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裡的風和雲

撰文/王安當


我曾在台北龜山監獄有過一段服務的經驗。說起這段經驗的開始,還需要從一位弟兄的遭遇開始說起。有一天,我收到了在監獄牧靈服務的神父給我的一封電郵。電郵的主題為:『監獄裡有人找你』。原來是一位馬來西亞的教友因罪入獄,並且在該監獄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直到有一天,他從台北總教區天主教週報的某一篇報導中,看到我在照片裡,因而才知道我也在台灣。於是,他向監獄牧靈的神父打聽,希望可以見到我。


就這樣,我按監獄探訪的時間表,前往該監獄與神父會合,後來看見了那一位教友。我聽神父分享了他在監獄牧靈的各種故事和經驗,也親自目睹了監獄裡的生活,還有不同的人,他們在那裡的生活以及各種自己的故事等等。我想一般上在馬來西亞只要提到監獄,就等於進去牢裡吃咖哩飯。實質上,最大的問題不是吃喝,而是環境帶來的省思。


失去自由或者自由被束縛是我們對監獄的定義。理由就在於那裡的人為了本來的自由,而濫用了已有的自由,結果咎由自取,也只好自食惡果;限制他們的自由的目的就是教育他們善用自由去建設社會而不是製造分裂。


說實在的,在監獄以外的我們不見得就是懂得善用自由。很多時候,我們雖然身在自由的環境裡,心裡卻被很多個人的怨氣、賭氣、生氣等等束縛著。我記得有一次我從監獄的禮堂往鐵窗外看出去,在戶外還有一些囚犯正在澆花,也有些坐在一旁發呆。我隔著鐵花窗看出去的畫面就好像自己就在監牢裡,而那些囚犯彷彿就在監牢外。所以隔著鐵花的世界其實是兩面的,只不過就看我從哪一個角度看去而已。


世界最大的監獄就是我們自己。


我們每一天可以自由決定和走動,但不見得所有的自由都是主動的,其中有些是被動的。我們為了某個緣故,需要以他人的議程為優先,甚至還要看人的臉色,偶爾還要被人批評一頓,再大的委屈也只能自己知道而已。於是,我們已經沒了自由。


我問在監獄的一些囚犯的經驗,有些總說自己確實沒自由,但有些則給了很意外的答案:我現在比在外面更自由了。問他們理由,有些人說:『看淡人生就自由了』,有些說『為自己負責最自由』,一些則笑著說:『何必為自由給自己不自由呢』。


無論如何,我最喜歡的一句話還是:看淡人生就是自由了。生活確實有很多的選擇,有時候我們習慣執著於自己的想要,卻換來了自己最不想要的結果。縱使我們每一天都需要去學習做出選擇和執行所選擇的事情,不過,盡量淡化取悅他人,盡量為自己的成長加分,這樣或許會開心些。對於其他人的想法,我們不能改造之,但卻可以自己決定要怎麼樣去生活。

4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