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的撒瑪黎雅人

撰文/王安當


聖經的世界裡不能沒有人,同樣也不能沒有神,缺一不可。無論是人或神都有同樣的重要性,尤其透過人類的各種事件,發掘神的力量和神的魅力所在。不過,我們何不用故意去美化神的境界,因為神本身是一切的開始與結束,只不過在人類世間發展的過程裡,依然會看見神有自己的要求,凡不在神要求條件下的事情,終究無法進入神許下的『天國』。


撒瑪黎雅人在耶穌的眼裡有很特殊的地位與意義。據知在公元前721年北國以色列亡於亞述,亞述王撒爾貢將一批批的巴比倫人、雇特人等外族人民,遷來撒瑪黎雅以補充空缺。通婚雜居,因而日後所生的以色列國後代,被猶太人以輕視的口吻稱為『撒瑪黎雅人』。


猶太人輕視撒瑪黎雅人是因為撒瑪黎雅人基於宗教倫理生活不再符合以色列元始生活的緣故,但猶太人卻忘記自己也被排在以色列民宗教倫理生活之外,有著與撒瑪黎雅人同樣的悲慘遭遇。按理來說,猶太人輕視撒瑪黎雅人根本就是是一種以五十步笑百步態度。


耶穌是一個猶太人,不過祂並沒有如其他猶太人一般的虛偽與清高的姿態來對待撒瑪黎雅人。路加福音神學團體卻提出了一個畫面來肯定撒瑪黎雅人贏得了天主的歡心,勝過猶太人以虛偽的清高身份自居,而不得天主的歡心:話說有一位法學士詢問耶穌得到永生的秘訣,耶穌簡單說:『愛人如己』。耶穌提出了一個故事,提到一個人遇到了強盜而受了傷。首先是一位司祭的經過,但該司祭只是看了傷者一眼就走開了。後來是一位肋未人也經過那裡,同樣也看了一眼就離開了。最後,來了一個撒瑪黎雅人,他動了憐憫的心,幫助了那一位傷者,給予傷者應有的照料。(路10:25-37)


路加福音記載了耶穌對這件事的表達態度。首先是司祭和肋未人,他們都是社會上有地位的人,他們服務於聖殿,是宗教禮儀的官員。他們想著自己一般上不容易進入聖殿或服務聖殿,因此很嚴謹地保持身體的潔淨,對於在聖殿外流血和奄奄一息的人或動物多數避而遠之,免得使自己沾染不潔,而無法如願以償進入聖殿執行光榮的禮儀任務。另一處,撒瑪黎雅人的身份屬於低賤,但卻有一顆高尚的愛心,富有慈悲的良心,為天主所鍾意。


近年,新冠肺炎的肆虐,弄得世界進入了恐慌。可是,我卻看見了天主給世界帶來一個新的記號,就是要放下基督徒自我清高的態度,接近天主的聖潔也就是接近天主的慈悲與憐憫的心,如同耶穌基督那樣『請看我扶持的僕人,我心靈喜愛的所選者!我在他身上傾注了我的神,叫他給萬民傳佈真道。他不呼喊,不喧嚷,在街市上也聽不到他的聲音。破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熄的燈心,他不吹滅』。(依42:1-3)


基督徒的信仰確實與世俗的價值觀很不一樣。在基督宗教的信仰裡,愛是一切的開始與終點,而且這個愛是那一種很徹底能夠進入憐憫和慈悲的愛,也就是把天主放大,把自己放小的一種關係。這很不簡單,但是卻敲醒了已經被俗化的基督徒,不能在世界裡只『當個基督徒』,而忽略了『作見證』。


我不能不說,這個社會弱勢的一群是需要受到保護的。這個保護不是讓弱勢群體逃避責任,而是就在他們需要安慰與包紮傷口的時候,健康的群體尤其是基督徒的團體更是需要與他們同在,『我,上主,因仁義召叫了你,我必提攜你,保護你,立你作人民的盟約,萬民的光明,為開啟盲人的眼目,從獄中領出被囚的人,從牢裏領出住在黑暗的人。』(依42:6-7)


所以,撒瑪黎雅人贏得了天主的歡心是出於他活像了基督。那麼,我們又怎樣看待了自己基督徒的身份與素質呢?但願我們都是真心的撒瑪黎雅人。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