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青綠的草場

撰文/王安當


聖詠第23篇,是達味王寫下自己與天主的經驗。達味並沒有目睹過天主,但他卻被揀選成為天主要的君王。一個習慣在青綠草場上奔跑的屁孩,擁有著一股不怕死,敢冒險的勇氣,凡是路見不平,必拔刀相助。這樣的屁孩,誰都沒想過他將會是以色列的大人物,是天主所揀選的在世君王。


今天是秀梅在塵世的最後一天。一大早,一大群人就聚集在善終室,場面氣氛格外顯得低靡,因為他們都是前來向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親人告別的。口裡誦念著玫瑰經,『萬福瑪利亞…』,聖母瑪利亞是何等的有福,因為她被尊稱為天主的母親;其實,我也想說,秀梅是何等的有福,因為她在大家對聖母瑪利亞的讚美聲中,經由聖母的牽引,來到了新郎的面前。


聖堂敲響了喪鐘,那是安葬彌撒要開始了。這鐘聲敲醒了睡夢中的大地,驚動了青綠草原上的受造物,因為一位光榮的君王要進入熙雍。這位君王帶著秀梅要進入自己的王國。『城門,請提高你們的門楣,古老的門戶,請加大門扉,因為要歡迎光榮的君王。誰是這位光榮的君主﹖就是英勇大能的上主,是那有力作戰的天主。城門,請提高你們的門楣,古老的門戶,請加大門扉,因為要歡迎光榮的君王,誰是這位光榮的君主﹖其實這位光榮的君主,就是萬軍之軍的上主。』(聖詠24:7-10)秀梅今天進入了君王上主天主的國,安葬彌撒不再是悲哀的時刻,而是帶著很喜悅的心情,歡送秀梅進入上主的王國。


這是一個義人的見證,誰又可被稱為義人呢?也就是那些『手潔心清,不慕虛幻的人,是那不發假誓,不行欺騙的人。他必獲得上主的祝福;和拯救者天主的報酬。這樣的人是尋求上主的苖裔,追求雅各伯天主儀容子息。』(聖詠24:4-7)義人就是那些努力順服於天主的人,他們一直努力成為天主的子民,用心按照福音去生活的人。


秀梅是一個義人,她不需要我們去檢驗她是否稱義,因為她只要在天主的眼裡獲得恩寵,剩餘的都不重要了。一個義人的逝世在天主台前是寶貴的。義人的死看起來是痛苦的,但她將在天主那裡受到安慰,因為只要看見了天主,痛苦也就成了甘飴之泉。


『義人的靈魂在天主手裏,痛苦不能傷害他們。在愚人看來,他們算是死了,認為他們去世是受了懲罰,離我們而去,彷彿是歸於泯滅;其實,他們是處於安寧中;雖然在人看來,他們是受了苦;其實,卻充滿著永生的希望。他們受了些許的痛苦,卻要蒙受絕大的恩惠,因為天主試驗了他們,發覺他們配作自己的人:他試煉了他們,好像爐中的黃金;悅納了他們,有如悅納全燔祭。他們蒙眷顧時,必要閃爍發光,有如禾湝間往來飛馳的火花。他們要審判萬國,統治萬民,上主要永遠作他們的君王。倚恃上主的人,必明白真理;忠信於上主之愛的人,必與他同住,因為恩澤與仁慈,原歸於他所選拔的人。』(智慧書3:1-9)


耀光兄弟在彌撒中的答唱詠,詠唱著有達味所寫的聖詠第23篇時,那一刻裡所有與秀梅靈修的交流內容和她說話的畫面,就好比我們是在天主的牧場上的相遇:


『在那青綠的草場 ,你使我心舒暢。在那悠靜的水旁,你使我靈魂安詳。縱使我走過了陰森的幽谷 ,我也毫不害怕。你是我牧者,你引導我 。你是我牧者,我無所求。你已帶領我走上正途 ,因你名號緣故,以你的牧杖和你的棍棒,是我的安慰舒暢,縱使我走過了陰森的幽谷,我也毫不害怕。在我的敵人與對手面前,你為我設饗宴。你在我的頭上覆油膏,滿溢了我的杯爵。縱使我走過了陰森的幽谷,我也毫不害怕。我深信在我一生的歲月裡,幸福慈愛不離。我將住在上主的殿裡,直到悠遠時日。縱使我走過了陰森的幽谷,我也毫不害怕。你是我牧者,你引導我。你是我牧者,我無所求。』


這一篇聖詠回應了天主在秀梅身上所實行的救恩,也給了我非常大的安慰。即使生活有再大的痛苦也好,思念天主大愛,那將是我們最大的安慰。投靠天主的安慰,正如躺在那青綠的草場上,那裡有天主的安慰,使人心靈舒暢,靈魂也獲得安詳。我看見了痛苦中的秀梅就是這麼依靠天主,就在靈修中不斷有了更多的勇氣和力量,繼續為天主作見證。


福音中,門徒問耶穌要往哪裡去,耶穌告訴門徒他們不會不知道。耶穌不說,門徒怎麼會知道呢?所以,門徒問耶穌到底要去哪裡,耶穌只說:『我是真理,生命和道路』。我不知道門徒們到底有否弄懂耶穌的話語,他們到底知道耶穌去了哪裡嗎?不過,我知道秀梅聽懂了耶穌要去的地方,而且秀梅也找到了耶穌說的那個地方,不是在這裡,也不在那裡,不在裡面,也不在外面,而就在耶穌的身上。秀梅這一生都在耶穌的身上找到了最後的歸宿,也就是永生。


證道的神父說蠟燭滅了,大家都很難過。然而,對我而言,秀梅這根蠟燭雖然外觀上已經滅了,但卻有很多人從她的見證中,點燃了更多的蠟燭。基督的光芒不會消失,會繼續光照每一個人。


今天,眼見一切好像都結束了,其實正好是生命的開始。因為今天有很多人受到了秀梅的信仰生活的影響和啟迪,他們都會繼續成為耶穌復活的見證人。阿們。


寫於八打靈主徒會省會院

2022年9月22日

147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