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單裡誰被遺漏了

撰文/王安當

據知,從猶太人的文化認知中,他們對於聖經裡有關一百隻羊走丟一隻的比喻,另一個是打掃房子尋找遺失的一個『達瑪』,還有最後一個是浪子回頭的比喻,猶太人對這三個故事的訊息有著很特別的反省。一般上,每回讀到相關的比喻時,自然而然會鎖定在天主的慈悲。


首先是天主一牧人的形象出現在這比喻中。天主尋找到了走失的那一隻羊,並被在肩膀上,歡欣地邀約其他人共同慶祝找到羊的喜樂。另一個是細心的女人,天主很細心不放棄尋找遺失的哪一個『達瑪』,而且天主的動作是非找到遺失的『達瑪』不可。換句話說,人對天主而言是無價的,人類是天主形象和氣息所造,對天主而言人類在天主的國裡是『一個都不能少』的。最後一個是等待二兒子回頭改過的父親。這位父親日盼夜盼,天天眺望遠處,祈禱著二兒子的身影能夠出現在眼前。(路15:1-32)這表達了天主希望人類可以永遠與天主共融。一般上,西方教會和神學的反省會把焦點放在天主的慈悲形象上。


我在參加避靜時,避靜神師提出了另一個角度的想法,也是讓與會者可以深入反省。他說耶穌本身就是猶太人,在猶太人的傳統文化思想裡,猶太人有一種的焦慮,這個焦慮不是在天主的形象反省或認知上,而是在浪子回頭中的大兒子的角色。我對這個說法很感興趣,因為這是我一直沒思考過的問題。


猶太人認為自己的經驗或角色的定位是在大兒子的身上,也就是說猶太人覺得自己更像是大兒子。我們確實從福音中看見二兒子回到家了,而且父親的態度是歡天喜地地準備大慶祝,以最高格調的方式宴客。福音這樣形容了當時的畫面,音樂響起,來賓們手舞足蹈,還有豐富的食物等等。然而,唯有大兒子並沒有被通知弟弟回到家的消息。大兒子是從遠處聽到音樂等等,在詢問僕人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大兒子的心情陷入到了谷底。我嘗試把自己深入到大兒子的角色和心情裡,那是一個很叫人難過的事情。大兒子對父親很不解,因為大兒子不像弟弟那樣揮霍家產,而且還是一直以來都為家付出很多。大兒子對父親的舉動很傷心,他確實在當下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他的心是破碎的,被撕裂的。當下,淚水是他最後能夠表達心情的記號。可是,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到他流淚,他必須趕緊擦乾淚水,裝著沒事發生,帶著笑容假裝很開心的去迎接弟弟。


天主慈悲的形象是無可否認的。但這裡卻需要特別注意到的是一直以來那些身在救恩中,且被遺漏的『大兒子』。猶太人在天主的救恩歷史中是首先被揀選的民族,他們是天主特選的子民。不過,在歷史的河流裡,他們經歷了很多無論是政治上或者種族上的迫害,他們知道自己在天主眼裡是特別的,但在面對現實的生活時,他們對世界彰顯的是大兒子的心情。耶路撒冷傾倒的聖殿是他們過去的一種榮耀,如今他們只能在牆角的一處哭泣自己的遭遇。


我個人在反省中對這一環節特別留心。在我們慶祝生命的時候,我們是否有遺漏了某些人呢?在我們一直宣講天主是如何愛罪人的那一刻,我真的如同天主那樣也去愛人嗎?我遇到了傷害我的人時,我會怎麼去面對他?或者在我生命的慶祝會裡,我也故意遺漏我不喜歡的人嗎?


耶穌是猶太人,當他在說這三個比喻時,他的想法到底是怎麼樣的呢?當然,我們都不清楚。不過,我們很清楚的是耶穌很主動與罪人或被排擠在外的人在一起。或許我們會覺得某些人不配跟我們分享和慶祝生命,又或者覺得自己沒資格與他人一起慶祝生命等;看看耶穌吧,祂卻願意跟我們每一個人共同慶祝生命。天主是愛,祂就是愛每一個人的那一個真身。別慌自己是否被天主遺漏,因為天主在我們被孕育前,已經為我們準備好將來的永生。

我們都不會被遺漏在天主的名單外。

14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