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同所以我們學習去愛

撰文/王安當



世界上最有挑戰的使命就是去愛,而且還是愛到底的那一種愛。

兩個相愛的男女需要在彼此的不同文化與背景中,學習彼此去接納與聆聽,甚至支持與自己全然不一樣的想法或生活的哲學,那真的很不一樣。


愛並不是立場一定要一致,必須全力以赴地支持對方的觀點,才叫做愛的支持。很多時候,但也是事實,我們彼此之間就是有很大的不同,觀點自然也不同。但是我會試著去了解對方的立場,尊重對方的立場。


前幾時,跟朋友談到寬恕。談及寬恕的內容,自然也談到了被傷害的一些經驗。表達了自身對寬恕的見解後,彼此有不同的意見。朋友認為在受傷的經驗裡,不再談寬恕與否,而是選擇了冷漠以待即可。


這時候,須要把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寬恕搬出來嗎?


我並沒有這個打算。我只想到耶穌曾經在一個帶有威脅的氣氛裡,需要對在場的猶太人和犯姦淫被逮捕的猶太女人,回應梅瑟法律的教導:該不該用亂石砸死這猶太女人。


耶穌沒說很多話,他只是問在場的人說:『誰沒罪的,就開始投石吧!』


聖經描述了那一個畫面:『從年老的開始離開那裡…』一場很火藥味的事件,成了尷尬的場面,因為每一個人都立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耶穌並沒有對該猶太女人將很多的大道理,因為耶穌知道也明白那一位有女人的那更是的心情已經遭透了。這個糟透了的心情已經是內心最大的折磨,似乎已經認定自己的生命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


我並沒有對朋友的反應加以放大與講大道理。因為我自己明白他已經選擇了當下可以讓自己覺得比較可以面對自己的一種方式。或許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何他不採取更好的方式對待自己,放過自己,去原諒給他帶來傷害的對方呢?


當我回想自己是如何處理生活裡的各種與人的衝突時,我明白自己也需要一段時間先安撫自己的情緒,解決自己或許一直以來對事情的態度:我總是輕易把自己的自以為是放大,試圖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的身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很不同,自然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我學習也尊重彼此的不同。


曾經也有朋友針對我的想法提出了反意見。


『你是神父,難道不應該如同耶穌那樣叫罪人回頭信從福音嗎?怎麼講起了心理學那一套啊!』


我是這麼樣回應朋友的疑惑,我說:『每一個角度都有一定的道理,我們都在選擇一個當下最能幫助自己成長的一個方法,只要我願意學習慢慢先愛自己,給自己多一點點的空間整理自己,只要願意讓自己學習去愛,可以慢慢在各種的成長過程裡回應福音的教導,最後還是會在轉角遇到耶穌的。』


我在修會團體裡的時間也不很短。1999年開始在修會團體生活一直到今天。我記得有一次,朋友問我修會的團體生活是如何的?神父們彼此之間會吵架嗎?會不會因為意見不同冷落其他人嗎?


『你到過動物園嗎?』我問。


『有啊!』他說。


我笑著說:『這就對了,修會團體生活就好像動物園。只不過這些不同個性的動物不是關在籠子裡,而是自由在同一個院裡自由走動。這些動物需要學習彼此相愛。你覺得這個比喻可以讓你弄懂修會團體生活了嗎?』


『神父們為什麼也會這樣呢?』他問。


沉默了一會,我說:『因為我們都很執著,有時候也很固執。』


我一直認為自己也在執著和固執之間徘徊著。有時候我認為對方是固執的,別人也會認為我也是固執的。有些人認為他是執著與某個原則,但在其他人的眼裡簡直是無理取鬧。


執著也好,固執也罷,那只不過是不同的想法而已。最終我還是認為大家都在選擇一個自己較為覺得當下最好的想法而已。這些想法肯定是很不同的。就因為我們的不同想法,我們才能擦出愛的火花,而不是怒氣的氣焰。當然,這一切還需要取決與個人對事情的態度。

4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