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十八: 達味家的悲劇

撰文/王安當神父



達味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撒慕爾則在一旁閉上眼睛。


『那個時代裡,王國的建設已經差不多了。』達味說。


『我的孩子們也漸漸長大成人了。』


我好奇地問:『你到底有多少個妻子,又有多少個孩子啊?』


達味再喝了一口咖啡。


『三妻四妾在我們的那個年代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很普遍,幾乎有能力的男人都會娶多幾個女人。』達味說。


我問:『那是為啥呢?一個太太不就夠了嗎?』


『呵呵呵』撒慕爾笑了。


達味繼續說到:『原因就有一個,就是繼承家業。』


『當時的婚姻功能只在於社會及經濟的貢獻,古代的婚姻不是羅曼蒂克式,由談戀愛、結婚然後和諧生活⋯⋯婚姻很多時是安排而結合,並為了承繼產業。』


『對我們的社會來說,又或者對於古時候的以色列傳統文化而言,若成家的男人沒有子嗣,也就是說沒有後代,那麼在社會上的地位就會大大受到限制了。』達味說。


達味的說法讓我有點好奇,就覺得當時候的社會到底是保守的,還是開放的呢?


『為什麼呢?是不是男人要有子嗣才算是真正的男人呢?』我問。


達味瞪著大眼看著我說:『對,我喜歡你用的這個字眼,就是男人一定要有子嗣,才算是男人。』


『土地和後裔對以色列人十分重要,因為家主若擁有土地和房屋,才有、訴訟和參軍權。說直白些,唯有真正的男人才有社會上的地位,否則他們的地位跟一般的僕人沒太大的差別。』


『所以三妻四妾對我們來說是很平常的事。當然,妻子生的兒子才有家族的產業繼承權,若是生的是女兒,因為女兒將來要嫁人,必須離開本家族,所以女兒沒有這方面的福利。同樣的,一般上為何有妾的出現呢?通常是因為妻子無法生育,或者只有生女兒而已,那麼妻子習慣上為了給丈夫留子嗣,妻子都會把隨身的女僕給自己的丈夫納為妾。』達味說到。


『那麼妾的兒子就能正式繼承家父的產業了嗎?』我問。


達味搖搖頭說:『不。首要的條件是妾本身需要是自由身,所生的男孩子才可以完全繼承家父的產業。也就說妾的身份若還是家裡的僕人身份,即便是給家住生了男孩,但因為女僕人的身份不是自由身,除非她們的奴僕身份被解除,否則的話依然是受到限制的。』


『當然,那時候的社會就是這樣的。不過,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按照這樣的傳統來經營婚姻生活,尤其對窮人來說根本是不可能有三妻四妾的。』


『再說,不是每個家庭都有能力娶媳婦,因為單單結婚的聘金就夠受了。』達味說。


我問:『這又怎麼說啊?』


『基本上,只要有被男人看中的女人,經過父親輩份的雙方家長談妥條件,尤其是足夠的聘金,女兒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權利,只能夠順著父親的安排嫁給人。而所要繳的金額和不少,這些所謂的聘金也就有父親代收而已,以防有一天女兒被自己的男人拋棄。所以,這些聘金的另一個意義就是買保險。』達味說。


『那麼,我還發現家族的男男女女的婚姻關係有點複雜的。感覺上子女之間可以通婚,是這樣的嗎?』我問。


達味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同父異母的子女之間結婚時被允許的,但同母異父的子女就被禁止有任何的關係。』


『不過,我想要強調一點。無論是同父異母,或者同母異父的子女之間的關係並不好。因為總是人了很多不需要的麻煩呀!』達味說。


達味說話的語氣有點沉重,看起來應該有些不舒服的經驗發生在他的身上。


『我家就出現了這樣的悲慘故事。』達味說。


『我的兒子阿默農就是犯賤,竟然對同父異母的妹妹塔瑪爾起了色心,與外人串聯起來欺騙了妹妹對自己的假生病的關心,強姦了自己的妹妹。』


『說實在的,要是阿默農前來跟我說喜歡塔瑪爾,想要娶她為妻,那根本不是大問題,我能為他們做主。可是,他卻把自己的理性讓路給激情的自己,強迫塔瑪爾為他獻身,而且事後還把自己的妹妹趕出外。這根本是天理不容的事呀!』(見撒下13:1-39)


『塔瑪爾的哥哥阿貝沙龍知道阿默農強姦了妹妹的事情,非常氣憤,發誓要為妹妹塔瑪爾報仇。 他首先勸妹妹塔瑪爾不要聲張,阿貝沙龍表面也裝作不知道這件事,暗暗等待著報仇的機會。 』


『兩年後,阿貝沙龍要去巴爾哈祚爾剪羊毛,他邀請諸位王子和他一起去。到了巴爾哈祚爾,阿貝沙龍準備了豐盛的酒宴,然後對他的親信說:"阿默農喝醉酒後,就殺死他! 一切後果由我一人承擔。"酒席正酣時,阿默農大醉,被阿貝沙龍的親信殺死,其他王子慌忙騎著驢子逃離,阿貝沙龍替妹妹塔瑪爾報仇后,逃到革叔爾,在哪裡住了三年。』(撒下13:13-39)達味敘述了當年的經過。


『阿貝沙龍幾次派人去找元帥約阿布,想通過約阿布向我求情,修復父子關係。 但是約阿布每次都推脫不去見阿貝沙龍。萬般無奈之下,阿貝沙龍派人放火燒了約阿布的麥子,約阿布怒氣沖衝去革叔爾質問阿貝沙龍,阿貝沙龍趁機請約阿布當說客,請求我的寬恕,以便父子和好。』


達味繼續說:『約阿布就找了一位聰明的婦女去見我,她對我說:"我丈夫早亡,留下兩個兒子。有一天,兩個兒子打起來,小兒子把他哥哥打死了。現在我的親戚鄰居把小兒子交出來,治罪處死他。我如果這麼做,就沒有人擔負傳宗接代的大任了。"我同意她不交出小兒子,還答應保護她的小兒子。這位婦女又說:「感謝天主,不允許報血仇的人施行滅絕的做法。那麼,大王也應該讓逃亡的人回來,不能置之不顧。"我算聽明白了,立即招來約阿布。約阿布伏在地上,請求我讓他把阿貝沙龍尋找回來。當然,我同意了。 』(撒下14:1-33)


『當然,最後我們還是和好了。』達味微笑說。


撒慕爾突然插話說:『家好月圓慶中秋。這是中國人講的一句話話,形容家裡的和氣融融就是幸福的意思。』


我點點頭說:『對啊,有什麼事情比家庭的幸福更為重要的呢?』


達味點點頭表示認同我和撒慕爾的說法。可是,我絲毫無法見到達味的臉有任何的笑容。於是我問達味:『你好像有心事啊?』


『唉,問題就是這個情景只是短暫的出現而已。』達味回答。


『誰知阿貝沙龍雄心勃勃,一心想篡奪王位。 一方面為自己造了大的馬車,還有五十人的衛隊。 另一方面想盡辦法收買民心。 』


『每天早晨,他呀阿貝沙龍就站在城門口,如果遇到民事糾紛,有人上訴,阿貝沙龍就問當事人是以色列那個支派的人,然後告訴當事人說:"你的事有情有理,如果讓我當裁判,我一定會秉公辦事。 "遇到有人跪拜他,他一定躬身扶起,與之親吻。 時間一久,阿貝沙龍就廣泛贏得了以色列民心。 』


『阿貝沙龍四十歲哪年,他覺得時機成熟了,便藉口去赫貝龍向天主獻祭,並得到我同意后,就去了赫貝龍。 阿貝沙龍派出使者到以色列各個支派宣傳:“當聽到號角聲響起,就是阿貝沙龍在赫貝龍做王了。”』


『阿貝沙龍派人把我的參謀基羅人阿希托費耳請來為其所用,勢力大增,許多以色列人擁護阿貝沙龍稱王,人心歸向阿貝沙龍。 當然,我知道阿希托費耳對我非常懷恨。 阿希托費耳其實就是巴特舍巴的爺爺,他一直對我姦淫了他的孫女懷恨在心,更何況我又接到殺死了孫女的丈夫烏黎雅。』


達味發現形勢對自己非常不利,只留下十名嬪妃守宮,讓祭司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留在耶路撒冷看守約櫃,匆匆忙忙帶著家眷和臣僕離開耶路撒冷。 當達味知道阿希托費耳叛逃歸順了阿貝沙龍,就派了最忠於他的胡瑟打入阿貝沙龍內部,進行挑撥離間,想辦法除掉阿希托費耳。 (撒下15:13-30)


撒慕爾補充說到:『阿希托費耳向阿貝沙龍提議,他親自率領兩萬人馬去追殺達味,乘達味之軍疲乏之際,捉拿達味殺之,把他的部隊帶回來歸順阿貝沙龍。阿貝沙龍徵求胡瑟的意見,胡瑟認為不可,胡瑟說:"達味是身經百戰的大英雄,威望極高,他的部隊對其忠心耿耿,能征慣戰。不如大王親自帶領大軍,一舉蕩平達味的部隊。"阿貝沙龍采納了胡瑟的建議,調集部隊準備親征。阿希托費耳看到阿貝沙龍不採納自己的建議,料定阿貝沙龍不足成就大業,必敗無疑。便騎著驢子回家,安排好後事,上吊自殺了。』(撒下17:1-23)


++++++++++(待續)

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