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死亡留下了什麼樣的遺言?

撰文/王安當

最近參加了好幾個葬禮。我也很有幸能夠去參加非基督宗教的葬禮,尤其有機會到其他非基督徒的靈前弔唁。在這個宗教積極交流的時代裡,我覺得也是一個很寶貴的機會,讓我不斷去反省人對生命應該有的態度。

朋友問到若是世界末日就在咫尺,該當怎麼辦?我在想世界末日大概隨時都會發生,說的就是整個世界的人類或大自然等都會成為過去,一切將化為雲煙。有很多人都就目前的世界狀況推算末日已經到了眼前,因此有些人開始建立了地下城堡等,就是為逃避世界的末日。朋友問我逃避世界末日是否是可能的呢?我笑著說,若世界的末日是一場地球的大爆炸,那麼這個世界確實沒有地方可以讓人去避難了。


死亡的話題是我們在喝咖啡的時候突然被提及的。就在朋友一直在分享某些宗教組織是如何建議建造各種不被世界末日影響的安全堡壘時,我自己所想的卻是世界末日的結果也並非是那麼可怕的。我總認為世界末日的說法或訊息不是一件壞消息,反而是一件很好的消息。世界末日帶來最壞的消息是因為人類聽到了世界將會末日,但依然還是我行我素地破壞世界,不懂得回頭改過。


他問,難道不怕死嗎?我說,誰不怕死呢?但死亡根本就是無法避免的,可是對基督徒而言,死亡雖然是無法避免的,可是卻可以提早為之做準備。在聖經裡,耶穌不是說過『盜賊挖穿屋子』是在主人家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的嗎?同樣的,死亡的到來也是如此,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來叫人做好最後的準備。反而耶穌在聖經裡是叫人必須要時時準備。


也就是耶穌提醒了對自己死亡的準備,那麼這個死亡的準備也就必須是建立清空各種在生活裡留下的債務,也就是對自己、他人的虧欠。這個虧欠指的是對他人造成的各種傷害。我們的生活裡總是少不了一些的誤解,對他人的指責,扭曲一些事情的真相,甚至我們也會對他人提出毫無根據的控訴等等。這些的虧欠也就是把原本愛的能力逐漸消耗,甚至剝削,導致人與人之間出現了許多的傷害,導致無法好好地彼此祝福與支持。


我也好幾次聽到一些亡者的朋友表達自己對亡者過去的一些誤解而感到歉意。其中也有人告訴我,他在亡者的靈前對亡者表達了個人的歉意,因為很多事情是因為自己而開始,為了逃避個人的責任,而傷害了朋友等等。


這些很具體的生命的反省經驗,也一直是我在生活中的自我勉勵:道歉、道別、道愛、道謝總是要來得及。有時候,我也想起一些誤解我的人,他們是我的朋友,但有時候卻離我好像很遠。前幾天,到了某人的靈前弔唁。我聽見某位熟悉的朋友正在與其中一個家屬寒暄。他對著家屬說,自己過去是如何誤解了亡者,而後來發現是自己不承認自己的問題,而疏遠了一段原本就不需要痛苦的關係,並對這樣的行為表示很愧疚。


很多次我在葬禮的時候,總是聽到很多人對亡者的歌功頌德。有一次,我問某位朋友是否曾經在死者生前告訴他相關的優良美德呢?他告訴我說:『人總是不覺得當下有需要告訴對方,因為覺得自己講了過後顯得自己不如對方,也就是會有一種虛心的感受。』


昨天早晨與一位朋友吃早餐時,我們談到了天主教的煉靈月掃墓的課題。他說掃墓又何必等到煉靈月才去掃墓呢?若真的有孝心,就要及時去孝順父母,不要在事後才來把掃墓變成一個節日。


死亡是代表一個人在世界上的旅程已經結束了。不過我們還在世界旅途中的人又如何透過死亡這件事來激勵自己不要白白活在這個世界上呢?我們極大的可能在生活裡不斷在抱怨生活的各種不公平,他人對我們怎麼樣的惡劣等等。說實在的,在面對死亡的課題上,人類都顯得非常渺小,甚至也不堪一擊。既然如此,我們就應該學會去寬恕與接納彼此的不同,不是嗎?


3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