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二十一(完结篇):達味的最後一戰

撰文/王安當神父



對於達味痛失愛兒之事,我和撒慕爾很是同理。在達味的家族裡,這些爭權奪利的事件也就在達味晚年的時候浮現在檯面上。可見,以色列民雖然有了自己的君王,也有了自己的自由,甚至也有了一定的生活富裕,卻沒擺脫政治的動亂。皇族的權利糾紛甚至也造成了他人的流血死亡,這一切的發生不僅叫人感到無奈。


就在各種的內部糾紛中,培肋舍特人依然還是蠢蠢欲動地想佔據以色列的土地。達味可說是內憂外患啊。無論如何,當時候的達味依然還是有一定的威嚴,即使內部有人為因素造成小小的動亂,但大多數的人也不敢太過分,免得遭到人頭落地的後果。


『以色列國的地理環境對於各種經商貿易來說都是佔優勢的。這個地理是世界的穿堂,無論從亞洲到歐洲,或歐洲去非洲都要經過這裡。很多國家都想要佔領這塊土地,誰擁有了這塊土地就等於擁有了世界的說話權。』達味說。


世界的穿堂,說的正是必經之路。這也是外國人擦身而過的據點,也有很多的各種新鮮的外國玩物在這地方出現。所以,以色列人基本上對外國人並不陌生,即使在耶穌的時代裡也是如此。


『我若沒記錯,培肋舍特人還是沒有放棄要佔領以色列的國土。』撒慕爾對達味說。


達味點點頭。


『這個族群還真的很堅持,那麼多年以來都是來勢洶洶的。但是,我理解他們的策略。對於他們的軍事行動和佈局,甚至他們的實力,我都掌握著。』


撒慕爾會議說:『我還記得你召集了軍隊準備出擊前的講話。』


『哇,你的記憶沒退化,竟然還記得。』達味說。『我都說了什麼?』


撒慕爾以鏗鏘有力的口吻說:『“各位將士們。培賊(培肋舍特人)蠻夷包藏禍心,覬覦我以國(以色列國)已久。今背棄忠信仁義,犯我以國邊境,擾我以國子民,搞得生靈塗炭,哀鴻遍野,實乃天地人神共憤。今日,為賜還雅威賜予我福地之聖權,衛國安邦,保境安民,受我皇命者替天行道。將士們,為了鄉親父老,為了我們的家人,為了我國的將來,我們要踏遍敵人的的所在地,要他們永不犯境!”將士們受到了強烈的鼓勵,心情非常激昂,敲打著手中的武器喊道:“打倒培贼,還我安寧”。』


聽了撒慕爾學達味當時候對軍人的這番說話口氣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達味說:『這個口吻不是我的習慣啊!我聽起來怎麼比較像古代中國君王的口氣呢?』


『對啊,我也覺得很想中國君王對將士們說話的口吻比較多。』我笑著說。


達味指著撒慕爾說:『你最近都在看中國的古裝片嗎?』


只見撒慕爾微笑著。


『現在是和平時代,不用打戰,我也沒有什麼先知和司祭的負擔,因為現在的以色列國已經獨立了,完全走新科技,新文化和新語言。我平時閒著很,就追電視劇看吧!最近比較喜歡看中國的古裝片,就覺得很有趣。』撒慕爾說。


達味說:『不過,那是一個很辛苦的一戰。培肋舍特人也發明了新的武器,他們一開始進攻我們時,我們有點招架不住,特別是那辣法巨人的後裔,他所持的矛的銅有三百「協刻耳」重,腰間佩著一把新劍,來勢洶洶,想要一劍了結我。』(撒下21:15-22)


『結果呢?』我問。


『還好我的外甥阿彼瑟即時出手相救,要不然我就要說bye-bye了。』達味說。


『這一次的戰陣,我深深體會到沒有天主的助佑,我必死無疑。上主,我的盤石,我的保障,我的避難所;我的天主是我所倚靠的盤石,是我的盾牌,我的大救主,我的堡壘,我的藏身處。死亡的波濤圍繞我,凶險的急流驚嚇我,陰府的繩索纏住中我,死亡的羅網絆住我;在急難中我呼求上主,向我的天主呼號,衪由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的呼聲達入衪耳中。祂救我脫離了我的勁敵,擺脫了強於我的仇人。』(撒下22:1-22)


據聖經的記載,達味後來也年邁了。(列上1:1-4)不過,阿多尼雅,也就是達味與哈基特所生的長子,卻以為自己就是即將繼位為以色列王的國王。他受到了慫恿,自己先行昭告天下自己就是未來的君王。但是這件事並非他所願,因為達味與另一個妻子巴特舍巴有言在先,應允撒羅滿繼位為新君王。


所以王位的爭奪的逐漸興起。 阿多尼雅以為自己可以順理成章地繼承父親王位,但是撒羅滿卻在納堂先知和母親巴特舍巴的計謀協助下,得到了達味的宣認,繼承了達味的王位(列上一28-40)。 之後,司祭匝多克和先知納堂在基紅水泉為撒羅滿傅油,他因而成為以色列王(列上一34),為了鞏固自己的王位,撒羅滿遵照父親的遺囑,殺死所有對他王位具有威脅


的人:阿多尼雅、約阿布、史米等人,並將司祭厄貝雅塔爾革職(列上二26-27)。


——完——

1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