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離開了聖殿

撰文/王安當神父



曾幾何時,我也有氣衝衝地離開過教堂。那是因為教堂彌撒後交通擁擠,有人開車進到了停車場,想要參加接下來的彌撒。而有些人則參加彌撒後,慢吞吞地去取車,後來發現後來者把車給擋住了,一氣之下鳴笛表示不滿。這是一個很混亂的場面。我還記得自己也需要親自充當交通管理員,指示教友們正確的停車態度等等。


也有幾次是教友之間,因為停車的問題而發生了肢體的衝突。雙方一言不合,誰都不肯低聲下氣,結果一個頂撞,肢體開始相互擁抱在一起。這種『相親相愛』的擁抱,最終雙方都『愛得很痛』,臉上寫著滿滿的『挨意』(愛意)。這些事的發生,已經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也曾經因為這件事,氣衝衝地離開了聖殿,也就是不理了,讓事情就先這樣。


有人曾針對類似的事件問,參與感恩聖祭的意義何在。我曾對這些是除了給予積極的勸導外,也有了一些個人的反省。


猶太人曾經很自豪他們有亞巴郎作為他們的信德的父親。就在耶穌告訴猶太人,倘若他們固守祂的話語,那麼他們將會是自由的,因為他們所認識的真理是釋放的各種束縛的途徑。(見:《若8:31-33》)不過,就如剛才提到的,猶太人以亞巴郎而自豪,他們根本不需要像耶穌那樣的人。因為耶穌對他們而言只不過是木匠的兒子,再說耶穌的故鄉納匝肋,那裡有著無數的外邦人也在那一區居住,因此猶太人是以色列人所鄙視的兄弟,所以猶太人很自豪自己是亞巴郎的子孫,但卻對『猶太人』的身份一直處於被邊緣化的態度裡。因此,耶穌的話對猶太人而言,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耶穌在納匝肋生活了三十幾年的時間,但後來大家對於耶穌的所言所行都是出處充滿驚訝,甚至耶穌的言語和行動叫人稱奇,就覺得耶穌與一般所謂很厲害也很聰明的經師和法利賽人有很大的區別,因為耶穌講話和行動都很有力。


『對啊,耶穌的講話和行動都是很有力的。』這是一位教友聽我分享對『耶穌的這個人』題目後,給我的回應。


若是果真如此,這一點就很值得大家一起來反省了:既然耶穌就是那麼有力,為何我們卻沒有因著耶穌的話語和行動而被改變呢?很顯然,耶穌那時代的猶太人也沒有想要因著耶穌的一切的『有力』而被翻轉生命,因為大家都停留在天主揀選亞巴郎為信德之父的光圈裡,欣賞亞巴郎的信德,卻對於亞巴郎所聽從的那一位天主的話語沒有任何的興趣。猶太人對於耶穌也就沒有興趣了,因為有亞巴郎就好了,意思是有信仰的意識就已經很好了,何必去委身於天主的話語呢?


猶太人覺得耶穌的話語很有刺,刺傷了他們的頑固,刺傷了他們對亞巴郎的驕傲的態度,使他們覺得自己的顏面掃地,更覺得耶穌既然在聖殿裡說如此不理性和危言聳聽的言詞——耶穌還真的很無理。結果,猶太人明白只有死人不會講話,他們對耶穌的共識,就是要除掉耶穌這個納匝肋的孩子。福音這樣描繪了這個畫面:『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裡出去了。』(若8:59)


曾經有一位牧師同學這樣分享了他的個人反省,他說來教會的人可以很多,但來教會的人未必都願意獲得救恩。他的意思是來到教會的人若不認識耶穌,不活出福音的生命,那麼來教會參與禮拜的意義,相對的就比較淡薄些。也有一位神父同學也這樣分享過,達味也想過要給天主蓋聖殿,但天主豈能被聖殿束縛在其中呢?所以,聖殿雖是朝拜天主的地方,是教會共融參與和紀念耶穌救恩奧跡的聖地,但天主的臨在卻在每一個人的身上,若信徒沒有這樣的信仰意識,將難以見證『基督徒』,更不用說叫世界看到基督徒身上的天主的肖像


當然,這是你我他該有的反省題。

1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