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手指就能颠覆整个世界(3)

撰文/王安当神父


(4)泥土造人

我记得小的时候,由于所住的地方是乡下,四处都是农田。当然,我的家里也是以农务为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农家子弟生活的写照。所以,自幼就看着祖父、父亲和妈妈一早便起床,简单用完早膳便开始了田里的工作。


为半懂事的我而言,知道农务是靠天吃饭,但也需要人力的积极配合。在我家前方,还坐落一间砖窑厂。若要到我家去,必须穿过砖窑厂才能抵达。我对砖窑厂的运作也熟悉,因为小的时候,尤其是学校假期时,总会坐在砖窑厂的曝晒区旁,看着工人们如何送土到搅拌机,在搅拌机的转动下,泥土形成了长方形的形状,随着机器设定的尺寸滑出。再见工人以铁钢丝绑在切割机上,以人力的方式推动手把,就这样砖块的样子就完整的切出,再由工人把这些尚未干的湿砖,送往曝晒区去曝晒。一旦湿砖晒干以后,将送往所谓的烤箱去,准备开始烧砖的工作。



以前的烧砖利用很多的橡胶树作为燃料。工人日夜不停地在火窑旁丢入橡胶树,而砖窑就会排除很咸又辣,很呛鼻和刺眼的浓烟。这个浓烟直接影响农作物的生存。所以,每当工厂烧砖的那几天里,父母亲就得不断从池塘里抽水浇灌蔬菜,否则这些蔬菜会被浓烟“呛死”,农作物的叶子很快就会枯干。


而我有时候也得帮助父母亲在田里工作。那时候的我并不会种菜,但我会协助父亲浇灌农作物。小朋友嘛,有时候会玩起泥巴,尤其黏土有一定的黏性,而且又光滑,只要想到什么可以捏的,总可以尽情地发挥。只可惜我没有特别的艺术天分,做不出什么好的作品。


我想起了天主也是艺术家。圣经里记述着天主也是透过泥土,按着祂自己的肖像造了人的样子,但此刻的泥人还没有生命;而天主又在泥人鼻孔里吹了一口气,就这样这个泥人变成了活人,而且还是有智慧的高等受造物呢!


更令人惊讶的是,天主还从第一个活人,也就是名叫亚当的男人身上,取了一根肋骨,再造了另一个人。那是一位女人,名叫厄娃。但没有人知道他俩的名字是如何来的。按照逻辑推论,唯有天主才能给男人和女人取名字。



现代人为新生儿取名字时,总是要好听,好意头等为动机。但圣经里取名字的文化则不是如此。圣经中的命名,除了指示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之外,主要的还是表示命名的人,在被命名的人身上有一定的权利。例如亚当给走兽起名字,意即亚当有权利管理和支配牠们(创1:28)。此外,认识某人的名字,也指出了对某人的有权,例如天主认识梅瑟的名字(出33:12-17)。同样的,天主给第一位男人取了名字,表示了天主对亚当的有权。


亞當(希伯來語:אָדָם‬ )是世人的意思。按照希伯來聖經的記載,是天主按照自己的形象所創造的第一個世人。至于厄娃,是世间第一个女人的名字,有学者说厄娃这个名字指的是生命之意。两者的结合指的就是世界上第一个生命的开始,换句话说,是天主给了他们生命,并要祝圣他们去繁衍大地。就这样他们开始了天主对他们的旨意,他们成了加音、亚伯尔及舍特的爸爸和妈妈。(创3:20;4:1,2,25)


在梵蒂冈博物馆里,就有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1475年3月6日-1564年2月18日)的伟大作品,"天主创造亚当的壁画"。 米开朗基罗的《创造亚当》,属于西斯廷礼拜堂壁画《创世纪》的一部分。 米开朗基罗将天主创造亚当的情况展示,同时将厄娃画成是从亚当的手臂造出来的。 虽然这并不完全符合《圣经·创世纪》的记载,此壁画仍然是西方艺术中,有关亚当与厄娃创造的最著名艺术作品。


我从《创造亚当》的画里注意到的就是天主的手指。天主的手指是有创造力的、有权威的象征。平时,我们会有以食指指责他人的时候,也同时会用食指为他人指出方向。所以,食指似乎就是驾驭在他人之上的象征。也就这样,有人就以拇指取代食指为他人指出方向,他们认为拇指是谦逊和尊敬彼此的象征。


++++++(待续)

2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