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九:撒烏耳的嫉妒

撰文/王安當神父


撒慕爾指著達味問我:『他欺負你嗎?』


我搖著頭表示沒有。


達味笑著說:『在你的眼裡,我會欺負人嗎?』


『這種話還是不要講得太清楚,畢竟你是被傅油的君王,有權力在手上,欺負與管理只有一線之差的意思。』撒慕爾說。


撒慕爾繼續說到:『我還記得在你還沒登基前,撒烏耳因為你而起了嫉妒心,差點就給你殺了。』


『對啊,那時候還真的很危險。』達味說到。


達味繼續說到:『就因為那時候我殺死了培肋舍特人後,班師回來,婦女們太過熱情了,高聲誇讚我殺了一萬人,而撒烏耳殺了一千人。結果這句話引來了殺機。』(撒上18:5-16)


達味笑著指著自己的頭說:『我的頭差點就跟身體說再見。』


原來,撒烏耳因為聽到了老百姓對達味的讚美和高度肯定,超越了對自己的榮譽而很是生氣與嫉妒。一連串的陰謀計逐步展開,就衝著達味而去,這也意味著撒烏耳王已經不能在留下達味了,必須趕快把達味連根拔起,徹底毀滅。(參閱撒上18:17~20:34)


撒慕爾特別指出,自從達味獲得了大眾的擁護後,撒烏耳就對達味的背景開始查詢。(撒上17:55-58)很顯然,過去一直被視為只不過是無名小卒的達味,現在已經成為了撒烏耳的一個重大的威脅。撒烏耳有這樣的危機意識,或許來自他對王位的一種戀棧的表現。


『我就看他對王位依依不捨的樣子。』撒慕爾是指撒烏耳而言。


達味很快回應了撒慕爾的話說:『我看你是對撒烏耳早已經很反感了吧!現在只要觸及撒烏耳的事情,你就很快否定他這個人。』


撒慕爾回答說:『有嗎?』


『你敢說心裡沒有這樣的感覺嗎?』達味說。


此時,場面陷入了尷尬。他們兩人突然靜了下來。


為了化解尷尬,我換了一個話題說:『其實,我看見的就是撒烏耳因為嫉妒的緣故,導致自己陷入了一種自我迷戀的陷阱裡,使自己在其中無法自拔。』


他們兩人同時望著我看。


達味開口說:『我覺得你說的很好,可以多講一些嗎?』


『說實在的,我就覺得撒烏耳實際上是很羨慕你達味受到高度的肯定。』我看著達味說。


『你看,撒烏耳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羨慕,肯定是出必有因。我認為原因在於他確實在管理政治上沒有很多的想法,也不拘於各種的小節,他的重點在於保衛國家和人民的福利而已。因此,他善於打戰,但不善於管理。』


『不過,老百姓的心情沒有獲得很好的照顧。這也是其中一個撒烏耳的致命傷,因為君王和人民的關係也需要維持的。這一點達味的身上就可以看到。因此老百姓在達味的身上體會到了一種親民的領袖,他們喜歡達味的親民舉動。』


達味連忙說:『沒有啦!我只是喜歡跟人打交道而已。』


我說:『這一點就很重要了,至少老百姓不會覺得你是高高在上的人呀!』


『所以,撒烏耳很羨慕達味有這樣的親民的能耐,因為這親民的動作確實贏得了很多人的喜愛。所以說,撒烏耳很羨慕達味的話,這一點是足以證明的。』我說。


我繼續說到:『例如,不曉得你們還記得梅瑟曾經選了七十位嗎?據知,就在梅瑟跟他們講話時,天主的神能就降在長老們的身上,而且還將在另兩個不在現場的兩位長老的身上。結果,若蘇厄看到這樣的事情時,前去告訴梅瑟這件事,並詢問梅瑟的意見,以阻止兩位後來也出神的長老。』


『梅瑟怎麼對若蘇厄說的呢?他說,“你為我的緣故嫉妒人麼﹖巴不得上主的人民都成先知,上主將自己的精神貫注在他們身上!”』(戶11:29)


『若蘇厄羨慕別人身上有的,是因為自己本以為自己是配得的,結果卻沒有獲得。而這個羨慕的結果就是嫉妒,嫉妒的結果就是想要破壞或剝奪他人擁有的,目的就是要自肥,達到自己的目的,滿足那份虛榮心啊!』我說。


撒慕爾點點頭說到:『“要知道,哪裡有嫉妒和爭競,哪裡就有混亂和各樣的惡事。”(雅3:16)這是雅各伯所講的一句智慧之言啊!可見嫉妒真的是成聖過程中的一個毒瘤!』


『兩位天主的聖者,我深信你們都很清楚知道,嫉妒並不是出自天主。就如同天使因為嫉妒天主,最終放棄了對天主的愛,想要自立門戶與天主對著幹,結果最後變成了面目猙獰的魔鬼。』我說到。


他們倆點點頭,達味說:『真的不容易啊!人要在謙卑與羨慕中不斷去意識自己對天主的忠誠,那很考驗人心的。』


+++++++++(待續)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