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梅,生日快樂!

撰文/王安當



今天一大夥人到了墳場去,為秀梅姐妹來個House warming。這是地上的住處,是讓活人將來有一個地方可以追思已故的亡友。當然,我並沒有在場,只不過受收到了明恩的照片後,心裡有感,就想寫下自己的一些感想。


隨著這幾天都以文字的方式紀念了秀梅,也受到很多讀者的回饋,尤其對秀梅的信仰見證非常的感動。許多讀者並不認識秀梅,但是他們在文字中感受到一股很不可思議的力量,尤其是秀梅在信仰上的堅持和不斷地順服於天主。坦白說,我自己也在文字中感受到很大的信仰帶來的力量。我跟幾位朋友說,若一個人沒有信仰,那將來會是怎麼樣的呢?尤其是當我們在面對生命的末刻時,那種沒有依靠的未來是多麼叫人恐懼。


『怎麼說?』朋友問。


我說:『我一直都在生命走到盡頭的基督徒身上看見信仰的力量。』做為一位神父,我的天職就是把基督帶給遇見的每一個人。這個天職外表看起來總是覺得是從上而下的關係,就是一種被賦予權力在他人的身上給予的一種服務。其實,神父的工作在天主教的信仰裡就是帶著基督的肖像進入世界。教會祝聖了神父,神父在聖秩聖事的恩寵中,猶如耶穌一樣與人同在。


那麼,為我而言,一直叫我有所體會的就是病人聖事以及和好聖事。這兩件聖事裡可以深刻體會到人性的軟弱,但更可以經驗到天主愛的力量。就在秀梅生病的那一刻起,我總是有機會為她多次行聖事。外表看起來好像是秀梅的需要,實質上透過行聖事的服務,我也在秀梅的身上經驗很多天主對人的慈悲與愛。


秀梅分享的每一句話都是那麼的認真與真誠。她對天主的那一種信德,就在她的病痛顯得更為堅強。雖然,偶爾就人性的軟弱,她求天主『挪去這杯苦爵』,因為這杯酒實在太苦了,苦得難以嚥下。不過,她很快就打消了這樣的念頭,『就讓天主的意願成為我的意願吧!』這樣的信德非常相似於聖母當初在天使前來報喜時,聖母也一樣面對著當時的環境也有一定的恐懼。不過,瑪利亞對天主確實很有信德,她說:『願袮話承行於我!』


面對死亡,誰不害怕?有人說,死亡沒什麼好怕的,兩眼翻白,雙腿一升,後來所有的事都與自己無關。話是這麼說,但事實並非如此。死亡之所以不可怕,不是因為人不怕死,而是死亡本來就是人生的過程,必須接受;但怕的不是死亡,怕的是死後到底要去哪裡?會發生什麼事?曾經有一個病得很嚴重的病人問我,死後會不會一個人孤零零的呢?會不會有天使前來引路呢?若天使沒出現,那怎麼辦呢?


秀梅離我們而去,但她卻是留下了信德的種子。我在前幾篇的文章裡記述了秀梅在病痛中的信仰,在那些文字裡可以使我們明白信仰對一個人有多麼的重要。請恕我不在這裡贅述相關的經驗,希望讀者預知詳情,請翻閱前幾篇相關的文章。就如我之前所說的,我只不過是代秀梅提筆而已,文章的作者是秀梅本身,文章的內容是秀梅的個人信仰見證,還有她對我們說的話。



照片裡我們看見了秀明和安予,他們就在秀梅的新房子為她慶祝新生命的開始。這照片裡擁有滿滿的平安與喜樂。我相信認識秀梅的人都很安慰。就讓我們整理好自己,在秀梅的笑容中,努力活像基督,期待將來加入天上的神聖行列,我們要在那裡與秀梅再次歡聚。


秀梅,結束了人世間的旅程,現在回到天父的家,在那裡妳是新生兒,天上神聖的教會為妳的誕生而歡欣踴躍。我們也在這裡祝福妳,生日快樂。


寫於八打靈主徒會省會院

2022年9月22日

535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