透的,只是祂的情緒管理功夫做得很好,並沒有明顯地表露出來。


就在這時候,西滿伯多祿回答說:『主!惟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我們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若6:60-69)這算是安慰耶穌的話嗎?還是伯多祿另有更深的意思呢?無論如何,這個畫面卻激起了我個人在牧靈服務的一些經驗。我曾經也因著耶穌生硬的話語,也有質疑聖召的時候。


耶穌的話語並不是真的很難懂,而是很多時候我們都把自己的意願,投射到耶穌的身上,認為自己自以為是的意願就是天主的意願;結果,在服務或履行牧職的時候,總是無形中把自己的意願夾在天主的意願裡,但卻以人的能力去完成自己的意願。這樣的結果是很糟糕的,把自己栽入到一個以『自我』為標準的狀態下,給自己和團體帶來一些困擾,尤其自己是首當其衝,也是自己的受害者。


『怎麼會這樣呢?』這是一般上事情發生以後的說辭。然而,問了太多的原因,反而給了自己更多的設限,被自己的情緒捆綁著。後來,反過來捫心自問,自己是如何聽懂耶穌的救恩訊息的。耶穌表明了自己是生命的食糧,意思是祂才是一切的開始與結束。伯多祿的回應更是清楚提醒了我,唯有在基督內才能有真正的建設,無論是對自己或他人,甚至是教會團體等等,因為在哦耶穌內才有『永生』,因為祂是『天主的聖者』。


『難道你也要走嗎?』就在我陷入一種聖召困擾的時候,耶穌的這一句話反而不是讓那個我更喪氣,而是一種的力量,尤其是安慰和鼓勵的話語。我們該求什麼呢?難道就是求天主挪開各種生活裡的挑戰和困難嗎?耶穌的力量來自天主聖三的共融,有聖神在其中光照教會。也就因為有這樣的意識,我知道所需要的是猶如撒落滿那樣求服務、見證與管理的智慧。


在我們的堂區裡,也有不少的領袖同樣陷入了類似的困境裡。部分的人就在各種的挑戰中,他們氣餒了,後來退位變成了主日天的教友,或者乾脆到別的聖堂去做主日天教友;也有些人依然還在調整自己的過程中,他們也很辛苦面對著所服務的團體等等。


我想我們可以積極透過聖言的研讀,還有靈修的輔導等等,來提升屬靈的生命。我們都需要在祈禱中取得力量,讓天主做回天主,而避免把自己的意願視為是天主的意願。這是一種靈修的練習,不是立即就能看到效果,而是需要一生的努力和不斷地堅持,也在各種的經驗中不斷調整自己的身心靈狀態。最後,我只想做個結論是:天主不會放棄那些真正仰望祂的人。

2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