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誰在乎耶穌是誰呢?

撰文/王安當

這件事發生在一個叫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那個地方是一個有不同宗教流行的小地方。這也就是說這個地方的文化或宗教等屬於多元性的。在耶穌的那個時代裡,基本上對猶太人而言,尤其是虔誠的傳統猶太人,他們甚少與外族往來。這不是外族不好,是基於宗教信仰的緣故,猶太人在宗教的層面上是有顧慮的。當然,就生活的層面而言,猶太人也需要生活,所以也在某個層度上,與外族保有一定的關聯,尤其是生意往來方面更是如此。


有一天,耶穌跟祂的門徒們經過那裡。說起來,那地方雖然是外族人的地方,不過耶穌的名聲在他們中間也不小,因為耶穌的所言所行,總是叫人嘖嘖稱奇。或許,這些外族人也在想,在他們的經驗裡,到底還有什麼人可以如同耶穌那樣有智慧,還有一種屬神的能力呢?因此,可想而知,這些人確實在猜想耶穌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所以,耶穌問了門徒們,他們在外面走動的時候,聽到當地人是如何認識耶穌。由於耶穌的問題是問『外人』的意見,所以門徒也把所聞的一切告訴了耶穌;門徒們絲毫沒有任何避諱,有一句就說那一句。


門徒們七嘴八舌,很混亂地告訴耶穌所聽聞的一切:

『有人說是洗者若翰。』

『有人說是厄里亞。』

『也有人說是耶肋米亞。』

『先知中的一位。』


說完,耶穌定睛看著他們說:『那麼,你們說我是誰?』此時此刻,門徒們卻相互觀望,大家都突然不會說話了,對耶穌的這個問題很慎重去思考:『耶穌為我而言,到底祂是誰?』這與先前其他人對耶穌的看法不一樣,因為這一回事耶穌問平時跟隨在耶穌身旁的門徒,他們必須很認真去搞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瑪16:13-20)


瑪竇福音的作者說,只有伯多祿開口對耶穌說:『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

同樣的畫面,耶穌時代的環境與現在社會的條件雖有些不同,但一個景色是一樣的:多元文化與宗教的大環境。耶穌也問我們有關教會以外的人如何認識耶穌。或許我們也有很多聽起來很奇怪的形容詞,或者是一些聽起來就是不想耶穌的耶穌的形容詞。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耶穌轉過頭來對著我們已經領洗成為基督徒的人問道:『基督徒,你說我是誰?』


類似於宗徒們的反應,也許我們也你看我,我看你而已。誰都不敢把自己的答案說出來,也許也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答案。這是我們基督徒今日的悲哀,因為我們被問到耶穌的身份時,我們成了啞巴。又或者我們都不敢肯定自己對耶穌的身份認同。


身份的確定和認同是有必要的。因為那也是我們彼此之間的關係確認,也是生活共同的一種成長的關係。同樣的,耶穌要我們自己思考基督徒與祂的關係。瑪竇福音裡,只提到伯多祿對耶穌身份的肯定:『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那麼,其他的門徒又是怎麼去解讀伯多祿對耶穌的這一份確認與認同呢?一些聖經學者認為伯多祿在這個環節下,代表了整個門徒或教會對耶穌的身份確認,也表示了對耶穌的救恩信仰。聖經學者提出的相關反省也對整個教會有很大的幫助。同樣的,我們每一位基督徒也在信仰中需要仰賴天主的救恩才能進入永生。


不過,接下來的問題是:基督徒,你自己說耶穌為你是誰?


在今日的世界裡,有很多拒絕承認耶穌為天主子的誘惑和各種的說法。至少在如今的生活裡,這個世界淡化了真神的存在:『若世界真有神,為何還有苦難?既然有苦難,神又是無影無踪,最好還是靠自己。』這個結果就是:誰在乎耶穌是天主子呢?


那麼,在乎耶穌是天主子的話,會有什麼結果呢?那就是信仰的最大挑戰了,『除了遵守法律外,還要變賣一切,並跟隨耶穌。』(瑪19:16-21)這是耶穌在瑪竇福音的另一處對一位前來請教耶穌如何『更成全』的富貴少年所說的話。


耶穌看到了那一位富貴少年能夠為愛天主而遵守法律,耶穌很是開心呢!不過,這還不夠,為了『更成全』,耶穌知道這少年對於自己所擁有的財富很是難捨,這也是這位少年要成全的極大挑戰,因此耶穌依然提出變賣財富跟隨主的要求。這裡的意思是為每一個人而言都有自己的財富,說的也就是個人引以為傲的才華或富裕。耶穌要求的變賣是一種不佔為己有的自私態度,是一種慷慨去分享的胸懷,為愛而去彼此建設與成長的意思。


我們的世界處在一種自私的狀態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冷淡的。福音的精神就是要以天主的愛去暖化冰冷的世界。基督的教會(領洗的人)在天主那裡領受的恩寵,就是為照亮黑暗的角落,以基督的光芒把溫暖帶給被世界冷落的邊緣人士等等。


那麼,在閱讀此篇文章的您,耶穌為你到底是誰呢?你渴望更成全嗎?

3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