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神來了,倒還是不倒?

撰文/王安當

這是一個很美妙,但也是很治愈心靈的祈禱。天主聖神的工作不需要人的命令,也不需要他人的知道才能工作。不過,天主神聖的工作絕對需要他人的開放與接納,甚至從內心的渴望才會工作。這不等於說天主聖神沒有他人的開放與接納就不能工作的意思,而是天主聖神也尊重人的意願,唯有聽了天主的話,而且願意順服於天主的人,天主自然有其計劃與行動。


到過不同的神恩復興團體參加了祈禱會。聖神總是以不同的方式感動著不同的人。有人以為聖神的工作會有一定的SOP或程式,尤其很多人以為祈禱會中的覆手也是天主聖神工作的唯一方式。因此,關於覆手祈禱也有著各種版本的說法。


我還記得小的時候,在我的家鄉裡,神恩復興小組總會在不同的家庭進行祈禱會。小的時候就看見了覆手祈禱的部分,看到被覆手的人個個都倒下,就覺得很神奇,也不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況和感覺。只是聽倒下的人醒過來後說那是一個很舒服的感覺。另一方面,舌音祈禱也是其中一個叫人稱奇的畫面。有人說,那些祈禱的人出神了。


『天主聖神來了,你會倒下嗎?』這是一位參加祈禱會的姐妹,在祈禱會後問其中一位負責人的問題。我看這位負責人洋洋得意回答說:『一定倒下的。』那麼,面對那些不會倒的呢?那該怎麼辦呢?當他們轉頭看著我的時候,我只能夠說:『祈禱不一定要倒下才算天主有工作。』然而,我最為擔憂的是人在天主的各種神恩中的自我崇拜而已。

聽過很多教友的回饋,尤其對舌音祈禱的部分比較難以接受,那是因為舌音發出的聲音,為一些不習慣於舌音祈禱的人來說,是有一層叫人毛骨悚然的感受。舌音其希臘文為glossa,意思是由舌頭發出來的聲音,或是所說的語言。在神恩復興運動的經驗中,當人以舌音神恩發聲時,所講的絕大多數並不是任何一種人間所已有的語言,而只是一連串的聲音。它是講舌音的人、或是聽者所不能了解的。保祿在格林多人前書上也說過:『以舌音神恩講話,是對天主說話,因為沒有人聽得懂,它是因神魂講論奧秘的事。』如果把這個字翻成方言、異語或語言,都可能給人帶來一些誤解。


在聖經的世界裡,尤其是在格林多的教會是一個充滿聖神和擁有許多神恩的教會。但是也正因如此,產生了許多對神恩的妄用。因此保祿不得不用很長的篇幅來跟他們討論怎麼樣正確使用各種神恩,為使教會的團體得到益處。格林多教會所面臨的問題之一就是信友之間的分黨分派,使教會分裂。教友們說:『我是屬於蓋法的,我是屬於保祿的,我是屬於基督的……』(參閱格前一11-13),而且這種分裂也在教友們的禮儀聚會和祈禱聚會中顯示出來。按保祿宗徒的描寫,在初期的教會生活中,聖體的禮儀和晚餐一起舉行的(格前十一20-21);而在聖體禮儀之外,似乎還有一些祈禱的聚會;而在這些祈禱的聚會中,信友們使用聖神賜給他們的神恩(參閱格前十四)。


仔細閱讀格前十二8-10,保祿列舉了九種神恩。這項名單並未包括了所有聖神的神恩,很顯然地它確實包括了在當時格林多教會所經驗到的重要神恩,其中一項就是舌音神恩。在保祿列舉這些神恩的前後,都強調神恩雖然不同,卻是由同一的聖神隨他的心意分施給不同的人(十二4、11)。因此,各人具有不同的神恩不應引起教會的分裂。關於說舌言的神恩,保祿曾說了這樣的話:『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或能說天使的語言,若我沒有愛,就成了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十三1)。因此,所有的神恩都建基於天主的愛裡。


大致上,我們理解了天主的神恩雖然很多,但是出於同一個聖神。聖神是天主聖三的其中之一,是三位一體共融的天主。在這中間只有愛的共融,沒有在愛以外的崇拜或個人主義等等。保祿在書信的十四章中用很長的篇幅討論在祈禱集會中應該怎樣使用先知神恩和舌音的神恩。他先鼓勵每人應該渴慕先知之恩,因為先知之恩在祈禱的集會中比舌音的神恩對教會的團體更有價值。先知之恩是天主藉著人的口向教會說建樹、勸慰和鼓勵的話,為建立整個教會團體(十四3-5)。舌音神恩是對天主講話,他所講的話沒有人能聽得懂,因為他是由神魂講奧秘的事,只能建立自己(十四2-4)。保祿用了相當多的辭句來說明他為什麼在祈禱集會中這樣重視先知之恩,而不重視舌音神恩的緣故(十四6-17)。


那麼,保祿是不是就此反對舌音之恩呢?讓我們閱讀保祿的最後結論:在祈禱集會中他寧願以理智說五句訓誨人的話,而不願以舌音之恩說一萬句話(十四19)。請注意保祿下這樣的結論,有一個先決條件,他首先說明是在集會中,他才這樣做。天主的神恩為的就是建樹人與天主的關係,尤其在集會中,甚至是祈禱會中,首先以人能聽懂的語言宣講天主。至於舌音祈禱或覆手的部分,保祿並沒有堅決地提出反對,但卻強調重心是在宣講上。那麼,舌音的神恩可以用嗎?當然,為個人或團體會有一定的需要,但不一定是非常的被迫性的需要。


保祿在格前十四26開始訂下了秩序:任何神恩的使用都要為建立而行。如果有說舌音的,應該輪流守秩序的說話,也只有解釋之恩在場時,才能公開地說舌音。會眾在聽解釋之後好因舌音所作的祈禱和所說的話得到幫助、建樹的效果。但是如果沒有解釋之恩的人在場,有舌音神恩的人不可公開的使用舌音。但卻可以默默地使用舌音,對自己和對天主說話,以免擾亂別人的祈禱(十四26~28)。其實,保祿在規定祈禱集會中怎樣使用先知神恩和舌音神恩時,他已料到可能有人對舌音神恩產生不必要的偏見。所以在十四章的結語特別重覆一句話:「所以我的弟兄們,你們應當渴慕說先知話,可是也不要禁止人說舌音」。


天主聖神,請光照我們的心靈,叫我們認識袮,叫我們在生活中勇敢突破自己的自我崇拜或各種的傲慢。請恩賜我們合一與共融的精神,尤其是在袮內,以及在教會與社會的秩序上完全的合一與共融。阿門。

3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