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兇不行啊!

Updated: Oct 20

撰文/王安當

無論在任何地方,一般上我們會突然兇了起來,肯定是有某些事情激怒了我們,特別是我們覺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我最怕那種無緣無故兇起來的畫面。有些人的兇是有行動和語言上的挑戰,而且在你一句我一句的情況下,本來可以好好說話的,結果變成了一種的挑釁,最後雙方大打出手。


那天寫了《你們天主教徒很兇噢!》一文後,引起了一些讀者的共鳴。我要謝謝他們跟我分享了自己的一些受傷的經驗,也有一些是被嚇到的經驗等等。看起來,人一旦兇起來,還真的很嚇人。當然,也有讀者告訴我,有些場合不兇是不行的。問他們理由,他們說自己的利益受損,不得不為自己的損失討回公道。


看起來,這就是『不兇不行』的基礎了吧?

前幾時,有好幾位教友到了餐館去用餐。也不知道是為何,他們中的一位教友與服務員直接槓上。聽友人說,場面不但是火爆,而且也叫人尷尬不已。朋友說,在他看來沒必要發脾氣,因為餐廳裡擠滿了客人,難免招待員會有一些的疏忽。他說,只要大家謙讓一些就沒事了。不管怎麼樣,朋友分享到,事情發生的很快,或許就因為服務員無法第一時間回應當事人的呼喚。


有時候,兇這個形容詞真叫人感到恐懼,因為這個字眼簡直就是一種殺氣沖天,想要把一個人置於死地的感覺。說穿了,兇就是一個人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緒,把自己的不滿針對性地發洩在某人的身上。有些事情或許跟當事人有關,但也可能沒有直接的關係,只不過被兇的那個人比較倒霉而已。


但是,兇到底是什麼呢?難道一定要兇才可以維護個人的利益嗎?我再說一個例子。2019年發生新館肺炎時,馬來西亞實行了行動管制令(英語:Movement Control Order,簡稱“MCO”),教堂也因此被迫停止各種的禮儀。後來行動令因著疫情的緩和後,也有了一些的緩衝行動的准許。教友們開始陸陸續續返回教堂參加彌撒,不過依然需要遵照政府在管制令的一些基本要求。有一回,我站在報到處觀察,看見一位教友被服務員特別抓到一邊去『問話』。後來彌撒後,那位教友跑來告訴我被某某服務員兇了。他說,那一位服務員雖然是履行自己的工作,但有話可以慢慢說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也有文化,也受過教育,所以不需要那麼兇對待一時忽略教堂相關指令的人。後來沒多久,再一次的談話中,那一位服務員分享說,教友們兇起來就不像基督徒了。


『你被教友兇了?』我問。


他答:『你不是也看到了嗎?』


我問:『是語氣的兇,還是行動的兇呢?』

他沒回應我。於是我開玩笑對他說:『你是在兇我嗎?』


兇了嗎?或者你可以不兇嗎?又或者說,不兇真的不行嗎?我們兇到底是在解決問題,還是想要征服他人呢?是因為自己的利益或福利受損,所以一定要兇?難道兇才能解決問題?也有人告訴我說,有些人不兇是不行的,因為他們總是吊兒郎當,或者漫不經心,影響了整體的進度等等。好好說話或者對當事人仁慈,只會讓自己更痛苦,折磨自己而已。所以,一定要兇。


但是,兇到底是解決了誰的困擾呢?就讓讀者自己去想想吧!

3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