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先知給我的啟示

撰文/王安當神父


話說有一天耶穌回到了自己的家鄉納匝肋。那是耶穌三十歲以後,周遊列國宣講天國的途中,重返家鄉想要去探望母親和親戚朋友們。耶穌自從離開了自己的故鄉以後,他在外頭所行所言的各種事蹟,無論是權威的說話,或者治愈病人,甚至叫死人復活等等的事件,一一都傳回到自己的故鄉,是大家口中議論紛紛的人物。

這一位耶穌是一位先知嗎?這個問題對耶穌的親戚朋友而言總是一個謎。


『他這個人不是若瑟,也就是那一位不愛講話的木匠的兒子嗎?』


『我看著他長大的,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一個孩子。』


『耶穌?他都沒有受過高等教育,胡說八道就會。』


『納匝肋?那個跟外邦人混在一起的猶太人小村莊能有先知嗎?』


『他可能口才很了不起,但我就覺得他不怎麼樣啊!』


『很假的一個人咯。』


以上這些話語極有可能在耶穌的家鄉裡不斷醞釀著一種否定耶穌,抗拒耶穌的一種情緒。或許他們之中有人自覺的猶太人根本不配有先知出現,天主也不可能從一個與外邦人有往來的族群揀選先知等等(以色列人認為唯有純樸不與外邦人往來的以色列人才是天主所揀選的選民)。


前幾時,某位兄弟發牢騷表達了心中的委屈,認為本地教友總是喜歡外國的『先知』,認為外國的『先知』比較風趣,有學問、有涵養、有口才,甚至有神聖的感覺等等。相對的,本地『先知』總是在本地教友眼裡涵養不佳。


『哎喲,他呀,講就天下一流。』


『他總是教訓人的。』


『他很喜歡糾正人的問題,自己又不接受他人的意見。』


『他沒有博士的資格。』


『我跟他講話,他總是不關心我的問題。』


『那位神父嗎?喜歡大吃大喝的哦!』


『他?你講的是他?喜歡有錢人的那個嗎?』


以上這些話題使得『本地先知』覺得自己受到了無理的反對與供給,覺得很不公平,也覺得自己非常的委屈。聽了『本地先知』這一番話後,我沒給予任何的回應,只是心裡想著:這正是成長的神聖時刻!


說實在的,不去檢討他人的問題,只單單去反省自己的時候,總能輕易就發現自己不是完整之人。誰都不能否定自己還有很多可以突破與成長的空間。我記得在台灣唸書時,某位教授總喜歡說,要叫他人愛上完美的自己,那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幻想,最後的結果會很痛苦。所以,學習謙遜發現自己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態度和行動所帶來的正面突破與調整,過程雖然不盡然叫人舒服,甚至有些不舒服,但是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就能正式渴望成長的自己了。


我覺得耶穌的情緒管理很好。雖然聖經裡沒清楚以文字寫下耶穌的情緒管理方式,但我覺得耶穌本身是一位情緒管理的高手,尤其他能夠在十字架的折磨中,選擇去愛與寬恕。為我而言,除非真的搞懂了自己,也做好了自己,那種愛的力量是很強而有力的。


每一個人都是先知,不管是本地還是外國的先知都好,我們只要在本鄉肯定都會有人滿意和不滿意的。然而,他人的滿意與否並不能叫自己成長,而是自己虛心受教,肯接受他人的指教,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各種經驗,我們這些先知又何必在乎那一種對受歡迎的追求呢!


所以,『趁上主可找到的時候,你們應尋找他;趁他在近處的時候,你們應呼求他。』(依55:6)因為我們謙卑的心總是可以找到上主的。哪一天,我們習慣把所有的問題都變成是別人的問題時,自己總是沒問題是,是上主想要對我們說話,而我們再也不想聽上主所說的每一句話了。

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