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圣枝主日

Updated: Apr 2, 2023

圣枝主日(玛 26:14-27:66)

福音

随後,那十二人中之一,名叫犹达斯依斯加略的,去见司祭长,说:「我把他交给你们,你们愿意给我什么?」他们约定给他三十块银钱。从此他便寻找机会,要把耶稣交出。无酵节的第一天,门徒前来对耶稣说:「你愿意我们在那裡,给你预备吃逾越节晚餐?」


耶稣说:「你们进城去见某人,对他说:师傅说:我的时候近了,我要与我的门徒在你那裡举行逾越节。」门徒就照耶稣吩咐他们的作了,预备了逾越节晚餐。到了晚上,耶稣与十二门徒坐席。他们正吃晚餐的时候,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有一个人要出卖我。」


他们非常忧闷,开始各自对他说:「主,难道是我吗?」耶稣回答说:「那同我一起把手蘸在盘子裡的人,要出卖我。人子固然要按照指著他所记载的而去,但出卖人子的那人却是有祸的!那人若没有生,为他更好。」那要出卖他的犹达斯也开口问耶稣说:「辣彼,难道是我吗?」耶稣对他说:「你说的是。」


他们正吃餐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了,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去吃罢!这是我的身体。」然後,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由其中喝罢!因为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眾倾流,以赦免罪过。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後,我不再喝这葡萄汁了,直到在我父的国裡那一天,与你们同喝新酒。」他们唱了圣咏,就出来往橄榄山去。


那时,耶稣对他们说:「今夜你们都要为我的缘故跌倒,因为经上记载:『我要打击牧人,羊群就要四散。』但是,我復活後,要在你们以先到加里肋亚去。」伯多禄却回答他说:「即便眾人都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决不会跌倒。」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


伯多禄对他说:「即便我该同你一起死,我也决不会不认你。」眾门徒也都这样说了。随後,耶稣同他们来到一个名叫革责玛尼的庄园裡,便对门徒说:「你们坐在这裡,等我到那边去祈祷。」遂带了伯多禄和载伯德的两个儿子同去,开始忧闷恐怖起来,对他们说:「我的心灵忧闷得要死,你们留在这裡同我一起醒寤罢!」


他稍微前行,就俯首至地祈祷说:「我父!若是可能,就让这杯离开我罢!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愿意的。」他来到门徒那裡,见他们睡著了,便对伯多禄说:「你们竟不能同我醒寤一个时辰吗?醒寤祈祷罢!免陷於诱惑;心神固然切愿,但肉体却软弱。」他第二次再去祈祷说:「我父!如果这杯不能离去,非要我喝不可,就成就你的意愿罢!」


他又回来,见他们仍然睡著,因为他们的眼睛很是沈重。他再离开他们,第三次去祈祷,又说了同样的话。然後回到门徒那裡,对他们说:「你们睡下去罢!休息罢!看,时候到了,人子就要被交於罪人手裡。起来,我们去罢!看,那出卖我的已来近了。」


他还在说话的时候,看!那十二人中之一的犹达斯来了;同他一起的,还有许多带著刀剑棍棒的群眾,是由司祭长和民间的长老派来的。那出卖耶稣的给了他们一个暗号说:「我口亲谁,谁就是,你们拿住他。」犹达斯一来到耶稣跟前,就说:「辣彼,你好!」就口亲了他。耶稣却对他说:「朋友,你来做的事就做罢!」於是他们上前,向耶稣下手,拿住了他。


有同耶稣在一起的一个人,伸手拔出自己的剑,砍了大司祭的仆人一剑,削去了他的一个耳朵。耶稣遂对他说:「把你的剑放回原处,因为凡持剑的,必死在剑下。你想我不能要求我父,即刻给我调动十二军以上的天使吗?若这样,怎能应验经上所载应如此成就的事呢?」


在那时,耶稣对群眾说:「你们带著刀剑棍棒出来拿我,如同对付犟盗。我天天坐在圣殿内施教,你们没有拿我。」这一切都发生了,是为应验先知所记载的。於是门徒都撇下他逃跑了。那些拿住耶稣的人,将耶稣带到大司祭盖法前;经师和长老已聚集在那裡。


伯多禄远远跟著耶稣,直到大司祭的庭院,他也进到裡面,坐在差役中观看结局。司祭长和全公议会寻找相反耶稣的假证据,要把他处死。虽然有许多假见证出庭,但没有找出什么。最後有两个人上前来,说:「这人曾经说过:我能拆毁天主的圣殿,在三天内我能把它重建起来。」


大司祭就站起来,对他说:「这些人作证反对你的事,你什么也不回答吗?」耶稣却不出声。於是大司祭对他说:「我因生活的天主,起誓命你告诉我们:你是不是默西亚,天主之子?」耶稣对他说:「你说的是。并且,我告诉你们:从此你们将要看见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边,乘著天上的云彩降来。」


大司祭遂撕裂自己的衣服说:「他说了亵渎的话。何必还需要见证呢?你们刚纔听到了这亵渎的话,你们以为该怎样?」他们回答说:「他该死。」眾人遂即向他脸上吐唾沫,用拳头打他;另有一些人也用巴掌打他,说:「默西亚,你猜猜是谁打你?」伯多禄在外面庭院裡坐著,有一个使女来到他跟前说:「你也是同那加里肋亚人耶稣一起的。」


他当著眾人否认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他出去到了东廊,另有一个使女看见他,就对那裡的人说:「这人是同那纳匝肋人耶稣一起的。」他又发誓否认说:「我不认识这个人。」过了一会,站在那裡的人前来对伯多禄说:「的确,你也是他们中的一个,因为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伯多禄就开始诅咒发誓说:「我不认识这个人。」立时鸡就叫了。伯多禄便想起耶稣所说的话来:「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他一到了外面,就伤心痛哭起来。到了早晨,眾司祭长和民间的长老就决议陷害耶稣,要把他处死,遂把他綑绑了,解送给总督比拉多。


这时,那出卖耶稣的犹达斯见他已被判决,就後悔了,把那三十块银钱,退还给司祭长和长老,说:「我出卖了无辜的血,犯了罪了!」他们却说:「这与我们何干?是你自己的事!」於是他把那些银钱扔在圣所裡,就退出来,上吊死了。司祭长拿了那些银钱说:「这是血价,不可放入献仪箱内。」


他们商议後,就用那银钱买了陶工的田地,作为埋葬外乡人用。为此,直到今日称那块田地为「血田」。这就应验了耶肋米亚先知所说的话:『他们拿了三十块银钱,即以色列子民为被卖的人所估定的价钱,用这钱买了陶工的那块田,如上主所吩咐我的。』耶稣站在总督面前,总督便审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耶稣答说:「你说的是。」


当司祭长和长老控告他时,他什么也不回答。於是比拉多对他说:「你没有听见,他们提出多少证据告你吗?」耶稣连一句话也没有回答他,以致总督大为惊异。每逢节日,总督惯常给民眾释放一个他们愿意释放的囚犯。那时,正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名叫巴辣巴。当他们聚集在一起时,比拉多对他们说:「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那一个?巴辣巴,或是那称为默西亚的耶稣?」


原来他知道,他们是由於嫉忌纔把他解送来的。比拉多正坐堂时,他的妻子差人到他跟前说:「你千万不要干涉那义人的事,因为我为他,今天在梦中受了许多苦。」司祭长和长老却说服了民眾,叫他们要求巴辣巴,而除掉耶稣。总督又向他们发言说:「这两个人中,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那一个?」他们说:「巴辣巴。」


比拉多对他们说;「那么,对於那称为默西亚的耶稣我该怎么办?」眾人答说:「该钉他在十字架上。」总督问说:「他究竟作了什么恶事?」他们越发喊说:「该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见事毫无进展,反倒更为混乱,就拿水,当著民眾洗手说:「对这义人的血,我是无罪的,你们自己负责罢!」


全体百姓回答说:「他的血归在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於是,比拉多给他们释放了巴辣巴;至於耶稣,把他鞭打了以後,交给人钉在十字架上。那时,总督的兵士把耶稣带到总督府内,召集了全队围著他,脱去了他的衣服,给他披上一件紫红色的外氅;又用荆棘编了一个茨冠,戴在他头上,拿一根芦苇放在他右手裡;然後跪在他前,戏弄他说:「犹太人的君王,万岁!」


随後向他吐唾沫,拿起芦苇来敲他的头。戏弄完了,就给他脱去外氅,又给他穿上他自己的衣服,带他去钉在十字架上。他们出来时,遇见一个基勒乃人,名叫西满,就犟迫他背耶稣的十字架。到了一个名叫哥耳哥达的地方,即称为「髑髅」的地方,他们就拿苦艾调和的酒给他喝;他只尝了尝,却不愿意喝。


他们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以後,就拈阄分了他的衣服;然後坐在那裡看守他。在他的头上安放了他的罪状牌,写著说:「这是耶稣,犹太人的君王。」当时与他一起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还有两个犟盗: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路过的人都摇头辱骂他,说:「你这拆毁圣殿而三日内重建起来的,救你自己罢!如果你是天主子,从十字架上下来罢!」


司祭长和经师与长老们也同样戏弄说:「他救了别人,却救不了自己;他既是以色列君王:如今从十字架上下来罢!我们就信他。他信赖天主,天主如喜欢他,如今就该救他,因为他说过:我是天主子。」同他一起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犟盗,也这样讥诮他。从第六时辰起,直到第九时辰,遍地都黑暗了。


大约莫第九时辰,耶稣大声喊说:「厄里、厄里,肋玛撒巴黑塔尼!」就是说:「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捨弃了我?」站在那裡的人中,有几个听见了就说:「这人唿唤厄里亚呢!」他们中遂有一个立即跑去,拿了海绵,浸满了醋,绑在芦苇上,递给他喝。


其馀的人却说:「等一等,我们看,是否厄里亚来救他!」耶稣又大喊一声,遂交付了灵魂。看圣所的帐幔,从上到下分裂为二,大地震动,巖石崩裂,坟墓自开,许多长眠的圣者的身体復活了。在耶稣復活後,他们由坟墓出来,进入圣城,发显给许多人。


百夫长和同他一起看守耶稣的人,一见地动和所发生的事,就非常害怕说:「这人真是天主子!」有许多妇女在那裡从远处观望,她们从加里肋亚就跟随了耶稣为服事他。其中有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与载伯德儿子的母亲。到了傍晚,来了一个阿黎玛特雅的富人,名叫若瑟,他也是耶稣的门徒。


这人去见比拉多,请求耶稣的遗体;比拉多就下令交给他。若瑟领了耶稣的遗体,就用洁白的殓布将它包好,安放在为自己於巖石间所凿的新墓穴内;并把一块大石头磙到墓口,就走了。在那裡还有玛利亚玛达肋纳和另外一个玛利亚,对著坟墓坐著。


第二天,即预备日以後的那天,司祭长和法利塞人同来见比拉多说:「大人,我们记得那个骗子活著的时候曾说过:三天以後我要復活。为此,请你下令,把守坟墓直到第三天;怕他的门徒来了,把他偷去,而对百姓说:他从死人中復活了。


那最後的骗局就比先前的更坏了!」比拉多对他们说:「你们可得一队卫兵;你们去,你们所知道的,好好看守。」他们就去,在石上加了封条,派驻卫兵把守坟墓。


 

福音探意

玛窦写的耶稣受难史基本上是根据马尔谷福音,然而他做了些改动,并加入新资料,展现本福音的基督形象、教会观和历史观的特色。


1. “基督形象”:

即使面临苦难和死亡,耶稣也保持崇高的尊严和内在的权威。他预言自己的钉架(26:1-2),和门徒的离异(26:20-25, 30-35)。


祝福饼酒时,耶稣解读自己的死亡为“赦免罪过”,呼应 1:21“耶稣”名字中的意思;谷 14:24 和路 22:17 没有这种说法。


在山园祈祷中,耶稣显示自己的确是忠于天父的爱子(3:l7)。他预知被捕(26:45-46, 50)而不肯以暴易暴(26:52-54),落实了 5:38-48 的教训。这不见于谷 14:47-48,与 路 22:50-51 的写法也不同。


耶稣被大司祭审问时,证实自己是默西亚、天主子和人子(26:63-64)。


尽管人们嘲弄他(27:29, 39- 27:29, 39-43),读者知道耶稣真的是天主子。玛窦让耶稣在死前喊出咏 22 章的话,表示他涵括圣咏的精神,在极度痛苦中仍然信赖和服从天主。


耶稣一死,天主立刻展示异象,来表扬耶稣的忠信。地动山摇和死人复活(27:51b-53 为本福音独有),本来是末世景象(则 37 章),竟在耶稣死时发生;这表示救主大展神能,正合乎百夫长的宣言:“这人真是天主子”。(27:54)


2. “教会观”:

本福音的门徒信德虽小,仍蒙主眷顾,耶稣许诺与他们在天国里同喝新酒(26:29 的“与你们“为本福音独有)。耶稣有难时,门徒的表现叫人失望:在山园中睡着(26:40-45),又撇下他逃跑(26:56)。


犹达斯负卖耶稣是做门徒应有的警惕;只有玛窦提到他的自杀下场(27:3-10)。

伯多禄三次背主也是大错;但他及时悔改(26:75),领受耶稣的宽恕(18:21-35)。犯过的信友可从中借鉴。


玛窦提醒信友,信德的表率可能是十二徒之外的人:比如 在伯达尼为耶稣傅油的女人(26:6-13),称耶稣为义人的比拉多妻子(27:19 为本福音独有),宣称耶稣为天主子的百夫长和兵士(27:54),在十字架旁的妇女(27:55-56),安葬耶稣的若瑟(27:57-60),坐在墓前的两个玛利亚(27:61)。


藉着耶稣受难时各人的表现,玛窦提醒教会在传教使命中必会面对的磨难和考验,尤其是 10:16-42 和 24:9-14 提及的警告。


耶稣受难史,正是教会受难史的预告和缩影。


3. “历史观”:

耶稣的死亡和复活是救恩史的最重要转折点,玛窦不敢掉以轻心。在叙述耶稣的受难史时,他也展示了自己的历史神学观。看来,耶稣的仇敌终于如愿以偿。从暗中设计(26:3-5),买通犹达斯(26:14-16),逮捕耶稣(26:47),造假证据(26:59),大司祭诋毁耶稣(26:65),到全公议会判耶稣死罪(26:66)。


然而,27:9 表示一切都在天主的计划中。比拉多审判耶稣时,玛窦一再强调宗教领袖的罪责(27:12,20-23)。耶稣悬在架上时,他们热嘲冷讽(27:41-43);耶稣死后,他们仍不罢休(27:62-66 为本福音独有)。


玛窦这样着力描述宗教领袖的冥顽冷酷,为的是解释耶稣被自己人排斥和福音传诸外人的因由。用信仰的眼光看,耶稣的死亡并非悲剧,而是合乎天主奇妙安排的圣律。

早在 2:1-12,玛窦已指出耶稣诞生时,犹太领袖要除灭他,而外邦贤士却来朝拜他。耶稣宣讲的对象虽是犹太人,但零星事件已预告外邦人将涌进天国(8:10-12; 15:21-28; 21:43);天国喜讯的真正受益者是外邦人而不是犹太人。为什么会这样?


玛窦认为犹太人咎由自取:当时的宗教领袖怂恿群众弃绝耶稣,要求钉死他并扬言:“他的血归在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27:25 为本福音独有)。玛窦相信公元 70 年耶路撒冷和圣殿的毁灭,正是针对这大罪的重罚。


为玛窦而言,耶稣受难是个末世事件,它结束旧时代并引进新时代。27:45 的昏天暗地和 27:51-53 的圣所帐幔分裂为二、地动山摇、圣者复活等,都是末世景象(参阅 民 5:4;撒下 22:8; 咏 68:9; 104:32; 114:7-8;岳 2:10; 3:3;达 12:1-2;则 37:11-14)。故此耶稣的死亡本身就是个胜利,也直接指向复活和新生。





5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