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手指就能颠覆整个世界 (2)


撰文/王安当神父


(3)混沌的裂缝

我在不远之处看见了凉亭的屋顶。这凉亭是中国式的建筑物,共有双层。陈修士说看到了凉亭就表示已经到了半山,可以在那里稍微休息,后来继续往上走。说到爬或走,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在爬山还是走山,毕竟在这一路上都是以水泥或石头的阶梯为主。无论如何,是爬或是走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一路上就是往高处前进就是了。


来到了凉亭,那里还有其他的登山客在那里休息和照相。陈修士从凉亭的上层向我招手,并竖起了他的大拇指。我已经是上气接不了下气,只能站着缓一缓自己。站在这个高处,尝试透过眼目寻找主徒会总会院的建筑物,终于也被我看到了小如蚂蚁的总会院。


在西乃半岛有著名的西乃山,那里有众所周知的梅瑟从天主接下“十句话”(天主十诫)的石板。就在西奈山的山脚下,以色列民聚集在那里,他们还不认识天主,只知道有一个神是他们祖先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天主。我也曾经到过那地方,也曾经在深夜的时候,随着骆驼队一起登上西乃山。



台北的七星山和埃及的西乃山,虽然不是同一座山,但它们都是人类可以站在世界最高峰的地方。站在那里或许有君临天下的感觉,但头顶上依然是很浩瀚的天空。因为在头顶上有着叫我难以说明的神。


我特别喜欢山顶上夜里的夜空。夜里的山顶与日间的景象全然不同。或许山顶最靠近天的缘故,只要天气好,必能看见满布夜空的星星。我还记得有一次跟一位朋友在夜里登上了总会院的天台,就在冷飕飕和宁静的夜晚里,再加上一瓶红酒,举头就是满布夜空的星星,那个画面很浩瀚,也很惊叹。




我还记得在登上西乃山的那一刻,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靠着手电筒在黑暗中乱照一场。说实在的,除了石头以外,什么么看不见;毕竟,西乃山是一座石头山。在这样的黑暗里,最叫人惊讶的就是抬起头,观看那满布夜空的星星了。


这些黑夜里的小小的亮光就是星星了吗?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好笑,若不是星星,难道是太阳吗?但,在我的心里浮现出莫名的感动,我拍着身边的朋友说:“这是天主的伟大工程。”


这个大地还没发生以前,圣经告诉我们说,这个世界处在混沌的状态里。混沌是什么?我想这个问题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为我就是一团的黑。黑到什么也不能掌握,只有恐惧不断笼罩着。


但天主却说:“有光”。于是,从混沌中看见了一条裂缝,裂缝里有光芒照出来。这道光越来越亮,黑暗则越来越淡化。黑暗慢慢被亮光吞噬了。原来,天主造的光芒有一个特别的名称,叫白昼。而刚才说到的黑黑的一团混沌也有一个名称,天主称之为“夜”。(创1:14-19)


这就是大地的开始。因为我们的眼目看得见了,只是我们还需要些时间慢慢去看天主还放了什么在这个大地里。这就好比在西乃山顶时,我需要透过手电筒的光,慢慢在黑暗的四处去发现光带来的讯息。


美国民谣大师、著名音乐人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Norman Cohen,1934年9月21日-2016年11月7日)在代表作《赞歌》里写道:“万物一片混沌,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我很喜欢这一句话,因为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这句话的意义,其实就是希望和爱的存在。


确实,混沌的状态是不清楚的,因为那是一团的黑。但天主的一句话,让黑漆漆的混沌开始有了裂痕。如何知道混沌开始有了裂痕呢?因为有光从裂痕射出,这裂痕射出的光线,慢慢吞噬了黑暗的周边,黑暗越来越淡化,因为光越来越亮了。


这就是天主创造的开始,也就是爱和希望的流露。



+++++++(待续)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