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袮都知道了,幹嘛還要祈禱?

Updated: Oct 20

撰文/王安當

有一天,我從教堂外的聖母山旁走過去,看見一位青年坐在聖母山前滑著手機。由於教堂就在大馬路旁,加上聖母山又在戶外,所以來來去去的車輛總是夾帶著嘈雜的車聲。那位青年把手機的聲量放得很大。這才引起我注意到他。


『哈羅,請問你是天主教徒嗎?』我問。


他斜眼看著我答說:『是啊。你有什麼事嗎?』

我笑著說:『也沒什麼事,只不過剛好經過,就有點好奇天主教徒的話怎麼在祈禱的地方,還在滑手機而已。』


『關你什麼事?』他語氣不很好回答。

我依然客氣也微笑對他說:『確實不關我的事,不過卻關你的事。』此言一出,他大概沒聽懂我的話,依然把眼睛放大,繼續瞪著我。


『你不是天主教徒嗎?』他問。


『是啊,我是天主教徒,而且我還住在這裡。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王安當神父。』我說。


他聽到我說是神父的時候,連忙站起來道歉,說自己沒有認出是神父。我請他坐下,告訴他沒關係,因為耶穌走在街道上的時候,也未必每個人都認出祂是默西亞啊!因為信仰不是每個人都真正去接受的。不接受的原因很多,有時候還真的一言難盡。

我仔細聽他的自我介紹,我也問了他坐在聖母山前滑手機看節目的原因。我以為他是在等人,怎麼他卻告訴我,就覺得祈禱都是自言自語,不如做其他有意義的事。那我就奇怪了,既然是這樣,又為何要來教堂呢?


他告訴我,其實他有時候覺得天主很靈,知道他要什麼,但又覺得很多時候,天主雖然是全知的(Omniscience),他又不回應我的祈禱,好像要我自己看著辦。有時候,我求祂,祂也不回應。他給我的結論是,既然天主是全知的,那麼我何必祈禱呢?


我們的社會已經習慣要他人來支配自己的生活,而我們也慢慢習慣了這種被服侍的生活。有時候,我們會認為自己是基督徒了,因此天主必須支配我們的生活。我們基督徒無形中以為透過祈禱可以改變天主的想法,要天主支配,甚至來執行我們在祈禱中對祂的『命令』。是的,我們的祈禱變成了『命令』,甚至是『改變』天主的想法和計劃。這就猶如那些迷信於風水和算命的人,想要透過某種的管道去改變神的旨意。


祈禱並不是用來綁架天主的手段。若是基督徒認為祈禱是用來威脅天主,或左右天主的愛的方式,那麼這就陷入了一種『強盜式』的祈禱,因為我們的動機就是要去奪取自以為屬於自己的東西。然而,也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屬於我們,甚至是適合我們的。天主要給我們的,必定是為我們而量身定做的祝福。


我們基督徒的祈禱其實是要在祈禱中去回應天主對我們的邀請,尤其透過福音而認識天主要給我們的禮物,我們要去親自從天主手中接過禮物。天主的禮物是一份愛,『接過』的意思是回應,也就是去回應我們與天主的關係。


天主的禮物並不是按照我們的想要而給的,而是按照真正合適(Well-fitting)我們身心靈整體的需要而給予的。『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你們背起我的軛,我學吧! 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 這樣你們必要找到你們靈魂的安息,因為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11:28-30)


瑪竇告訴我們,什麼樣的祈禱態度使我們覺得是無效的,沒用的。其實,瑪竇記下了耶穌指出了『軛』的重要性。『軛』是一種畜生背在肩上的道具,目的是為拉車,或耕田等專用。我們今天的社會沒有『軛』的認知,不過以前農務的人,他們就知道給牛或馬所套上的軛必須是合身(Well fitting),否則會傷及畜生的身體,也無法把工作做好。


耶穌提到的軛是柔和的,擔子也是輕鬆的,因為有合身的軛,也意味著天主給的祝福往往都是『合身』的,但也需要以『良善心謙』為主要的態度。我查了聖經原文『良善心謙』希臘文ὅτι πραΰς εἰμι καὶ ταπεινὸς τῇ καρδίᾳ,指的是天主的能力就是謙卑,我們可以這麼說『天主的謙卑是最大的力量』,因此耶穌要我們也學習如同祂一樣相信天主的力量,也就是謙卑的力量。謙卑的力量在於把天主完全的放大,把自己的力量放小,甚至是我們的力量是來自天主的力量。一旦裡離開了這謙卑的力量,我們就是驕傲,要把自己做大,繼續要天主支配我們的驕傲等等。


天主並不是不回應我們的祈禱,而是我們的祈禱動機和方式可能弄錯了方向。無論如何,天主的確是全知的天主,祂知道什麼才是合適(well fitting)我們的,只不過我們的問題是自己願意學些耶穌的良善心謙嗎?

34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