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的15歲

撰文/王安當

實際上,我在15歲那年,其實已經『離家出走』了2年。14歲那年,隨著一股風起,老家鄉的幾個小伙子,浩浩蕩盪地從馬六甲搬到了那時候大家夢寐以求的大城市去過生活。想起那時候的畫面,還真的蠻有意思的,幾位小朋友有如阿牛那樣出走,來到了八打靈聖母昆仲會所辦的初試院,開始新的生活學習。

10年後,也就是25歲那年。我已經在台灣輔仁大學神學院讀書。同樣的一種生活方式,也就是團體生活,只不過不同的是從一個國家搬到了另一個美麗的海島(Formosa)。在那裡學習著天主教會的神哲學,也學習與不同的民族共處等等。也就在那裡拓寬了個人的世界觀,學習整合自己的邏輯思維等等。


再一個10年後,也就是35歲。回到了原來的地方,開始了一連串的另一個學習,甚至可以說是實習。要把所學得知識用在眼前的使命裡。不同的是這是真槍實彈的戰場,已不再是學堂裡允許犯錯的學堂了。那年的35歲開始挑大樑,接受修會的派遣,成為他者的『老師』。這個工作與其說是教育者,不如說自己也是一個學生,學習著教授新知,同時自己也接受新知等等。


2007年11月9日,也就是教會特別紀念拉特朗大殿的奉獻日。這一天我在家鄉老堂區晉鐸成為神父;迄今恰好是第15年。也就在這一天裡,我特別反省了聖殿的意義。聖殿對司祭而言極為重要。在舊約時代裡,司祭總不能脫離聖殿,因為聖殿裡存放著約櫃,而約櫃就是天主臨在的記號。這個聖殿也就因著天主的臨在,所有在聖殿附近的人都蒙受了天主的祝福。


厄則克爾先知曾在神視中說:『看,有水從聖殿下面湧出,流向東方──因為聖殿正面朝東;水從聖殿的右邊經聖殿經祭壇的南邊流出。』(47:1)天主對他講解說:『這水流往東方,下至阿辣巴,而入於海──鹽海中,海水遂變成好水。這河所流過的地方,凡蠕動的生物都得生活,魚也繁多,因為凡這水所到的地方百物必能生存。漁夫要住在海邊,自恩革狄到恩厄革拉因,都是曬網的地方。那裏的魚種類很多,像大海的一樣。』(47:8-10)


水對以色列人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水的力量也就是讓人能夠生存,不單是人就連所有生物都需要水分而賴以生存的。這指出了司祭所服務的天主是充滿祝福的,這個祝福是人世間不可被取代的。即使到了今天,人可以在水的本質上做了一些口味的變化,但是最終依然是需要水而來以生存的。天主不受任何人類創意的發明而改變其本質,而且天主的本質就是愛,這個愛也就是人類所渴望的。司祭所服務的天主就是這麼樣的偉大。


然而,在另一處卻指出了美麗的聖殿即將被摧毀。這是耶穌親自對門徒們預言的事實。華麗的聖殿成了司祭們的驕傲,但是外在的聖殿將會因著人類的各種罪惡而被摧毀。這個世界接受不了天主的臨在,這個世界想要摧毀天主,後來自己來做天主。然而,耶穌提到了這個聖殿即將被摧毀,因為人性的貪婪而不像被天主所超越,而起了歪念,要把天主的聖殿摧毀。確實耶穌也說了,將來『不會一塊石頭在另一塊石頭之上』(路21:6),那是說明世界很堅決拒絕天主,最終導致滅亡。司祭也將面對來自世界的各種誘惑和破壞。這個世界要徹底瓦解天主的國。


但是,耶穌卻說,那將要被摧毀的聖殿,將來只要3天的時間就能夠重建起來。老百姓誤以為耶穌指的是眼前的華麗聖殿。其實,耶穌指的聖殿是祂自己的身體。耶穌不會被世界的黑暗所擊垮,反而祂將來的復活之光,要直射黑暗之處,照耀在黑暗中的靈魂。這是人類在墮落以後最大的期待,希望有機會看見新的希望。耶穌就是黑暗中的希望。司祭需要不斷死於罪惡,活於耶穌基督。每一天的自我更新就是那麼的重要。簡單來說,若沒有基督,司祭的存在就沒有意義了。


天主的聖殿裡也不允許做買賣。耶穌時代裡,有不少的小販看到各種贖罪需要的禮儀用品,因而萌起了賺錢的想法。結果,他們在天主的聖殿裡做起了買賣,這是嚴重侮辱天主的記號,因為天主看的是人心,不是外在的物品等等。耶穌對此毫無保留的把商人從天父的聖殿裡趕出去。司祭確實不能一心侍奉兩個主人(瑪6:24);『手扶著犁而往後看的人不適合天主的國』(路9:62)。


今天,也就是教會奉獻拉特朗大殿的日子,也就是我晉鐸第15年的紀念日。個人做了小小的反省,祈求天主恩賜我智慧,信德和勇氣,每一天都背著滿滿的喜悅跟隨祂。但願未來的15年依然是祂手中有用的僕人。


寫於2022年拉特朗奉獻日紀念

11月9日,八打靈主徒會會院

9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