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乃山與神相會

撰文/王安當

就在梅瑟把希伯來人帶離埃及的時候,天主的手不曾離開過這一龐大的『朝聖團』。我們可不要忘記天主派遣了梅瑟要從法郎和各種古埃及的神明中,把希伯來人帶往流奶流蜜的地方去『朝拜天主』。這雖然是眾所周知的《出谷記》,但更是希伯來人的朝聖過程與生活。

埃及雖然也是天主彰顯大能的地方,尤其天主的大能更是擊潰了埃及人的各種迷信的信仰。最終,天主要人認清天主是唯一真神的事實。同樣的,希伯來人也是要透過那一次的朝聖過程,逐步去認識他們的祖先亞巴朗、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天主。希伯來人在埃及四百年之久,他們略微知道自己的出生,但卻對自己的信仰的身份不很熟絡。所以,四百年後天主要希伯來人在紀念祖先的同時,更是要知道他們出自天主的事實。


西乃山也成為梅瑟山(Jabal Musa ,Arabic: جَبَل مُوسَىٰ,)。就山的名字就知道梅瑟是這個西乃半島的關鍵人物。梅瑟是天主與希伯來人直接的中保(Mediator),他也是新約耶穌的圖像,耶穌亦被稱為新梅瑟。在梅瑟的身上,天主展開了一些列的救援行動。在西乃半島朝聖的希伯來人,他們被召喚到西乃半島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聖化而來的。天主要在西乃半島透過很長的一段時間來翻轉(Transform)他們的生命。畢竟,希伯來人在埃及這個外邦神明的地方居住了四百年之久。這個過程已經改變了他們對天主的信仰。


希伯來人在西乃半島的生活是受到各種考驗的。他們在各種考驗中也曾經抱怨過梅瑟,但也是抱怨著天主。他們對梅瑟的領導毫無疑問是完全抱著僥倖的心態出離埃及的。希伯來人在埃及的生活很痛苦,他們一直都想要擺脫那種奴隸的生活。


在埃及做奴隸,對希伯來人而言其實就是在迷信的生活裡,被各種的迷信束縛著,很煎熬地生活著。迷信值得就是把各種人為或人造的信仰視為神看待。他們在埃及把古埃及的神民視為信仰,不過他們卻在天主給埃及的十個災害中,看見他們所迷信的古埃及神明,在天主的眼裡根本就是不堪一擊。因此,離開埃及就等於知道迷信帶來的束縛與痛苦。為得到心靈真正的自由與平安,離開埃及走向朝聖之路是必要的。


不過,西乃半島的朝聖之旅為希伯來人不是簡單的。他們似乎沒什麼耐性,遇到各種的困難很容易放棄,動不動就會後悔,想要返回埃及去做奴隸。他們認為與其在西乃半島漂流,不如返回埃及做奴隸,雖然辛苦但是至少還有肉鍋可以吃;在西乃的曠野裡簡直有一餐沒一餐的,太過煎熬了。

這樣的煎熬考驗著他們對天主的信心。同時,煎熬的朝聖本來的目的就是為救恩的目的。朝聖就是要從各種的人性軟弱中,慢慢為了愛天主的緣故而逐漸強壯起來。這個強壯指的是與天主的關係越來越鞏固。


梅瑟在西乃山上領受了天主十誡,這個十誡不是梅瑟給的,而是來自天主親自頒發的。簡單來說,梅瑟領受的天主十誡是神律,不是法律。神律指的是神親自給予的,人類不能改變;法律則是社會的法則,能夠在一定的條件中修改之。


天主十誡就外在來說,似乎就是天主對人的一種要求。其實,從希伯來人的信仰經驗來說,尤其是他們在埃及四百年之久後的生活與信仰的改變,天主頒發的十誡其實就是為他們的朝聖的指引。希伯來人熟悉了外邦的生活,天主要他們離開外邦的信仰崇拜和迷信。所以,天主十誡其實是天主愛希伯來人的十種方式,當然也是希伯來人成聖以及回應天主的愛的十個方式。


如今,我們若坐車走一趟西乃半島,我們所要看得不是外在的地理環境而已,更重要的是天主的救恩行動是如何在希伯來人的身上展開。與此同時,為走在西乃半島朝聖的基督徒而言,這也是今日基督徒的信仰出谷的救恩事件。雖然,我們不是活在希伯來人好幾千年前的那段日子裡,然而我們今日生活裡的各種經驗,其實也與希伯來人當初的心態差不了多少而已。


希伯來人在西乃搬到遇見了天主,我們也能夠在今日的生活裡遇見同一個天主。

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