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的人不要太多

撰文/王安當


手機響起。


接過了電話,對方簡單說了自己的目的後,在掛斷前,告訴我說:『神父,我看得救的人還是不要太多。』


聽完他如此總結這一通電話,我大笑了起來,對方也同時大笑了起來。我連忙笑著回答:『好好好,得救的人若太少,你是不是覺得生活在罪惡裡比較安全啊?』


『神父,你懂我的意思的。』


得救的人最好不要太多是一個玩笑,但也有其中真實的一面。說實在的,成聖是這個得救的意義;換言之,這玩笑的真實面是成聖是很累的一件事,因為要為了天國的緣故放棄很多享樂的追求,需要堅決拒絕各種傷害靈魂的事情,因為往往傷害靈魂的事情正是人類在世俗精神中最大的考驗。成聖總叫人要知足,而世俗的價值觀總叫人無限地去期待,無限地去追求,甚至不考慮是否合理或者呵護道德倫理,只要我喜歡就沒有什麼是得不到的。


這個俗化的世界並沒有好或不好。好或不好其實是某種觀點上對事情的固有規範,只要違反或超出了規範,那在倫理道德上就算是出軌,也就偏離原來成聖的目標了。宗教倫理猶如指南針,為有信仰的人指出了正確的方向。只不過認識了方向以後,是否甘心走對的方向,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若得救的人不多的話另一心理因素就是有伴相隨,在罪惡裡不孤獨。這樣的心理帶著一個前提:宗教很麻煩。我認為達味寫下了一篇很好的詩歌回應了這種思想。達味這樣寫道:『惡人從心裡就喜愛不義,他毫無敬畏天主的誠意。 他只是在自己的心裡自:無人發現他的罪,無人懲治。 他滿口盡是虛偽與詐欺,早已把智慧與善行拋棄。 他在床上籌劃作惡,立於邪道,不怕罪過。』(詠36:2-5)


確實,達味本身就有很深刻的經驗。他自己是天主所揀選的君王,按理來說,達味也在天主的降福下,為以色列民打下了很好的建國基礎。不過,人總是不完美的,有時候很清楚知道天主最大,但偏偏很多時候也偷偷會把自己放大,暗地裡把天主放小,甚至假裝天主沒看到。達味自己也跌到了。他也承認自己依然是一個軟弱的人,『我生來就易於失足,因此我常心懷痛苦。 我的確承認我犯了罪慚,我為了我的過惡而憂慚。 』(詠38:18-19)


『天主若看不到人類犯罪那該多好啊!』這是一位中學的孩子在一次的分享中給我留下深刻的一句話。這就是說明了任何一個人都面對著成聖的困難。說實在的,也有很多基督徒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成聖到底就那麼重要的呢!很多時候,唯有等到最後的關頭,尤其是生命發生了某件大事後,才肯低頭去接受天主的偉大,才害怕自己所做的一切會讓自己『死無葬地』,害怕真的死後下到永火裡去。


犯罪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時,看起來非常有滿足感,更是有成就感。犯罪的時候,我們幾乎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不過,為一些站在有深刻的天堂與地獄概念的人而言,尤其是天主教徒總會在辦和好聖事時顯得特別害怕,因為發現自己如此的脆弱。不過,有這樣的經驗是很好的,至少依然知道自己裡成聖的距離還有多遠,也就是明白自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調整自己的各種對生命的態度。


至於覺得得救的人不要太多的僥倖心理,只能說那是惡魔的伎倆,若我們真的以得救的人不要太多來自我安慰,恐怕已經掉入了『獅子的口裡了』。(詠7:3)

49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