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那麼殘忍地對待自己

撰文/王安當

這個社會本來就不是完美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在學習去面對和成長的。因此,社會的不完美也正是告訴我們說,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我們所追求的完美生活不是在今生,但卻在未來的天國裡才找得到。


我參加過一些成長的課程,尤其是從原生家庭去探索個人的一些不知何時成形的習慣或態度等等。有時候,我們都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的,唯有在一些的狀態裡,因著某些事情的發生後,我們就在自己獨處的時候,隱隱約約看見了自己的模樣。不過,有時候還是會抗拒接受自己出現的那個模樣。那麼,我們到底是誰?


有一次,我參加了某個教會的活動,後來活動結束後有一個小小的檢討。檢討中某為姐妹列出了十大罪狀,而每個罪狀底下,還有a,b,c,d,e細節。我聽著她一一報告了自己的所見所聞,也跟著她的手指頭,望向被點名的人。她一個又一個的對著相關的人提出了控訴。當時後的場面簡直是緊繃的,人人都覺得自己很可能就會是下一個被點名的人。我還記得有一位大哥站起來,很客氣地提醒了她把焦點放在事情上,而避免把人也帶進事情裡。可是,提醒無效,反而還被數落了一番。


檢討會結束後,我看著她很孤單地提著包包離開。大夥們已經被剛才的場面弄得很不平安,也深感委屈等。有些人開始對所發生的畫面表達了自己感受,甚至有些人表達不再與她有合作的機會。我連忙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隨著她離開的方向快步跟上去。我把她叫住了,表示想要邀約她一起喝下午茶。


我們來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館。點了咖啡後,她直接問我是否要針對檢討會給她一些回饋。原來她已經發現了一些自己的情緒等反應。我於是問:『妳ok嗎?』


『不是很OK。』她說。


她告訴我自己在檢討會的各種較為激昂的情緒,尤其說出口的語氣和話語都是直接扼住他人的喉嚨,簡直就是恨不得要把對方給脫胎換骨,造就一個新的且理想的領袖。說完,她就沉靜了下來。


『神父,你不覺得他們都有問題嗎?你不覺得他們需要改變嗎?』


我以緩慢的語調說:『我看見的是妳對自己很嚴厲但又無助。』


『怎麼說?』


『我不敢肯定自己說的是不是對的,或許妳可以在我說完後給我一些回應。我覺得妳平時一定也很辛苦的,尤其總是看見別人無法在你眼前表到你的滿意。我不曉得妳對自己也是有那麼完美的自我要求呢?』


她沒說話。


我繼續說:『我感覺到妳很辛苦,覺得生活也很累,因為似乎周遭的人都不如妳所期待的優秀。』

『沒有,你錯了。』她立即回應。


我連忙說:『別誤會我,我只想說出自己的一些觀察而已,並沒有要給你下任何的定義。』


『我只是希望每一個人可以一起把最好的自己用心於所作的事情上而已。』


『嗯。確實我也有這樣的追求過,我也曾經跟妳一樣希望這個世界就是美好的,而且是大家都必須是努力美好的。』我說。


『我跟你分享自己的一些經驗。我以前剛從神學院畢業時,就覺得自己特別有一種的使命,需要為教會做一些事情,好讓教會趨向更美好的明天。於是我投入了很多的精神與時間,邀請人一起建設我理想中的教會的畫面。但是我碰到了很多釘子,教友們的反彈,教友們的控訴,甚至我也傷害了一些教友。後來我也因此懷疑自己是服務教會還是要教會完成我的理想。』


『但是,更多的還不是這一些,而是我以為自己已經很優秀。實際上,我也因著過去成長的一些經驗,或許在一些自卑的狀況下,我轉移了自己的焦點,透過一些較為理想的服務理念,來把自己的自卑感壓抑下去。』我說。


她聽著我說,似乎好像發現了自己的什麼。而我也沒有打算要她非分享不可。


『神父,你是神父啊,為什麼你要跟我分享這些呢?你不覺得會把自己的身份拉低嗎?你不擔心我會看不起你嗎?』她說。


我笑著說:『我要是真的很在乎妳說的這一切,那麼我還真的就不敢找妳喝咖啡,因為我跟其他人擔心會被妳數落。不過,我覺得人不用把自己弄得那麼緊繃的。我個人一直都在學習凡是都從不同的角度去發現自己,先處理好自己,尤其是自己的情緒。每一樣事情的發生不完全都是他人的問題,很多時候是自己的一些沒處理過的創傷所造成的。我只能說,我自己正在努力學習多愛自己一些,看到自己的一些困難,就不要把自己的困難綁架在他人的身上。』


很多時候,我們一般上的基督徒都習慣認為世界需要被打救,卻總想不起自己也是需要被打救的其中一位。若基督徒總以為這個世界需要救世主,而不把自己也放在這個世界裡,那麼救世主就與基督徒沒太大的關係了。


耶穌為愛來到了世界,那麼我們沒必要如此殘忍地對待自己了。耶穌那麼愛著我們每一個都有過去創傷的人,我們又何必不斷去傷害自己呢!在天主的眼中,每一個人都是被愛的,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天主的愛所造的。我們只不過因著許許多多的無知,而把自以為是的態度傳承給了其他人。在天主來說,我們一直都是那麼可愛。所以,請記得自己是可愛的,並且也學習好好愛自己,這樣也能好好愛每一個人。

4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