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十七:達味的跌到

撰文/王安當神父



喝完了咖啡,可是大家正在很盡情地回憶著過去的天主救恩過程。


『再來一杯咖啡,如何?』達味說到。撒慕爾瞪著眼看著達味。


『來吧,難得今天大家那麼有好心情,今天的咖啡就我請客吧!』達味豪爽地說。


撒慕爾咳了幾聲,說到:『你們就點咖啡吧,我要一杯果汁就好了。』


達味喊了服務員,並點了兩杯黑咖啡和一杯橙汁。


就在這時候,來了兩位年輕人。他們推開大門就看見了達味,立即向達味問好:『達味叔叔,你好。』


『你們也來喝咖啡啊?』達味禮貌地問。


他們點點頭,沒多說話,就走到另一個角落去坐下。


『那一位穿藍色衣服的是我的兒子撒羅滿的同學,另一個我就不認識了。』達味說到。


達味這麼一說,我立即想到了達味的家庭。於是我很禮貌地問達味說:『達味,我能否問一問關於你的家庭或婚姻呢?』


他遲疑了一下,但並麼有拒絕,說:『好啊。』


我問說:『你可以說是一位很成功的君王…』我還沒把問題問完,達味立即打斷了我的問題:『等一等,請不要以成功來形容我的君王生涯,謝謝。』


達味這麼一說,感覺上就覺得怪怪的,看起來達味好像有什麼自己也不覺得可以自豪的意思。


我繼續問:『你的太太…』


再一次,我依然沒把話說完,達味又在舉起手示意要我等一下。他說:


『我就自己來介紹我的婚姻狀況吧!』


撒慕爾在一旁閉上眼睛,一句話都沒敢說的意思。我猜關於達味的婚姻歷史,大概也不好提,也不好說。此時,服務員端來兩杯黑咖啡和撒慕爾點的果汁。


達味喝了一口黑咖啡後,對著我說:『我的婚姻是一個很叫人尷尬的惡表。』


『撒羅滿是我和巴特舍巴在耶路撒冷生下的孩子。』(瑪1:6;參閱:撒下11:26-27;12:24-25)


『而巴特舍巴原本是烏黎雅的妻子,烏黎雅其實是我手下的一個驍勇作戰的兵。』


『話說有一天我在天台上散步,後來無意間看到一位女人正在洗澡。我被眼前的那一幕吸引著,特別是看到那女人的容貌非常的美麗。』


『坦白說,在遇見著美麗的女人之前,我也有一位很美麗的妻子,他是撒烏耳的女兒米加耳,我也很愛她。可惜,因為某些原因,我後來對她非常的反感,最後我也把米加耳打入了冷宮。』


達味繼續說:『我還以為從那時候起,我就不再與女人有任何的感情來往或擦出火花的機會了,因為我確實也厭倦后宮那麼多的女人。我覺得后宮這些女人之間也都在爭寵,希望得到我的青睞,這些后宮的女人都希望可以為我生下“龍子”,藉著機會提升自己的身份和在宮中裡的地位。』


『我厭倦啊!所以,我一直都對他們使白眼,就希望他們死了這樣的心思,要不就全部回家去,要不就好好在宮中養老。』


撒慕爾睜開了眼睛,看著達味。


『我還真的頭一回聽到你這方面的心得啊!』撒慕爾對著達味說。


達味笑著說:『事情都過那麼久了,我不怕坦然面對過去的那個我,也不害怕跟你們分享過去的那個我。』


只見撒慕爾豎起了大拇指,搖晃著大拇指說:『果然是大王,很勇敢面對了你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


撒慕爾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達味是一個很勇敢的男人。對以自己的過去敢於承認。撒慕爾說的沒錯,達味貴為君王,他的敵人對他總是來勢洶洶的,總想要除掉達味,好能佔領以色列人的土地等等。不過,達味不是吃素的君王,他驍勇戰鬥,且越戰越勇,戰績是屢戰屢勝的,基本上達味的出現,或者達味所到之處,他的敵人總是聞風喪膽的避開與他正面的碰面。如今,撒慕爾說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而達味也很勇敢面對自己。我從心裡對達味很敬佩。


達味笑著回應撒慕爾說:『中國人的《孫子兵法》裡,有一句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有學習到這句話的精華呀!』


沒想到達味還略懂東方世界的哲學。達味還提到了自己對孔子和老子有一些的研究。這一點又叫我對這位君王更加佩服了。


撒慕爾笑著說:『閱讀很重要,可以洗滌一個人的生命,也可以醫治一個人的靈魂啊!』


『要不你也來講一講你的哲學?』達味對撒慕爾說到。


撒慕爾搖著手說:『不,現在你的話題轉移了,趕快從中國回來這裡呀!』


『哎呀,還以為可以不再談這個話題的。』達味尷尬說到。


我沒說話,只是等著達味繼續他的話題。


『反正我對后宮佳麗就不感興趣啦!直到我無意間看見那洗澡的女人。詳情我就不描述了,是限制級的畫面。撒慕爾有在,不能講!要不撒慕爾你迴避一下,講完這一部分再叫你回來。』達味打趣地說道。



撒慕爾也不好惹,立即反擊說到:『你啊,英雄難過美人關,就好像中國那時候的三國第一猛將呂布,在見到貂蟬之後,被迷得神魂顛倒;唐玄宗早年勵精圖治,後來迷戀楊貴妃,最終引發了「安史之亂」。』


『哎喲喲,我的媽呀!撒慕爾竟然還會這一句話啊!』達味很驚訝。


撒慕爾繼續說:『要不然,你還以為我只會念經而已嗎?』


達味依然停留在驚訝中,一直不斷搖著頭說:『我真的有眼不識泰山啊!竟然在我身邊還有這麼厲害的讀書人!撒慕爾,今天你叫我對你有新的認識呀!』


『過獎啦!』撒慕爾說到。


達味繼續說到:『於是,我派人打聽這女人是誰;有人告訴我說:「這不是厄里安的女兒,赫特人烏黎雅的妻子巴特舍巴嗎?後來我便派人將他接來;她來到我這裡,我就與她同寢。」』(撒下11:2-4)



『結果,沒過多久,來了一個人,是巴特舍巴的人,他前來轉告我說巴特舍巴懷孕了。』


『哎呀,我的媽呀!怎麼會這樣呢?』達味很認真說著。


撒慕爾插話,說:『活該!』


『於是,我做錯了一件事情,就是我把巴特舍巴的丈夫,也是我手下的勇士赫特人烏黎雅派到戰場的最前線,故意讓他在前線犧牲了。』(撒下11:14-24)達味眼神很低落地說到。


『我也得到了天主的懲罰,天主對我這樣借刀殺人很不愉快。』達味懺悔地說。


我好奇地問:『你怎麼確定天主不愉快呢?』


『納堂先知出來指責我的過錯。』達味說。


『可是,納堂先知又怎麽麽會知道呢?』我好奇地問。


撒慕爾笑著說:『紙包不住火唄。』


『撒慕爾說的正是。紙包不住火啊,這件事其實根本是沒有秘密的,周遭的僕人都知道的秘密,大家都在咬耳朵說這件事,很快這件事就傳遍了全國啊!』達味說。


我問:『後來呢?』


『後來,我這個兒子得了重病夭折了。』(撒下12:15)


『那麼,撒羅滿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問。


『撒羅滿是我後來再一次親近巴特舍巴後所得的兒子。』(編上3:5)


『嗯,原來如此。』我說。



++++++++(待續)

1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