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里哥的那個男人

撰文/王安當

我相信面對自己傷害過,或者被我傷害過的人,那種心情是難以描述的。有時候,我在彌撒中,站在講道台上看見自己在言語或者行動上冒犯預備冒犯的教友時,總會深深體會到這就是罪人的教會。罪人的教會都在各種愛與不愛,傷害或治愈的經驗中邁向聖化的方向。


要如何面對自己傷害過的人呢?我覺得亞洲人或許因為長幼有序的教育思想緣故,總是不太容易主動去向他人道歉,尤其很多時候明知道自己的某些話語和行為已經冒犯了他人,我們總會假裝沒事,就讓事情隨風而去的感覺。然而,那種心裡的過意不去的感受是存在的。面對那些冒犯我們的人,我們或許不會很親切與對方互動,而且甚至盡可能避免直接的眼神交流等等。


就在我自己反省過去的生活時,尤其一些人性上的脆弱所造成的傷害等等,也看見自己受到了那一種忽視道歉的勇氣,甚至逃避對自己言行舉止造成傷害的責任。天啊,這就是人性的軟弱。每一回在聽告解之前,我總是先祈禱,並向天主認罪,承認自己也是一個脆弱的人,需要天主的救恩。承認自己人性軟弱的經驗是有助於一個人性軟弱的司鐸,學習謙卑,懇請天主聖三慈悲的籠罩,以『基督第二』的權柄,謙遜去服務教會,也使前來辦和好聖事的信徒,在聖事中遇見慈悲的天主。


當然,無論是聖職人員或平信徒,大家都是天主所愛的人。就在這信仰的基礎上,我們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氣,接受信德的光照,在生活中面對傷害或被傷害的人,要在彼此的身上看見天主的肖像。另一個角度的說法是,要在每一個人的身上,不管對方是如何重罪的人,我們都是天主的肖像,是天主所祝福和祝聖的天主子民。不過,我也承認這一點對於有感受的人而言,並不是容易消化的。


耶穌曾講了一個故事。祂說有一個人在耶里哥遇到了強盜,而且被打傷了,並丟棄在路旁奄奄一息。這一個受傷的人應該是個猶太人。後來,有一位司祭經過了那裡,看見了那被打傷的人,他只是看了一看,就走開了。接著來了一個經師,他同樣看了一眼後,也就這樣離開了。最後,來了一個撒瑪黎雅人,他看到了這情況後,動了憐憫的心,立即為那受傷躺在路旁的人服務。


這個故事或許我們都會鎖定在善良的撒瑪黎雅人,認為每一個人都該成為撒瑪黎雅人。當然,這是一件好事。不過,這故事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也就是猶太人與撒瑪黎雅人的關係是惡劣的,也可以說他們是敵人的關係。如今,耶穌是猶太人卻對著自己的同胞提出了撒瑪黎雅人的善良,這對猶太人而言是一個很諷刺的說法。


耶穌為何讚美撒瑪黎雅人呢?難道耶穌不擔心得罪自己的同胞嗎?聖經沒有說明耶穌是否有這樣的顧慮。不過,我們可以知道耶穌很勇敢對著自以為聖潔的猶太人說出真理。天主是聖的,祂的選民也應該是聖的。這對猶太人而言可以說是當頭喝棒,直接戳破了他們自我感覺良好的虛偽態度。


這是一個超越性的信仰交流,耶穌指出了每一個人都是天主所造的,沒有一個人不按天主的肖像所造,也沒有一個人不需要天主吹到生命裡的氣息。既然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同一個天主的生命裡,那麼就要如同天主那樣慈悲與寬容。


耶穌說的這個故事或者比喻,深深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提醒,就是要不斷祈求天主給我信德和勇氣,謙卑地成為傳愛的傳教士,尤其要把罪與罪人清楚分開。天主不喜歡人犯罪,但天主並沒有拒絕罪人。罪人是天主的肖像所造,天主絕不會看不起軟弱的罪人。每一個人都需要天主的愛,每一個人都在軟弱中有跌倒的時候,不過耶穌希望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罪哭泣,而不是去憎恨人。


天主的愛是奧妙的,但不難以捉摸。

13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