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二十:達味差點哭掉整個國家

撰文/王安當神父


據我所知,阿貝沙隆的死亡雖然並非達味所願,但是卻被約阿布,也就是達味的親信所殺害。對約阿布而言,阿貝沙隆是達味的兒子,但因為他背叛了君王,這等於謀反罪,理當褚立斬之。


回想這叫人悲慟經歷,達味眼角泛淚,那是因為他愛子心切。


『我這個兒子啊,一直都叫我擔憂。他從小就很叛逆,仗勢自己是王子的身份,也因為自己有一些能文能武的隨從而到處耀武揚威。這一點我都看在眼裡,只不過我沒有出聲。或許這就是我作為父親罪錯誤的地方,我也要為他的行為負責任。』達味說。


撒慕爾立即回應說:『可是,你的親信約阿布不是這麼想啊!站在他的角度來說,他也是為君王分憂呀!』


撒慕爾繼續說:『我還記得你聽到阿貝沙隆被殺死的消息後的反應。你哭著說“我兒阿貝沙隆!我兒!我兒阿貝沙隆,巴不得我替你死了,我兒阿貝沙隆!我兒!”其實,你的悲慟我們都能夠理解,畢竟阿貝沙隆是你的兒子,可是你卻要以你的命去償還阿貝沙隆的命。對於聽到你這麼說話的愛國勇士來說,簡直是不可理喻啊!人家追隨你南征北討,就是相信在你的領導下可以鞏固國家和統一南北部的以色列民。但你倒好,把老百姓視為逆子和背叛國家的兒子看得如此重要,甚至要為自己的兒子死去,老百姓肯定大受刺激的。』


『不是嗎?後來約阿布是怎麼跟你說的?你還有印象嗎?』


達味不出聲。


撒慕爾繼續說:『我來幫你回憶。約阿布前來對你說:「你今天大傷你僕人們的臉面,他們救了你的性命,你兒女的性命,你妻妾的性命;然而恨你的,你反而愛他;愛你的,你反恨他。今天你已明確表示:王侯和臣民為你不算什麼。也明明看出:阿貝沙隆今天若能活著,我們都死了,你才安心呢!」』(撒下19:6-7)


在一旁的我,只能靜靜地聽著他倆的對話。我感受到達味的難過還有情緒。另一邊,我感受到撒慕爾對於達味的舉止不滿意,很有意見。撒慕爾是撒烏耳為王之前的先知,也是大司祭,對於管理社會秩序總有一些獨有的見解。所以,當他看見達味如此的表現時,就覺得很彆扭。


撒慕爾繼續指責達味說:『你為了報復約阿布殺死了你的兒子,竟然還罷黜了他,讓你姊妹阿彼蓋耳和依市瑪耳人依特辣的兒子(撒下17:25;编上2:17)阿瑪撒,取代約阿布作新的元帥。你知道嗎?你的這個決定造成很多人對你的不滿嗎?無論南部或北部的以色列民聽到約阿布被你罷黜的消息後,怨聲載道,只是沒有人敢在你面前提而已。』


『你還記得嗎?當時,在那裏有個敗類,名叫舍巴,是本雅明人彼革黎的兒子。吹著號,喊說:「我們和達味沒有關係,對葉瑟兒子的產業沒有分子。以色列人!各自回本家吧!」(撒下20:1)他在那裡跟你唱反調,蠱惑人心,分離了以色列子民的團結。你不是下令阿瑪撒去處理這件事嗎?結果,阿瑪撒沒有立即處理啊!最後還不是約阿布幫你處理掉這件事嗎?約阿布是值得相信的親信啊!你啊,糊塗!』


撒慕爾有如此的激烈情緒,我可以理解。


++++++++++(待續)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